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楊雅雲觀點:大陸的銀行讓馬雲睡不著,台灣的銀行讓風力發電…?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日前表示,一個月掙1、20億的人是很難受的,他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覺。(資料照,美聯社)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日前表示,一個月掙1、20億的人是很難受的,他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覺。(資料照,美聯社)

前一陣子馬雲出席公開活動大吐苦水,說每個月掙一兩百萬的人是相當高興,但是一個月掙1、20億的人是很難受的,他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覺。網路上酸民立刻群起圍攻,人們說,算了吧,你這麼有錢,講這種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這年頭我們聽到華爾街、大企業、有錢人,第一個反應就是貼上貪婪、不負責任等負面的標籤;聽到在地、小農、公平正義,就覺得好親切。在綠色產業工作的人,甚至會把「我做這件事不是為了錢」掛在嘴邊,彷彿這樣就有了神聖的道德勳章,和一般俗世人區隔開來。

但是生活之中,幾乎所有的決策都跟金錢有關,你的金融知識,使用金錢的優先順序,都在影響和改變你的人生際遇。

你說,這不就是講投資嗎,這我也會,股票、基金、保險、房地產我都有,還輪得到你教。

投資只是金融世界裡的一小部分啊,而且你的角色也會隨著情境改變,例如當你去創業的時候,你需要資金,也就是需要融資,你接觸到的可能有借款的銀行、協助發行債劵的證劵商、天使投資人、創投、私募基金等,聽起來融資跟投資只差一個字,但和你所認識的投資不太相同。

他們這些人有的會直接貸款、有的負責安排貸款、有的會直接投資,這些金融人所下的決策,正在塑造我們的工作、公司、產業、國家,他們也都在影響和改變你的人生際遇。

這樣說來,我們必須要提升我們的金融知識水準,用更大的思維框架理解金融,將它貫穿在我們的生活、工作、創業等決策中。

但是你很快就會發現困難,因為搞金融的人,通常是所謂的菁英階級,他們見面就講行話,如果你不在這個遊戲圈裡,你根本就聽不懂金融遊戲在玩什麼。

因此,從現在開始,我和其他幾位綠色帶路人,會擔任「綠色金融白話文運動」的翻譯官,長期駐點在綠學院,我們會專注在綠色產業中特別會用到的金融工具,例如綠色投資、綠能融資、綠色債券、綠色投資銀行、綠能基金、綠色保險,甚至金融科技(Fintech)等重要的金融工具,為你建構系統性的金融知識框架,讓金融為你賦能,助攻在綠色產業裡尋找機會的人、工作者、創業家。

我今天就先從《三分鐘帶你看懂離岸風力發電產業的融資困境》這篇文章裡最關鍵的4個字—專案融資開始談起,帶你認識這個發展離岸風力發電產業必備的金融工具。

融資就是借錢,小老百姓借錢和公司借錢,銀行通常稱之為貸款;但公司借到錢,這個錢進到資產負債表後列在負債項目裡,稱為融資,列在股東權益(equity)項目裡,稱為資本或股本。如果加個「專案」兩字變成專案融資,好像和一般銀行融資沒多大差別。我們可能都覺得,公司借錢,只要和銀行高層套好交情,提供專案項目下資產擔保品,銀行按照估值打個折,我多付一些利率和手續費給銀行,再找幾家銀行組成銀行團和律師事務所擬定聯貸合約,錢就借到了不是嗎?

專案融資是一種「以小搏大」、用未來價值來跟你換錢的金融工具

專案融資也稱為專案型計劃融資,是銀行提供資金給特殊目的公司(special purpose vehicle, SPV),以專案計劃預期的現金流量作為未來還款來源及主要債權保障,並以專案計劃項下資產及權利作擔保。

舉個例子,我是離岸風力發電開發商,今天成立了一個綠色新創公司A,我想要以A公司跟銀行借錢,去台灣海峽蓋離岸風力發電機。這可不是一筆小錢,銀行看了我這創辦人本身的信譽與財務實力、參考過去我經營其他新創公司的績效、評估離岸風力產業的前景、我公司的風力發電系統跟其他人比起來有沒有競爭力、公司現金流量有沒有辦法在風場專案貸款期間如期地還本付息等風險評估因素。

融資就是借錢,小老百姓借錢和公司借錢,銀行通常稱之為貸款;但公司借到錢,這個錢進到資產負債表後列在負債項目裡,稱為融資,列在股東權益(equity)項目裡,稱為資本或股本。如果加個「專案」兩字變成專案融資,好像和一般銀行融資沒多大差別。我們可能都覺得,公司借錢,只要和銀行高層套好交情,提供專案項目下資產擔保品,銀行按照估值打個折,我多付一些利率和手續費給銀行,再找幾家銀行組成銀行團和律師事務所擬定聯貸合約,錢就借到了不是嗎?

