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台灣也受到核威脅

日本的J-Alert在15日再度警告北韓飛彈來襲。(美聯社)

日本的J-Alert在15日再度警告北韓飛彈來襲。(美聯社)

就在北韓核風暴高潮的9月初,一位研究北韓與中國核武問題的專家劉易士去世。這位最早研究中國核武發展的西方學者,他生前就警告台灣可能遭受核威脅──威脅來自中國。

就在北韓核武問題惹火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揚言要以前所未見的「火與憤怒」(“fire and the fury”)報復時,南韓媒體引述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前北韓分析官秀美.特瑞(Sue Mi Terry)的話說,美國可以考慮打台灣核武牌,而讓台灣無端捲入核風暴。

台灣部署核武,中國豈會坐視

特瑞目前在私人顧問公司工作,也經常接受媒體採訪。她雖然是頗具知名度的朝鮮半島專家,但目前已不具官方身分,發言也不代表美方政策,甚至連幕僚沙盤推演都談不上。而美國官方雖也私下放話,若北韓繼續發展核武,就放手讓日本、南韓發展核武,但也只是恫嚇成分居多。

南韓部署傳統常規的薩德飛彈防禦系統,就遭到中國大陣仗施壓報復,更何況是部署核武。台灣就更不用提了,一旦部署核武,中國更不可能坐視不管。

台灣不見得會捲入這次朝鮮半島核風暴,但也不代表台灣不會受到核武威脅。同樣是在北韓核風暴高潮的九月初,美國一位研究北韓與中國核武問題的專家劉易士(John W. Lewis)去世,享年八十六。他生前就警告過台灣可能遭受核威脅──威脅來自中國。

劉易士生前曾在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與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任教,是最早與中國、北韓交往的美國學者之一。他曾擔任過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United States-China Relations)副主席,這個友中團體在一九七○年代初推動與中國的「乒乓外交」,劉易士當時就是其中一個要角。一九八○年代中,他也開始與北韓交流,並於二○○二年獲准許去參觀北韓提煉鈾的工廠,北韓稱這些原料是為核電廠使用的。

南韓總統文在寅反對發展核武,但強調要提升軍事力量(AP)
南韓總統文在寅反對發展核武,但強調要提升軍事力量(AP)

中國戰略觀中的「核威懾」

劉易士生前認為,美國已失去和北韓和解的機會了。柯林頓(Bill Clinton)當政時,有意改善與北韓關係,而經濟困頓的北韓也想與美國和解。二○○○年北韓第二號領導人趙明錄破冰訪問華府,與柯林頓發表聲明,雙方同意放棄對彼此敵意。隨後,美國派國務卿歐布萊特(Madeleine K. Albright)訪問北韓,進一步協商雙方關係,兩國一度有望關係正常化。

不過小布希(George W. Bush)上台後就推翻前朝的北韓政策,美朝關係也逆轉。劉易士認為,從此北韓更積極發展核武,美朝關係每況愈下。

除了北韓議題,他更是最早研究中國核武發展的西方學者。他與史丹佛大學國際安全與合作中心華裔研究員薛理泰在一九八八年出版《中國製造原子彈》(China Builds the Bomb),深入研究毛澤東時代如何發展第一顆核彈的決策,是這方面最早的權威英文著作。

二○○六年,他與薛理泰四度合作出版《中國軍事決策機制及台灣衝突》(Imagined Enemies: China Prepares for Uncertain war),在這本書中對解放軍的決策機制做了更詳盡介紹分析──包括啟動常規導彈與核子導彈的機制。

《中國軍事決策機制及台灣衝突》(Imagined Enemies: China Prepares for Uncertain war)中英文版。
《中國軍事決策機制及台灣衝突》(Imagined Enemies: China Prepares for Uncertain war)中英文版。

台海衝突先下手,不排除核武

書中指出,早期中國把「威懾」(deterrence)視為負面概念,是「帝國主義威脅和訛詐」,直到一九九六年中國在聯合國發言,還是要求「核大國放棄核威懾政策」。逐漸的,中國開始把「威懾」這個概念融入戰略觀,包括「核威懾」。

中國的飛彈部隊採用核導彈和常規導彈的「雙重威懾」,而且兩種導彈是在同一個飛彈基地使用同一個指揮、控制系統的「雙重作戰」和「雙重指揮」。這讓整個作戰指揮更複雜。

雖然中國一向宣稱不先使用核武,卻可能先啟動裝置待機會威嚇對方。此外,兩軍對峙、瞬息萬變,也可能判斷失準,雙方都可能把一場常規飛彈攻擊提升到核子大戰。「一旦戰爭爆發,雙方陷入你死我活的爭鬥,誰都無法控制戰爭擴大升級,甚至戰局會失控,隨時會出現出乎意料的情況,這就是人類有史以來戰爭的普遍規律。」兩位作者指出

劉易士與薛理泰在書中也特別提到台海問題。在政治上,他們都判斷中國為了防止台獨有不惜一戰的決心;在軍事上則認為中國會優先強化空軍與導彈的能力,對台灣會先以常規導彈為優先選擇。

不過書中也指出,在小布希總統時代,中國軍方將領私下判斷,海峽兩岸一旦軍事攤牌,美國人很可能會介入,而且會使用核武,他們認為這一天終會到來。屆時,中國必須「先下手為強」。「中國軍方一些人也在二○○四年發出了一個信號:他們做為因應手段,以嚇阻戰略對付敵方的嚇阻戰略,現在也在考慮先發制人地使用戰術核武器。」

軍方放出這種在台海動用核武的訊號,後來沉寂下去。這可能只是對美方的恐嚇警告──以核武威脅中國將招致災難性後果。如果美國不想和中國核武對決,可能就放手不管台灣。

2017年9月,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右二)視察該國「核武器研究所」,現場察看一枚據稱可由洲際彈道飛彈搭載的氫彈。(AP)
2017年9月,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右二)視察該國「核武器研究所」,現場察看一枚據稱可由洲際彈道飛彈搭載的氫彈。(AP)

西方國家也有「中國因素」

當然這是中國能打的最好算盤,其實一旦中、美對抗發動核戰,因為中國核彈遠比美國少,即使兩敗俱傷,中國會是重傷的那一方。

做為最早致力美中建交的學者,劉易士並不希望美、中發生衝突。他生前曾說:「我們不能和中國為敵。幾乎(中國)每個最近過世的領導人都有兒孫在英國、澳洲,而更多人是在美國。他們不會和我們一起去打仗的,他們會和他們自己的小孩去打仗。」

西方國家也有「中國因素」影響著他們國家的政策,這也是對台灣愈見不利之處。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刊《新新聞》1594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