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國家很安全 人權無保障─中共為國家安全布下的天羅地網

2017年04月21日 07:10 風傳媒
是保護國家安全,還是控制思想,中國制定的首套《中小學國家安全教育》系列讀本在南京首發。(圖:dotmatchbox@flickr/CC BY-SA 2.0)

是保護國家安全,還是控制思想,中國制定的首套《中小學國家安全教育》系列讀本在南京首發。(圖:dotmatchbox@flickr/CC BY-SA 2.0)

學生自護教育嚴重匱乏,抓特務教育方興未艾

中共制定的首套《中小學國家安全教育》系列讀本在南京首發,而在南京試點的20所中小學的所謂「國安教育」課程已經陸續開課。其中在小學版的讀本中,每單元後還輔助了遊戲環節,像「找找誰是間諜」等。引發海內外廣泛關注,許多線民表示強烈譴責。官方的說法是,「國安意識,要堅持從娃娃抓起。」

全世界還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國這樣,把所謂的國家安全納入到正規的學校教育之中,中國學校面臨提學生各種安全,交通安全,地震安全,火災安全,甚至學生們的擁擠造成的踐踏事故,還有校園霸淩對青少年的傷害等等,學生的生命安全問題沒有得到國家有關部門行禮,國家安全這些非常專業的、遙遠的事情,卻要讓孩子們來關心來學習,完全是本末倒置。

今年兩會之時,全國人大代表、當代著名青年歌唱家譚晶提案保護兒童少年生命安全,相關報導顯示:2014年一份調查資料顯示,49.2%留守兒童在過去一年中遭遇過不同程度的意外傷害。

據2016年4月《中國教育發展報告》顯示,近年來校園欺淩發生的地域範圍廣泛,覆蓋了絕大多數省份,且頻次密集。

民政部估計,目前,全國流浪乞討兒童數量在100 萬到150 萬左右。全國拐賣兒童犯罪活動仍較為猖獗,受害人及受害家庭數以萬計。

在和平年代裡,中國兒童少年從來沒有如此大量地被傷害、被拐賣,但教育部門與黨團中央,還有公安部門,又為孩子們做了什麼呢?幾乎是無所作為,或者作為嚴重不力。兒童少年的安全提案由一位歌唱演員提交,就能充分說明問題。

讓兒童少年捲入過去的戰爭,還有現實生活中的對敵鬥爭中,也不是新鮮的事情,我們七十年代上中小學時,儘管沒有國家安全課,但教材課本裡、童書中,充斥著各種鬥爭與打壞人抓特務的傳說故事,現實生活中則是鬥地富反壞右,殘酷的鬥爭與血腥故事,充斥著青少年精神生活。至今我還清楚的記得,小人書中有小學生從地主家窗戶,發現地主在家藏變天帳,還有手槍,而當時的我萌發的也是去鄰村地主家觀察,希望也有機會發現地主家的秘密,特別是能發現地主家藏有槍枝。

中共制定的首套《中小學國家安全教育》系列讀本。(取自中國江蘇省新聞出版廣電局官網)
中共制定的首套《中小學國家安全教育》系列讀本。(取自中國江蘇省新聞出版廣電局官網)

孩子們在一起打鬧,多是互相視對方為特務或漢奸,有時打鬥起來,非常激烈,完全是敵我鬥爭那一套。這些鬥爭精神與抓特務意識,還在影響著當年那一代人,儘管多已成年,甚至一些步入老年,看看各種場合,還有微信圈中,一些人對過去的懷念,對異見人物動輒以顛覆國家政權、受西方敵對勢力指使,這樣的話語充斥著網路與微信空間,使你恍若生活在文革時代。

當年極端的案例是劉文學事件,地主在田地裡「偷摘」了辣椒,也能弄出一條人命來,而且小學生還成了小英雄。這讓多少孩子模仿與羡慕?且不說這個故事背後的真偽問題,僅就此文對青少年的心理影響,就是極為惡劣的,讓未成年人直接與所謂的敵對勢力直接對抗,或找機會抓特務,未成年人的受傷害的風險非常大。

現在,教材裡不把兒童少年的安全放在第一位進行教育,而把國家安全放在頭等位置,仍然是文革思維,讓孩子們承擔大人的責任,把孩子們推到風險前列。還有,就是培養了兒童少年的猜疑心理,對社會充滿敵意和不安全感。

國安有獎抓間諜,罪行多是莫須有

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制定的《公民舉報間諜行為線索獎勵辦法》近期正式實施。根據獎勵辦法,公民舉報間諜行為,對偵破間諜案件起到重要作用的,最多可獲獎勵50萬元。北京的「朝陽群眾」又多了一項保衛國家安全的偉大任務,可以通過舉報或抓間諜,獲得高額獎勵。

為什麼舉報間諜行為線索獎勵辦法要在北京開始實施?因為北京是首善之區,「據介紹,隨著我國改革開放的深入,對外交往明顯增多,出入境人員逐年遞增。境外間諜情報機關和其他敵對勢力也借機加緊對我國進行政治滲透、分裂顛覆、情報竊密、勾連策反等破壞活動。」

官方媒體的報導如此表述,令人非常不安,我們知道,常規的間諜活動是指國外專業間諜,致力於獲取政治軍事經濟情報,而北京市國安局的獎勵內容,卻包括了政治滲透、分裂顛覆這些意識形態的內容。

什麼是政治滲透分裂顛覆呢?