然後銀行跟我說,你這個專案風險太大,負債比率太高,你公司又沒有蓋過風力發電機,你給我A公司足額的動產或不動產作為擔保,我就把錢借給你。這個,稱為一般融資。

一支5MW(百萬瓦)離岸風機造價高達8億元起跳,還有海事工程等等,要花的錢非常多,我怎麼可能有足額的動產或不動產作為擔保,而且我只能出資25~30%,用上面這個方法做一般融資,當然是拿不到錢。

於是我就跟銀行說,這樣吧,我提高出資比率至40%,其餘的錢你借給我,我現在眼下雖然沒有更值錢的擔保品給你,但是剩下的60%,我可以請國外信貸機構(註一)借給A公司一半,這樣你給我另一半就好。以後等風力發電機蓋好,你銀行就得到風力發電機作為擔保品,而且風力發電機每天發電都在賺錢,足夠還本付息。如果這中間出問題,我也虧了40%所以你不能再跟我要錢,這樣交易很公平吧。這個,就是專案融資,這裡的情境也稱為無追索權的專案融資。

剛剛我們說銀行都是菁英,都是聰明人,他們聽著覺得很有道理,但是回家睡了一覺想到,不對啊,我借一般融資的錢給你,我有完全的追索權,但借你錢蓋風力發電機,我要等好多年才有風力發電機這個擔保品,萬一蓋到一半你公司倒了怎麼辦?

於是第2天銀行打電話給你,很豪邁地說,風力發電不像燃煤一樣產生二氧化碳,也不會有PM2.5,對環境來說是一件好事,我做你這生意也不完全是為了錢,但你也不能讓我虧錢對存款戶不好交代。這樣吧,我錢借你,但你要承諾我,若你蓋到一半出問題了,你原先出的40%肯定是不夠賠的,你要增資,讓我不會賠錢。這個,就是有限追索權的專案融資。

高美溼地的風力發電機。(盧逸峰攝)
高美溼地的風力發電機。(盧逸峰攝)

專案融資是發展離岸風力發電產業必備的金融工具

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出,一般公司若只是蓋工廠或是買設備,大概用不上專案融資。但是在綠色產業,尤其是這種大型的基礎建設,專案融資是一個必備的金融工具。這通常發生在重資產的能源業,例如風力和太陽能電廠開發案,所以有時我們說綠能融資時,指的就是專案融資。專案融資的特點是:

  1. 借款人多為新創公司
  2. 融資年限較長,例如20年甚至更久
  3. 依賴預期現金流作為未來還款來源及債權保障
  4. 本地缺乏新產業衡量標準,例如離岸風力發電產業就是我國的第一次

離岸風力發電產業確實沒有本地的衡量標準,不過我國也不是完全沒有專案融資的經驗。我在1990年代參與政府開放第一波民營電廠(IPP)的設立,與台電協商購售電合約(PPA)條款、討論及解決貸款合約問題、與政府部會釐清模糊法規等等,其過程正如同今天的離岸風力發電產業,只是今天的框架更大,牽涉的對象更多,面對的處境也更複雜。

我們可以從IPP的經驗,找出今日發展的線索,靈活運用國際上適合專案融資的金融商品,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應用在這個嶄新的綠色產業上。

下一篇,我們來談專案融資所面對的風險,以及本地銀行和外商銀行可採取的策略。

(註一)出口信貸機構是一國政府設立專門機構,對本國出口商和商業銀行向國外進口商或銀行提供的延期付款商業信用或銀行信貸進行擔保,當國外債務人不能按期付款時,由這個專門機構按承保金額給予補償。例如:台灣的中國輸出入銀行、美國進出口銀行(U.S. Eximbank)、丹麥出口信貸機構(EKF)、德國復興銀行(KFW)、歐洲投資銀行(EIB)等。

*主要作者楊雅雲為綠學院創辦人,同時為Green Impact Lab綠色創業加速器的共同創辦人。共同作者梁敬思從90年代IPP民營電廠就開始學習專案融資,成為國內專案融資的先驅者,曾任國泰世華銀行柬埔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綠學院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