•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大數據尋找「高風險家庭」!新北追查1失蹤兒童 竟發現3子遭父殺害

「孤鳥家庭」又稱「高隔離家庭」,可以說是社會安全網的最後一塊漏洞。(鄭力瑋繪)

「孤鳥家庭」又稱「高隔離家庭」,可以說是社會安全網的最後一塊漏洞。(鄭力瑋繪)

「高風險家庭」意指因父母或照顧者的狀態不佳,影響到18歲以下孩童的基本生活,包括飲食、穿著、居住、就學等,這些家庭若不及早挽救,則影響孩童生活不說,下一步很有可能墜入家暴列管行列,甚至發生人命。而這類家庭若能即時地被親友、社區、政府的監視之眼看到,則資源進入後可大大降低風險,但即便政府方案頻出,總還是能聽說「孤鳥類」的家庭,孩子遭家長限制出戶,以致監督體系失去警覺,一旦出事,就是無可挽回的悲劇。

高風險家庭「六大指標」 找尋孤鳥家庭

所謂「孤鳥家庭」,又稱「高隔離家庭」,可以說是社會安全網的最後一塊漏洞,新北市社會局長張錦麗解釋,除了高風險家庭的「六大指標」存在於這樣的家庭以外,這些家庭又因隔離在社會之外,無法被看到,以致有更高的風險性。

20180310-SMG0035-風數據-六大高風險家庭指標_工作區域 1.jpg
 

若將社會監督的網絡分為三層,張錦麗解釋,第一層是家中的親戚,有沒有辦法保護小孩,其次,是社區中的民間團體,如管理員、鄰里長、遍佈的便利商店與藥局店員等,最後,才是政府體系來網住這樣的小孩。

家長讓孩子足不出戶 鄰居根本沒有發現

若以上防護網都失靈,就會讓這樣的家庭成為「孤鳥家庭」或「高隔離家庭」,而這樣的家庭樣態,可能是家長讓孩子足不出戶,或是鄰居根本沒有發現有這麼一個孩子、周邊無人通報家內情況等原因造成的。

20180102-風數據專題,新北市社會局長張錦麗專訪。(盧逸峰攝)
新北市社會局長張錦麗表示,若防護網都失靈,就會讓這樣的家庭成為「孤鳥家庭」或「高隔離庭」。(盧逸峰攝)

「這種家庭是最危險的!」張錦麗強調,經過實證資料顯示,若這樣的家庭再結合其他失業與經濟不穩定因子,風險更高,若再結合家中主要照顧者有藥酒癮與毒癮,家庭風險就更高了,需要外界更多的時間與資源立即進入。而新北近期透過數據庫分析,能得出高風險家庭中危險因子間的關係,有了更清楚的風險家庭圖像,讓所有共同預防單位全部由「被動」化為「主動」出擊,就是要挖出那些躲在社區中,不為人知又過得不好的孩子們,杜絕下一個「邱小妹事件」的發生!

20171128-與兒權會理事長王薇君赴邱小妹妹兒虐案遺體修復現場(謝孟穎攝)
預防單位全部由「被動」化為「主動」出擊,杜絕下一個「邱小妹事件」的發生。圖為悼念邱小妹妹兒虐案。(資料照,謝孟穎攝)

新北市前副市長侯友宜,因其曾任警政署署長的背景,在這方面倒是發揮不小功用。高風險家庭中心主任解佩芳就表示,社會局發現到,在現有的社會安全網機制中,並無法發現許多孤鳥家庭中的小孩,於是,新北市從2014年底到2017年,從專案列管中發現有8個戶籍在新北的小孩找不到人,他們之中,甚至有長達10年行蹤不明者,安全堪慮。

20180102-風數據專題,訪談新北市社會局高風險家庭中心主任解佩芳。(盧逸峰攝)
高風險家庭中心主任解佩芳就表示,社會局發現到,在現有的社會安全網機制中,並無法發現許多孤鳥家庭中的小孩。(盧逸峰攝)

市府勾稽跨局處資料 透過警方找人

因此,市府先透過跨局處的內部資料庫,包括學籍、戶籍等,查找比對孩子的下落,但勾稽各個局處資料,依舊找不到,基此,「行政辦案」就得上升到副市長層級的「刑案偵辦」規格,藉由調閱車籍、通聯紀錄等相關線索,以警方辦案的敏感度來找人,而非由社工們訪查。

