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全美戲院國寶電影看板,超過半世紀的手繪功力

2018-09-03 16:18

? 人氣

顏振發師傅手繪「宮古座」(今延平商業大樓),是日治時期的臺南四大戲院之一。(圖/遠流提供)

顏振發師傅手繪「宮古座」(今延平商業大樓),是日治時期的臺南四大戲院之一。(圖/遠流提供)

林方一與全美戲院

林百貨做為文創百貨,時常設想以趣味且有深意的方式,來表現創新的設計力。比如,透過與全美戲院顏振發師傅的合作,將「新商品」用「舊廣告」呈現。

林百貨與全美戲院是很有淵源的。林百貨的創辦人林方一先生早年從山口縣來到臺南打天下,先在日吉屋吳服店擔任帳房。工作八年後,日吉屋老闆馬場德次郎提供大宮町一丁目二番地讓他開店,從事吳服批發兼零售生意,這個店面的舊址,就是現在全美戲院對面那塊空地。後來,又在大宮町一丁目八十六番地,也就是全美戲院的現址,開設林方一商店小賣部,零售商品;昭和七年,另在現今民生路一段,當時的錦町二丁目六十七番地開設分店。因此,全美戲院可說是林方一在臺南白手起家的起基地。

全美戲院創立於民國三十九年,前身是「第一全成」戲院,後來吳義垣接手改為「全美戲院」,現今負責人是吳俊誠。全美戲院奠基臺南七十年,是臺南戲院發展史的共同回憶,也是臺灣之光李安導演電影夢的啟蒙地。

顏師傅為林百貨手繪的廣告看板,有濃濃的懷舊風、新創意。(圖/遠流提供)
顏師傅為林百貨手繪的廣告看板,有濃濃的懷舊風、新創意。(圖/遠流提供)

登上紐約時報的彩繪師傅

林百貨與全美戲院的合作,喚起許多人美好的記憶,顏振發師傅是國寶級的手繪電影看板畫家,傳神的繪畫功力,讓年輕一輩驚呼「簡直是神人」!

立體得叫人想端來喝一口的咖啡。(圖?遠流提供)
立體得叫人想端來喝一口的咖啡。(圖/遠流提供)

二〇一六年,顏師傅的手繪看板登上美國《紐約時報》,引發國際報導熱潮。他在林百貨各樓層親筆手繪的看板,讓每一個產品都有了故事,無論是林百貨自營的長紅專賣商品,或是新銳設計師品牌,都栩栩如生地呈現在他的畫板上,其中一張畫布裡的那杯林咖啡,立體得教人想立即拿起來品嚐呢!

顏師傅為林百貨畫的二十四幅看板,包括熱銷的椪餅、林咖啡、復古洋裝等文創商品,在林百貨二〇一七年大遊行當天,由崑山科大公廣系學生扮演廣告人展現,也成為吸引觀眾拍照的亮點。

學生們將廣告看板穿上身,參與大遊行。(圖/遠流提供)
學生們將廣告看板穿上身,參與大遊行。(圖/遠流提供)
舊來發椪餅和振發茶行茶包,也畫進了看板。(圖/遠流提供)
舊來發椪餅和振發茶行茶包,也畫進了看板。(圖/遠流提供)

電影的黃金時代

談起顏師傅的手繪看板,與戲院的風光史息息相關。三、四十年前,正是電影的黃金時代,臺南的西市場,人稱大菜市仔,當時就有一條戲院林立的熱鬧電影街。在娛樂甚少的年代,各家戲院幾乎是天天爆滿,因此也帶動國華街一帶的小吃攤位櫛比鱗次地開業。在電影全盛時期,臺南擁有二十幾座獨棟式戲院,當年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曾締造七十二萬觀影人次、八百多萬票房;隨著戲院的風光,戲院外的巨型「扛棒」(手繪電影看板)也一一搶灘電影街的天際線。之後,大小戲院不敵新興媒體,一間間黯然落幕,顏師傅就是在這股風潮裡,看盡電影的高峰與谷底。

