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維熊觀點:一場無煙硝的文化價值觀戰爭

劉曉波與劉霞的北京舊居(AP)

劉曉波與劉霞的北京舊居(AP)

暴政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對暴政的屈服、沉默或讚美 ─ 劉曉波

欺世盜名的蔣家與中共皇朝

中國共產黨高喊打倒過去中國歷史上的封建世襲王朝,現在他們的監獄卻關滿1,400名反對中國共產黨黨官世襲政權的良心犯(Political Prisoner Database, Commission on China, Congressional-Executive);中國共產黨指責過去中國國民黨的腐敗殘暴,現在他們卻掩飾自己貪利奪權、血腥鎮壓人民的罪行。

而台灣呢?當年蔣介石統治集團也高喊要自由就要反共,要反共就要戒嚴,既承諾給人民自由,卻又執行戒嚴,等於自打嘴巴;如今當年那些執行中國國民黨反共戒嚴令的軍警特有些已經轉而效忠中國共產黨,他們只是一群高喊神聖反共政治口號的騙子!

國共兩黨有何差異?這兩個獨裁政權可以壟斷政經社會那麼長一段時期,只有效忠的奴才還不夠,奴才本來就是貪生怕死、見風轉舵,它們兇惡的年鬼神蛇面具不足懼;誠如劉曉波所說的,根本原因是其統治下的廣大人民「對暴政的屈服、沉默或讚美」。為什麼人民變得沉默?甚至如楊世光等媒體人反過來讚美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暴政促進後來中國經濟的起飛,為什麼他有如此荒謬的推論?

名異實同的國共兩黨獨裁教育

最近在電子郵件信箱收到一份在美國僑界之間廣為流傳的信函,內容如下:「千萬不要去管那些不該管也管不了的國家大事,當了憤老,還自以為是匹夫有責。弄得自己煩惱不已,牢騷滿腹,影響情緒。」不知道這位先生在那一個國家接受義務教育?如果他是來自台灣,那是中國國民黨政權獨裁體制下的教育產物;如果他是來自中國,那是中國共產黨政權獨裁體制下的不同品牌卻是同樣內涵的教育產物。

獨裁政權都需要人民對政治冷漠,對政治害怕,廣大的人民才會當愚蠢的順民,這才會降低獨裁集團高昂的統治成本。這兩個政黨灌輸到人民腦中的獨裁文化價值觀,其目的都是要永遠騎在人民的頭上!享受國共兩黨永遠的榮華富貴!由此大家可了解,三年前中國共產黨與馬英九國民黨,為什麼不約而同在香港與台灣分別強力推動黨國教育?而馬英九政權修改台灣高中課程綱要,其實是配合中共獨裁政權深耕台灣年輕一代獨裁文化價值觀,以鞏固中共獨裁政權的未來統治基礎。

獨裁文化無所不在

在大學教書的時候,曾經有同事「好心」勸告:「多花些時間在國外期刊發表文章,不要寫文章批評政府,除了惹來麻煩之外,那有什麼價值呢?」台大哲學系教授苑舉正也在媒體上(東森財經新聞57金錢豹,告別舊中國,2016年5月17日),讚揚文化大革命的好處是中國人對政治冷感,專心發展經濟;甚至借用中國學者的看法,暗諷保衛台灣民主的太陽花學運,是文化大革命紅衛兵的翻版。然而兩者差異天壤之別,紅衛兵受毛澤東獨裁者操縱以鬥爭其政治對手,太陽花學運是抵抗馬英九引領獨裁中共經濟勢力入侵台灣。悲哀啊!一個本來應該有思想批判能力的哲學系教授,竟然沒有辦法跳脫出獨裁文化教育下的無形監獄牢籠 ─大一統帝國的意識形態。

以前在台灣任教,參與上百場大大小小的學校各種行政會議,觀察到周遭同事的言行,心中常有一個疑問 ─他們都在美國拿到博士學位,生活過一段期間,為何獨裁文化的氣息 ─ 效忠上位或者沉默不語,難以消除。最近幾年來在美國社會圈,還是觀察到:就算已經在美國這個成熟民主國家生活數十年的台灣人,我仍然可以從有些人的言談之中,感受到深植在他們腦中獨裁效忠文化價值觀,對不願效忠者的仇視寒氣逼人。

一場無煙硝的文化價值觀戰爭

我們要為台灣民主打下堅固的基礎,就必須先破除各種形式的獨裁文化,包括20年前中國國民黨透過教育灌輸到人民腦中的效忠價值觀,以及從馬英九執政時期引入中國共產黨媒體代理人,在台灣進行統戰,輸入的中華帝國價值觀。蔣家國民黨獨裁文化價值觀訴諸團結與無條件效忠領袖,會導致一個既無能又詐術無限的總統在台灣的政壇上不斷出現,破壞台灣民主政治的運作效率,甚至可能讓台灣人民再度回到被獨裁集團統治的厄運!而中共帝國為避免以武力侵台的戰事挫敗,會導致中共亡黨亡國的巨大風險,也採用不戰而屈人之兵的上策:透過其在台統戰媒體,歌頌中共獨裁強國論,鬆動台灣人民保衛民主生活權利的意志力,他們正悄悄掀起一場無煙硝的文化價值觀戰爭。

*作者為策略經濟學家/堪薩斯大學經濟博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