後經發現,這些孩子們要不是遭販嬰、棄嬰,就是遭殺害,或變造身份,被以極端手段「處理」掉了。

雲林殺3子案 從未預防注射記錄查到3子已死亡

像是去年發生的「雲林殺3子案」,新北市府政府社會局先是比對到有個孩子的戶籍在新北,按時間推算,應10幾歲了,但卻沒有預防注射記錄,也沒有就醫、就學記錄,後在跨局處會議中,侯友宜下令警方往全國各地找這位小孩,警察也為此跑花蓮找阿公詢問,花了3個月的時間,查出約莫在7、8年,這位新北列管的孩子已遭父親殺害,更令警方意外的是,孩子的爸爸共生了6個小孩,2、3、4子女都遭謀殺,5、6子女沒報戶口,爸爸便以老5、老6頂替了被殺害的哥哥姊姊身份,解開了外界看到哥、姐特別矮小的謎團,也連動找出其他孩子的悲慘下落。

20180301-侯友宜參選新北市長說明記者會。(陳明仁攝)
新北市前副市長侯友宜因其曾任警政署署長的背景,在搜尋方面發揮不小功用。(資料照,陳明仁攝)

若孩子處在「高風險家庭」且有被周邊人通報出來,資源就能進入,有了外界的關注,只要給予適切的幫助及追蹤,家庭就不至於惡化,關鍵在於那些連通報都沒有的,像是尚未上學的6歲以前學童,要怎麼處理?

父母不讓孩子出門 生死無人知

張錦麗坦言,沒有進入資料庫中,即使做了這麼多,還是有不足,因為父母可能根本不讓小孩出門,公寓大廈管理委員會也可能看不到這些小孩,以致兒童遭傷害致死都無人知。

20180102-風數據專題,新北市社會局長張錦麗專訪。(盧逸峰攝)
新北市社會局長張錦麗坦言,沒有進入資料庫中,即使做了這麼多,還是有不足。(盧逸峰攝)

兒童福利聯盟執行長陳麗如也表示,早期中輟的小孩若找不到人,社工會負責找,再找不到,也就結案了,但後來再發現孩子時,往往成了冰冷屍體,後來經多方討論,得出警政單位比較擅長找人,但又困於孩子並非列為綁架失蹤,無法以刑事偵辦,經過溝通,警政單位才終於同意,針對全國6歲以下失聯孩子由社工通報,可以以刑事案處理規格,不過,受限於查找能量,目前6歲以上輟學且失蹤的孩子,尚無法比照刑事規格偵辦,兒福盟希望向中央倡議,能將警方的查找規格,逐步撒到失蹤的7-12歲孩童。

20180201-兒童福利聯盟執行長陳麗如專訪。(顏麟宇攝)
兒童福利聯盟執行長陳麗如也表示,早期中輟的小孩若找不到人,社工會負責找,再找不到,也就結案了,但後來再發現孩子時,往往成了冰冷屍體。(顏麟宇攝)

新北市政府則透過社政系統的大數據分析及專家討論,自主得出查找孩子的精進之道。將不同局處的資料庫交叉比對及界接,比方說,家中有親人自殺的資料庫、本身為中輟生的資料庫等,將自2011年累積至今的147萬筆大數據資料,結合現實訪查經驗,得出一紅、黃、綠燈號警示系統,一個個案在10個有關監督局處中,都有不同的警示程度。

紅黃綠燈號警示系統 減輕社工負擔

例如,個案A在社政中被劃為綠燈,但在教政與衛政中,就呈現警示的黃燈、危急的紅燈,則教育系統與衛生系統就必須進入了解,提供必要資源,此時的社政人員就可以將焦點放在那些社政燈號為紅燈的家庭,如此達到「標靶式」地使用人、物力資源,也減輕一線社工的負擔。

風數據-新北市政府提供「高風險家庭」燈號管理系統,圖中可見每一列是一個兒少個案,在10個局處中,可能有不同的警示程度。(新北市政府提供)
新北市政府提供「高風險家庭」燈號管理系統,圖中可見每一列是一個兒少個案,在10個局處中,可能有不同的警示程度。(新北市政府提供)

