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主角成共黨青年就出錢!曹瑞原拒絕中國天價贊助,堅持拍原味一把青

2016-09-08 16:49

? 人氣

雖然籌拍《一把青》的過程相當艱辛,曹導仍堅持所有的細節在水準之上(涂亞庭攝影)

雖然籌拍《一把青》的過程相當艱辛,曹導仍堅持所有的細節在水準之上(涂亞庭攝影)

2003年,曹瑞原把白先勇小說《孽子》拍成電視劇,讓那個年代避談的話題進入一般家庭,在八點檔時段播放,同年,台北街頭出現台灣第一次同志遊行。「雖然大家都不敢拍、覺得不可行,但我就覺得當時的台灣需要這些東西。」曹導回憶當時有家長打電話到公視,請他們在播放《孽子》的時候幫忙跑一個跑馬燈給離家出走的孩子,告訴他,爸媽現在瞭解他了,希望他能回來。

(圖/公視)
2003年《孽子》電視劇(圖/公視)

走進曹導位在木柵山區的工作室,《孤戀花》的海報掛在大門旁,上頭的李心潔和袁詠儀相互依偎,畫面絕美。曹瑞原拍同志、拍吸毒者、拍妓男妓女,去碰觸多數人生命中難以觸碰的事情,理解然後給予溫暖。曹導相信電視劇根植於日常生活的影響力,「我覺得那個東西比什麼都重要」他說,所以當同一輩的知名導演如蔡明亮、張作驥等人都轉往電影發展,使命感讓他堅定耕耘電視圈。

  •  《一把青》這邊看:

回過頭看這十年來的努力,從《孽子》、《孤戀花》到《一把青》的完成,曹導認為比起拍一部大賣座的片,戲劇為台灣帶來的影響與價值更有意義,「我寧願選擇這樣的拍攝」他堅定的說。

《一把青》是曹導在《孤戀花》之後,相隔十年第三度與白先勇合作,曹導花了三年的時間籌備,長達七個月零十天的拍攝期更打破台灣電視劇的紀錄,他也說這是自己拍過最難拍的一部戲,「這是個磨人的過程」想到拍攝的種種,曹導不禁感嘆。歷經曲折的過程,他好不容易得到文化部六千萬元補助,但估算打造飛機和場景所需的預算,需要兩倍以上的費用,此時中國方面有意天價贊助《一把青》的拍攝,但前提是主角朱青要改成中方期待的「進步青年」形象。中方開出的優渥條件讓曹導猶豫很久,最後還是拒絕了,因為朱青的角色意義重大,不容更動。

(圖/公視)
中方開出優渥條件,但是作為交換,朱青形象要大改造(圖/公視)

這種堅持的態度讓《一把青》呈現出如電影般的細緻度,每一場戲都紮實做到滿,「很少遇到導演把演員榨這麼乾的,但這是很棒的經驗。」楊一展回憶,有一幕悲壯的戲很難表達出導演想要的感覺,因此每個人都演到聲嘶力竭、筋疲力盡,「沒辦法假裝,一點虛假就營造不出來,你每一次都要用盡全力哭。」想像著油就要用盡了,跟身邊的兄弟互道來生、飛機就一架架地往下栽…又因為有特寫鏡頭,讓他演到血管賁張,連眼絲都爆出來了。就這樣,演員們一而再、再而三來回崩潰七八次,終於達到導演每個鏡頭不同角度的要求,過程辛苦卻令楊一展相當難忘,「聽說導演在下面自己都掉眼淚!」他得意的說。

楊一展說,很少遇到導演把演員榨這麼乾的導演(涂亞庭攝影)
楊一展說,很少遇到導演把演員榨這麼乾的導演(涂亞庭攝影)

曹導拿出台灣電視劇空前的高規格製作精緻影集,也激盪出演員們超水準的表演。「是時候,台灣該有這樣的戲…」曹導觀察,這次的演員很專注,可能也都知道產業就要凋零了,所以都帶著一股「氣」投入、去拚,果真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看到台灣演員的精進。曹導提到,很多人會覺得這部戲郭軫找吳慷仁、朱青找連俞涵,以演員的名氣來講不是大戲,所以他告訴他的演員:「你們就是要撐住、要表現得很好,讓大家刮目相看!」曹導也指出台灣的製作費太低,編劇三個月就得產一個劇本才能養活自己,「怪不得他們要離開…」聊到劇本,曹導興沖沖找出分場綱要,當場和黃世鳴朗誦了起來:

「在上面,我們速度快,生死也不過那幾秒。留紙條,只是生死懸命找的寄託…」
「我們飛上去,從來沒想,也不敢想明天…把命當撲克牌打,拿命開玩笑,久了,就變成亡命之徒。哪天鬼牌一出,一切就都結束了…」

黃世鳴苦思三年,寫下動人的劇本(涂亞庭攝影)
黃世鳴苦思三年,寫下動人的劇本(涂亞庭攝影)

黃世鳴花了三年的時間寫下動人劇本,讓《一把青》脫胎換骨。曹導一邊朗誦、一邊不斷稱讚:「哇這劇本真的是…寫得太好了!」兩人相視大笑。

曹導沏了一壺茶繼續細數產業的凋零,他以香港當例子,「梁家輝、鄭伊健、陳小春、古巨基…你去看以前那些港星,十幾年前在華人市場都是橫著走的,但是現在都沒了光環……」隨著香港影視產業的沒落,演員的光環也沒了。曹導希望《一把青》空前的大製作能讓台灣人重拾對影視產業的信心,也希望藉這個題材,讓現代台灣人找到自己的座標。

(圖/公視)
飛行員那種短暫、不確定的人生,某種程度反映了現在的年輕人(圖/公視)

我們問到,飛行員那種短暫、不確定的人生,是不是某種程度上反映了現在的年輕人,對未來好像沒有方向?曹導笑著說:「真的,沒有座標。」飛行員在空中需要座標,可以是對愛情的眷戀、女人守著的家、導航塔,年輕人也一樣需要座標,不能漫無目的地過日子,要設定一個方向才能往夢想前進。曹導嘆了口氣說,「我們都知道台灣很糟」,但是如果任由這塊土地荒涼貧瘠,迷失方向的過日子,「首先自己的生命沒有意義,再來也不會對這塊土地產生感情」曹導語重心長地講。

(涂亞庭攝影)
曹導希望觀眾也能開始思考自己的位置與身分(涂亞庭攝影)

我們總會開始去想,我們是怎麼來的。那個東西會越來越重要,可以讓你知道自己的位置,知道你的身分。

曹導指出「必須有一個共同的方向,」否則我們會失去自己的特質、身分,而台灣這個地方將不再獨特也不再重要了。對於自己的過去有認知跟記憶,才會有連結跟依戀,進而找到自己的情感、認同,「知道自己的根與本,才可以造就你個人不同的特質,失去這些,再有能力都只是膚淺而沒有魅力。」

文字整理/陳昱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涂亞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