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壯專欄:那些藍委的妖言孽行

2014年05月15日 05:46 風傳媒
馬英九總統在太陽花學運後赴中研院遭到嗆聲,卻成為藍委批判中研院的理由。(余志偉攝)

馬英九總統在太陽花學運後赴中研院遭到嗆聲,卻成為藍委批判中研院的理由。(余志偉攝)

國之將亡,必有妖孽;黨之將亡,亦然。而可能亡國民黨的妖孽,就是那些到中研院侵門踏戶的藍營立委。

藍委挑釁中研院的理由是:中研院隸屬總統府,屬於總統幕僚,卻在學運期間變成嗆聲部隊,違反行政倫理。學運後,總統到中研院演講,又有部份中研院人員舉牌抗議,對總統不理性,很不得體,應該檢討。

也因為中研院有這些「罪狀」,手握中研院預算生殺大權的藍委,因此警告(恐嚇可能更貼切)中研院:中研院領取國家公帑,研究員若無所事事,國家花這些錢養這些人幹嘛?立法院在檢討組織改造時,可考慮廢除中研院,尤其是「有點走偏」、「只會一味批判詆毀」的法律與政治研究所。

中研院成立八十六年以來,雖曾多次遭逢政治橫逆,但被立委如此妖言孽行羞辱,卻屬史上首次,如果蔡元培與胡適起而復生,他們一定會挺身反擊,嚴詞痛批這些沒知沒識的立委,絕不會容許他們對中研院如此這般的說三道四。

藍委指責中研院研究人員不應對總統嗆聲,但他們並不知道,中研院嗆聲國家領導人並非始於今日,而且帶頭嗆聲的第一人,正是首任院長蔡元培。

蔡元培從一九二八到一九四0的十二年院長任內,嗆聲蔣介石的紀錄,多得不計其數,其中較重要者包括:

─他曾在中研院公開演講,形容蔣介石的專橫獨裁,「實為古今中外罕有」,也指責蔣所領導的政府,「一切措施無不出自私心」。

─他曾與宋慶齡等人籌組中國民權保障同盟,不僅多次公開譴責蔣介石濫殺濫捕,並且對許多被國民黨非法拘捕或殺戮的人士,進行聲援或昭雪。國民黨雖為此宣布民權同盟為非法組織,但蔡元培卻強力反擊「凡一切反對本同盟之主張,則恰為非法」。同盟總幹事楊杏佛被特務暗殺身亡後,蔡元培也接到子彈信函恐嚇威脅,但他卻公開表達「隨時準備為保障人權而犧牲生命」的決心。

─他曾公開反對蔣介石攘外必先安內的消極抗日政策,並作詩魯迅,嘲諷這項政策是「養兵千日知何用,大敵當前喑不聲」。

──魯迅是國民黨眼中的大毒草,但他過世後,蔡元培卻列名治喪委員會,參加他的告別式,並且致詞悼念,公開向這位左翼知識份子心目中的學術領袖致敬,讓蔣介石難堪至極。

──他曾要求蔣介石將紅軍納編,但蔣置之不理,為此蔡元培曾絕食三天抗議,逼得蔣介石不得不讓步。

由此可見,蔡元培不但多次嗆聲蔣介石,更幾乎被蔣以為匪張目的政敵視之。中研院當時流傳一個說法:只要蔡元培與蔣介石關係緊張之時,便是中研院預算被大幅刪減之時;但蔡元培當言則言,從來不曾畏懼於政治威權。

再舉胡適為例。他在中研院四年多院長任內,雖然早已不復當年那樣的「寧鳴而死,不默而生」,但每遇關鍵事件,卻仍然不改烏鴉性格。他曾公開反對蔣介石三連任,也反對以修憲方式讓蔣有三連任的憲法依據。《自由中國》被查封,雷震被以知匪不報罪名被捕後,胡適也曾在國內外多次公開譴責,並要求釋放雷震,說他為此事件在外國人面前抬不起頭。

從目前已公開的蔣介石日記中,有關評論胡適部份,更可以看出胡適對他嗆聲,究竟讓他如何恨之入骨:「此種無恥政客,自抬身分,莫名其妙」,「此人實為一個最無品格之文化買辦,無以名之,只可名曰狐仙」。胡適猝逝當天,蔣介石不但在日記中以「暴卒」形容胡適之死,更在數日後的日記中,寫了這樣一段文字:「胡適之死,在革命事業與民主復興的建國思想言,乃除了障礙也」,可知若非胡適經常對他「不禮貌」、「不理性」、「不得體」到了極點,蔣介石怎會以建國障礙、以如此狠毒文字評述胡適?

講這兩位中研院老院長的故事,目的只有一個:那些藍營立委如果稍微讀點書,就該知道,中研院從來不是一個自外於政治或者畏懼與政治的學術機關。今日研究人員嗆聲馬英九,若與當年蔡、胡二人以院長身份嗆聲蔣介石相比,實乃小巫見大巫。但即使專橫獨裁如蔣介石,也只敢在日記中私下洩憤,或在預算上偶一刁難,絕不至於表現出像那些藍委那般的妖言孽行,遑論大發狂言說要廢了中研院?

太陽花學運後,國民黨政權早已搖搖欲墜,而罪魁禍首的藍營立委,非但不知痛加悔改,反而把矛頭轉向中研院,公然與學者為敵,這是自暴自棄,更是自尋死路。

但對藍委如此妖言孽行,馬總統惦惦,馬主席也無聲,這是默許,還是縱容?馬英九總該給個答案。

*作者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世新大學客座教授。知名新聞人、作家、曾任《新新聞》週刊社長,《中國時報》記者、採訪主任、總編輯、社長,風傳媒發行人。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