而根據新北的數據統計,7年下來累積的不重複高風險家庭兒少數有7971人,每一人都有10個面向的家庭狀態,全市府共有1900位有關服務人員可透過系統查找個案情況。

社會局未來還要將紅、黃、綠的「燈號系統」進化成更細緻的「分數制」,將對家庭有特別危害的因子(如藥酒癮)加權計算,防治人員只要輸入危險因子,系統便能自動計算出眼前這個家庭的「關注程度」要提到多高。

大數據科學治理 改善社工現況

而經與社政專家共商,得出具體要加權配分的風險因子,像是負擔家計者失業且未領補助、負擔家計者死亡出走重病服刑、隔代教養、未與親屬往來或未獲任何親屬協助、未接受朋友鄰居及民團關懷協助、家中成員罹患重大傷病乏人照顧等,都要加重配分,經過調校後,會自動算出總體分數,以此分數告訴一線服務人員,要增加哪方面的服務密度及資源等,形成真正大數據的科學治理,或能有效改善社工在個案間疲於奔命的無效率情況。

20180324-虐童、兒少、高風險家庭、風數據。(取自www.youthconnect.in)
社會局未來還要將紅、黃、綠的「燈號系統」進化成更細緻的「分數制」,形成真正大數據的科學治理,或能有效改善社工在個案間疲於奔命的無效率情況。(取自www.youthconnect.in)

新北社會局社工科股長林映青,因追查失蹤孩子下落,意外協助偵破「雲林殺三子」案,去年獲頒模範公務員榮耀。她本身就是位一線服務社工,有了現行的這套燈號管理系統,她說,「通常過去在做服務時,我只會用眼睛看到這個家庭發生了什麼事,只看到我看到的,可是有這套系統後,還可以看到其他局處的燈號,比方說教育局是黃色的燈,我就會知道,他的就學狀況不是太穩定,就可以跟老師合作溝通,除了經濟與照顧穩定外,藥毒癮也是危機升高的重要的點,就可以觀看衛生局的燈號,把危機因子作可能關聯跟加乘觀察」。

「對社工來說,可能只關注到單一經濟因子,以為經濟穩定後其他就沒事,但可能其他的因子是升高的,整體的服務就應該被提高,從單一社政到不同局處進場,對實際的社工有比較好的幫忙效益」,而她所說的不同局處,包含了社政、勞政、教育、衛生、民政、戶政、警政、消防、工務、原民會。

多面向評估 靠社工經驗及後勤支援

此外,營造一個孩子的成長環境,要有多面向的平衡與完善,如果發現有個孩子在社政評估中沒問題,但在衛生與警政有問題,第一線社工就要先做資訊的橫向聯繫與交換,確認孩子在各個面向可以被保護地多安全,若遇到家中大人有精神衛生與藥毒癮問題,則就不是單純社政單位可以給資源,聯繫衛政解決家中問題就變得相當重要。林映青道出了第一線社工除了要有「經驗」,相應的後勤資源及科學的分析若沒有跟上,也難完善政府對一整個家庭的協助工作,遑論家中的還孩童。

除了政府對孤鳥家庭的工作為必要,結合民間的「眼睛們」,可以讓事情事半功倍。比方說,給予公寓大廈管理員、新北的4000多位社區鄰里長更好的訓練,讓他們了解什麼樣特徵的家庭是危險的,必須多關心一下、多看一眼,加強監控視角。

4大便利超商「守門人」 留下潛在問題兒童資料

新北結合4大、共2000家便利超商,由店員擔任「社區守門人」,告訴孩子們,肚子餓可以到超商拿80塊的餐點,背後的思考是,如果一個小朋友要到超商拿餐點,顯然這個家庭有些問題,因為有過去小朋友在超商偷東西吃的經驗,現在化被動為主動,讓店員接受訓練,有小朋友來領餐食,超商店員就把小朋友的簡單基本資料留下,交給教育局與高風險家庭中心,如此,政府又能撈到一群有潛在家庭問題小孩的資料,擴大資料庫,也將社會安全網架構地更加縝密嚴實,以防漏網的孤鳥孩童,一次又一次地掉出大人有責任建構的安全網之外。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