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有法不執法,要食藥署何用?

2016年12月19日 06:45 風傳媒
「日本食品輸臺安全與風險討論公聽會」之會前預備會議,場外民眾舉牌反輻食,並怒踩表達憤怒。(陳明仁攝)

「日本食品輸臺安全與風險討論公聽會」之會前預備會議,場外民眾舉牌反輻食,並怒踩表達憤怒。(陳明仁攝)

進口日本核災區食品的風波,直鬧到不可收拾了,才由行政院召開記者會說,將要求日本進口食品業者,食品產地不能只寫「日本」,必須標示到「都、道、府、縣」。

令人不解的一個過程:行政院長林全在數天前才於臉書宣布,暫緩解禁非福島外日本4縣市食品;可是食藥署隔天仍表示,「目前並無法源依據可強制要求業者標示到都道府縣」;然後有行政院的記者會。

食藥署在幹嘛?自己湊臉上去給院長打?到底心裡在想什麼?

南北朝的南梁,梁武帝蕭衍逼反軍閥侯景,侯景起兵打進建康(今南京市),將梁武帝圍困在臺城。梁武帝派出多路使節,召喚諸侯興兵勤王。

湘東王蕭繹在長江中游手握重兵,聞詔後起兵,大軍卻只開到今天的武昌,駐紮觀望。他的一位幕僚蕭賁對此不以為然,有一次跟蕭繹奕棋,蕭繹要吃蕭賁一個子,卻守拿棋子不下。蕭賁就說了:「殿下根本就是不想下。」這句話一語雙關,蕭繹當然聽得懂,可是蕭賁沒說破,蕭繹只能銜恨在心。後來蕭衍被侯景俘虜,在挾持之下,發「詔」命令各路諸侯退兵,蕭繹下令撤退,蕭賁強諫:「侯景不得人心,如今只要放兵東下,連七歲童子都能斬他。大王擁十萬之眾,卻連賊兵都未見著而撤退,奈何!」蕭繹很不高興,不久,找一個理由將蕭賁殺了。

蕭繹到底在想什麼?當然是觀望侯景能不能攻下臺城,他只想坐收漁翁之利,不想用自己的居對去跟侯景硬拼。

食藥署原本也是觀望:看起來「上面」是想要開放的,可是民意反對的來勢洶洶。這時候當然不敢自作主張,只好用「無法源一句」這種推託之詞暫時抵擋。但是食藥署顯然對消費者保護法完全沒有去研究過,才會被行政院重重打臉。

問題在此:雖然食藥署不是消費者保護法的主管機關(主管機關是行政院消費者保護委員會),可是,食藥署如果對保護國人食安存有使命感,就應該對有關的法律搜尋一遍,找遍法條後,若真的沒有,還應該建議行政院轉請立法院立法,那才是心存百姓的當為之舉。如今看到的,卻是事事揣摩上意,卻還揣摩得很差勁。容我直言,人民才是頭家,核災地區的食物有危害台灣人民食安的疑慮,就該義無反顧「放兵東下」,事實已經證明,「上頭」最終還是得順應民意。

前述那一段的同時,其他諸侯也都跟蕭繹一樣。蕭繹是蕭衍的第七個兒子,蕭衍的第八個兒子武陵王蕭紀駐地在益州(今四川),同樣有兵有錢,可是因為位處長江上游,距離比蕭繹遠很多。他聽說蕭繹起兵時,說:「七官(兄弟相互稱謂)是個文人,哪有能力匡濟大局?」可是後來蕭衍死了,侯景也敗了,蕭繹又比他先稱帝(梁元帝),不服氣,自己也稱帝。他的一位資深幕僚徐怦,頗受倚重,蕭紀對他說:「卿是朕的老臣,(萬一有事)當能讓諸子無恙。」徐怦曾經勸蕭紀出兵勤王,未得採納,此時直白回話:「如果生兒子都像陛下那樣(老爸有難不出兵),留之何益?」當然,徐怦也跟蕭賁一樣,被找個理由殺了。

重點卻在徐怦話中那四個字:公務員是為人民服務的,食藥署如果不能將人民的食安擺在第一位考量,「留之何益」?

*作者為專欄作家。更多好文請看〈公孫策說不測風雲〉臉書紛絲專頁。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