我們已經看到,國內許多律師、民間維權人士,還有與國際公益組織有合作的公益人士,都有被判為煽動或參與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案例,你只要宣傳憲政民主、軍隊國家化,或者同情邊地民族、宣導宗教自由,或者與境外或臺灣的民間社會組織有聯繫,都有可能成為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的有罪分子。

最近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的一起案件是旅居澳大利亞的政治學教授馮崇義先生,由於他調研了一些大陸維權律師相關案件,這完全是基於學術研究的需要,導致他在廣東無法登機回到澳大利亞,國安人員將他軟禁在賓館裡,不斷騷擾與問話,最後,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報導,特別是澳大利亞政府的直接過問,才得以離開廣州出境。

廣州律師陳進學(右)在飯店前與馮崇義(中)留念(美國之音)
廣州律師陳進學(右)在飯店前與馮崇義(中)留念(美國之音)

不僅僅是海外學者會因此受到更多的騷擾、控制,甚至迫害,在中國任教的外籍教師,也會面臨諸多嚴峻的問題,稍不留神,可能就會涉嫌「危害國家安全」指控,中共多年來一直指派學生或教師監視外籍教師上課內容,現在有了發動群眾舉報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行,這對外籍教員可能會造成困擾與傷害:

曾在中國大學教書的艾素珊博士(Arielle Emmett)認為,她的中國學生中,特別是那些學生黨員是帶著任務來上課的。她說,遺憾的是,幾個成績最好的學生在大學期間入了黨。「我問他們,你們為什麼入黨?他們說,如果想在中國幹出點什麼的話,就只能入黨」,艾素珊說:「我理解他們。」(美國之音蕭雨 Xiao Yu‏ @voaxiaoyu  2016年8月9日)

優秀學生入黨在中國可以理解,如果優秀的學生舉報了本國或外籍教授的言行,危害國家安全,或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那就不是理解不理解的問題了,而是整個國家社會已倒退到一個令人恐懼的程度了。

最令人不解的是最近的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事件了,他還沒有在大陸有任何活動或旅行,就被國安部門扣押,2017年3月29日,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李明哲因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已接受有關部門調查,爾後,他的妻子的臺胞證也被註銷,無法前往大陸探視丈夫。

國家安全成為一張巨大的羅網,任何言行都可以導致觸線,而李明哲事件因發生在中國大陸學生周泓旭被中華民國政府以違反國家安全法拘押禁見後一周,有觀點認為是中國大陸政府對此事件的強勢回應。

由此可見,國家安全罪其實與國家安全無關,而是政府某些部門為了意識形態或政治利益而設立的莫須有之罪。

 

 

20170404-李明哲之妻李凈瑜宣布將親赴北京。(盧逸峰攝)
李明哲之妻李凈瑜本將親赴北京,而後遭中國取消台胞證。(盧逸峰攝)   

國家從來很安全 人權一直無保障

國家安全部門是非常隱秘的部門,而且非常專業,如果讓百姓廣泛介入,可能引發諸多的社會問題,譬如,仇恨式舉報,如果國安人員不當介入,可能就會出現當年郭文貴與李友類似的事件發生,即,不法國安高官參與制造事件,以謀取巨大的商業利益,或是以涉嫌某事件與國家安全有關,對其非法刑訊,讓當事人屈打成招,使其成為國安事件。

由於這類事件非常隱密,而行業內部制約性非常之弱,外界又無法介入,甚至媒體都無法報導,前不久落網的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是負責反間諜的國家級高官,但這樣的高官一旦捲入權貴聯盟,為謀取自己一已權益,對國家安全的危害,遠遠大於普遍人士。中共要從政制上,從根本上解決國家安全問題,應該監管的是高官的權力,而不是廣泛地發動群眾抓特務,甚至通過教材,來教育下一代抓特務。普通群眾或中小學生能抓到馬建部長這樣的特務麼?只有把馬建這樣的高官做成教材,在黨校或中共內部進行教育,以此警示權貴們,不要犯規,並從制度上嚴加防範,才是正道。

像臺灣李明哲,他能接觸到多少大陸要人?如果僅僅是從關注人權角度來研究與搜集資訊,也無法構成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所以,李明哲案告訴人們,國家安全只是幌子,要為難臺灣當局,或者報復性地對臺灣當局抓捕大陸間諜,才是真實的。

馬建腐敗案告訴世人,中共國安部門是一個神秘的超級權力部門,也是一個獨立的利益集團。他們不僅要從體制內部瓜分利益,還要獲得社會利益。

抓李明哲,或者延伸抓馮崇義,是為了業績,以獲得體制內利益,或完成體制內的任務,如果國安部門一年抓不到幾個“特務”,那他們的存在就沒有理由,所以,即便抓錯了,也要不停地抓,將意識形態問題都納入到國安罪行之中,其任務完成起來就更容易。

其次是謀取社會利益,黑色的方式就是替資本大鱷充當黑手,打擊商業對手,剝奪對手巨額利益,共同分贓,而灰色方式,就是聯合教育部門,編寫教材,以撈取巨額的教材發行利益。試想一下,如果安全部門參與的教材能夠做到全國中小學生一手一冊,每年就有三億左右的發行量,有關部門就可以坐享教材利益,還可以通過培養小線人,為將來坐大自己的行當,培養群眾基礎。

戰爭不要讓孩子們捲入,間諜,也不應該讓未成年人捲入,因為他們心智不成熟,他們是需要國家與社會保持的對象,而不應派上用場,他們如果不當舉報親、鄰居,都可能對自己造成巨大的陰影與傷害,而從小讓孩子們培養抓間諜的行為習慣,也會使他們成長過程中,產生不良影響。

當今世界,只有恐怖組織,才會沒有底線地培訓兒童少年參與戰爭與間諜活動,中共作為當政黨,不應該沒有基本的倫理底線。

*作者為專欄作家、旅美學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