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小說前先想怎麼養活自己」女版金庸以筆代劍揮灑武俠夢

2015-10-29 16:34

? 人氣

筆名鄭丰的陳宇慧被譽為女版金庸,自小就練筆寫武俠。

筆名鄭丰的陳宇慧被譽為女版金庸,自小就練筆寫武俠。

她是有女版金庸之稱的武俠小說作家「鄭丰」,五個小孩的媽,最大的念中學,最小的還在念幼兒園,一年多的時間交出厚厚三冊近60萬字的原創武俠小說,還曾經是跨國銀行的投資董事,三種角色全由她一人擔當,真的很忙,但她樂在其中,猶如俠女,一夫當關,萬夫莫敵。

武俠小說夢深植於心   資優生女俠走入銀行也不忘初心

這位遊走於武俠世界的俠女,在真實世界的身份叫「陳宇慧」。她出身名門,祖父是前副總統陳誠,父親是前監察院長陳履安,母親則是中國女紅坊的創辦人陳曹倩。她的家世顯赫、求學工作也像一般人對資優生的想像,從麻省理工學院金融系畢業後在香港任職外商銀行董事,但見到她的第一眼感受到的卻是內斂和謙虛溫婉的氣質。

也許正是因為這樣,才會連爸媽都不曉得,其實在陳宇慧心中一直藏著武俠小說夢,而啟發者,正是拿金庸小說給她看的爸爸陳履安。「其實我十幾歲時已經在練筆,寫作對我來說是一種跟自己的對話,要寫作的人,一般來說是比較不外求的,我覺得我很小的時候就有這樣的想法,我不在乎孤獨,寫作讓我得到療癒和安慰。」

壓力對抗惰性   每週五千字陳宇慧交出16本作品

天馬行空寫東西讓陳宇慧即使在教養小孩,擔任投資銀行董事時忙的分不開身時依舊斷斷續續地寫,加上新作《生死谷》在內,已經交出了16本作品。大部份的時候,她只能在孩子都睡了或去上課的時候寫作,甚至還利用產假完成作品。

42歲的她說,有些作家人生最好的創作點就是3、40歲,但她仍想要多嘗試一些,有時候沒有靈感只在書桌前空坐,上網亂逛、玩遊戲、看卡通等,但她還是儘量要求自已每週寫五千字、每兩年交出一本書,「整體來說有壓力是好事,如果你沒有給我一個截稿日期,可能兩年就這麼過去,我都寫不出任何東西,惰性勝過一切。」

圖2陳宇慧_鄭丰新作生死谷同樣取材自唐傳奇聶隱娘  帶書迷從殺手之眼看世界.jpg
鄭丰新作《生死谷》同樣取材自唐傳奇<聶隱娘>,帶書迷從殺手之眼看世界。

務實逐夢  寫小說前先想怎麼養活自己

我們好奇地問她,這麼喜歡喜歡寫作,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把興趣當工作呢?

陳宇慧這麼答:「工作和興趣本來就是兩塊不同的東西。」「我不知道這樣說是不是很破壞年輕人的美夢,但我覺得現實還是現實,難道你畢業後還要繼續讓爸媽養嗎?那時候選金融也是人生的選擇,我得知道要怎麼養活自己,找什麼樣的工作,在那個年代做銀行的話是蠻好的一個出路,薪水也不錯,但你說這是不是我很愛的,當然不是。但我還是要找個辦法養活自己,這是人生的第一個責任,很難你愛的東西剛好可以養活你,我不能說什麼都不管,讓父母養,逕自去追求我的夢想,這是很不負責任的一個想法,要可以財務獨立,要不然你怎麼說服別人,你是一個成人。」

生死谷裡的「聶隱娘」   鄭丰以殺手之眼看世界

從小愛看武俠,對羅曼史敬而遠之,陳宇慧的思考邏輯也相當務實,對職涯冷靜規劃也體現在她每部小說中,新作「生死谷」,不約而同和名導侯孝賢一樣,原型都來自唐代傳奇「聶隱娘」。「其實我一直都很想寫一個女性的主角,寫完前面四套書之後,想說要寫刺客,寫殺手的故事,看了很多唐代的傳奇,裡面有些深藏不露的高手,我常常在想他們是從哪裡來的,如果真的有刺客這樣的組織,他們又是如何去訓練下一代的刺客,生死谷的女主角裴若然原型就是來自聶隱娘,在那個年代比較開放,沒有像宋明之後的禮教將女生綁得比較緊,女主角不斷地做選擇,選擇殺不殺人、救不救朋友,要不要為了生存而吃人。」

陳宇慧不僅帶讀者從殺手眼中看世界,行走江湖也有所謂的成本利益,殺人能多賺多少錢,世道亂才對殺手這個職業更有利,所謂的俠義精神其實是種獨立思考的能力。「我更想說的是,俠可能不是一種形式,而是你一念之間做的一個決定,你的選擇就會決定後面的事情。」

圖3全職媽媽陳宇慧80%時間花在小孩身上 笑稱自己是兼職武俠作家.jpg
全職媽媽陳宇慧80%時間花在小孩身上,笑稱自己是兼職武俠作家。

銀行董事為家離職   小孩卻不看她的武俠小說?

對選擇有深刻的體認,因為現實生活中的陳女俠,也曾為了要不要離開外商銀行的董事職位,回家當全職媽媽,花了近十年做選擇。「我從生第一個小孩就很掙扎,在香港蠻多同事生了一兩個小孩就回家不做事了,但當時我一直覺得放不下這份工作,和大家一起做一些項目蠻愉快的,也有一個成人的圈子,和這個世界是有接觸的,知道股市的行情也可以當一個專業女性。但小孩漸漸長大,需要我全心的支持,生了老四之後,終於下定決心離開。現在我的身份應該說是全職媽媽、兼職作家,80%的時間都花在小孩身上。」

訪問過程中,陳宇慧的手機不斷響起簡訊聲,她笑說自己就像是五個小孩的經紀人,要幫他們排時間陪著寫功課聊心事,但小孩卻是自己很失敗的讀者。「每次我都跟他們說,要看媽媽的書,但小孩都說太難了、太長了,大概只有我家女兒比較成功,看完我的書。離開工作失去很多,但卻賺到親子相處的時間,媽媽這個身份是逃不掉的。」我們笑問陳宇慧,這麼喜歡小孩,還打算生第六個小孩嗎。她大笑說,不生了,不生了。但未來這位五個小孩的媽媽女俠,肯定會生出更多的武俠作品,滿足大家對江湖的想像。

攝影 / 沈佳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