顏振發師傅來自臺南縣下營鄉甲中村,小時候喜歡繪畫,初中一年級時生病輟學在家,那時唯一可以讓他忘憂的,就是看報紙的電影廣告或電影畫報,然後拿起畫筆,依樣畫葫蘆。不學自通的他,慢慢也畫得有模有樣了。十八歲時,姑姑發現他繪畫的天分,經由友人介紹,向臺南延平戲院的陳峰永師父學畫電影看板,從那時開始,他便正式踏入手繪電影看板的行業,至今將近五十年。

濃筆可以揮灑,淡筆可以寫意,在那尺幅的世界裡,優遊其中。(圖/遠流出版)
濃筆可以揮灑,淡筆可以寫意,在那尺幅的世界裡,優遊其中。(圖/遠流出版)

當時,戲院生意炙手可熱,院線片每半個月就換一檔,看板也得跟著換新,每張看板大小都有半個牆面以上,因此,每個月平均約需求五百多塊看板,工程之浩大、耗費之人力可想而知。當時每間戲院都有好幾名師傅及學徒,一塊畫布每週塗白了又抹上新色,油漆累積厚度高達五公分,見證了當年電影業的興盛。手繪師傅為了趕進度,時常也都是沒早沒晚的,忘了吃飯。顏師傅說:「當時最累的時候,連續六天趕三十多幅巨型看板,也就是將近兩百幅小圖,少年時真是拚啊!」

手繪看板師傅的收入微薄,工作的流動性也大,顏師傅在延平戲院畫了兩年之後就去當兵,當兵回來又到統一戲院、中國城戲院、潮州新山戲院畫了三年,後來到臺南王后戲院、南臺戲院又畫了幾年,來來去去的日子,讓他看盡了戲院的興盛與衰落。

《丹麥嬌娃》和《奇異博士》

顏振發師傅的第一幅作品是《丹麥嬌娃》巨幅畫作中的小房屋,到後來功夫了得了,才開始畫人物,像《死對頭》、《黃飛鴻》都是他的典型創作,他也把完成整幅《丹麥嬌娃》當作自己很重要的里程碑。《奇異博士》則是他最得意的作品,他時常指著《奇異博士》的畫面說:「像這樣的彩度、明暗、立體感,至今手繪看板界還無人能及呢!」

十八歲開始畫看板,姜大衛、狄龍、王羽這些電影明星是他永遠難忘的畫面。我們難以想像,在他畫出這些或叛逆、或桀驁不馴的明星時,他的心中想著什麼?顏師傅只是笑笑地說:「能做這樣的明星,很不錯啊!」

顏師傅當年所繪巨型電影看板。(圖/遠流提供)
顏師傅當年所繪巨型電影看板。(圖/遠流提供)
顏師傅當年所繪巨型電影看板。(圖/遠流提供)
顏師傅當年所繪巨型電影看板。(圖/遠流提供)
顏師傅當年所繪巨型電影看板。(圖/遠流提供)
顏師傅當年所繪巨型電影看板。(圖/遠流提供)

全美戲院的吳俊誠經理從小學一年級便搬到全美戲院住下來至今,戲院換過許多位手繪看板師傅,後來父親吳義垣邀請顏師傅來全美繪畫看板,到現在已經幾十年,他與顏師傅的感情不像老闆與員工,更像親近的一家人。顏師傅越畫越有心得,與全美的淵源也越深刻。相較於許多位手繪看板師傅,顏師傅是安靜的,吳經理形容:「顏師傅是一位做事很沉穩的人,總是默默在自己的角落畫著。」顏師傅對繪畫充滿熱情,又是一位不看重錢的人,在狹窄的工作室裡,日日夜夜栽進一個繪畫的世界,寡言的他,應該是樂在其中的。

永不乾涸的顏彩

歲月過去了,隨著大環境的改變,電影手繪看板慢慢走入時間的幽巷裡,顏師傅指著畫室後方窄小樓梯通道間的一幅幅作品,說:「這些是我最近心有所想的超脫現實的畫作。」清晨,室外的陽光灑落在那些畫布上,顏師傅很熱情地解說他繪畫時想像的世界,一幅幅作品像是解除了封印,在眼前活跳跳起來了。濃筆可以揮灑,淡筆可以寫意,顏師傅在那尺幅的世界裡,放入了很多通關密語,只有當人們走近、屈身詢問時,寡言的他才會一一說起繪畫的故事。

顏師傅曾經因為健康因素,想從手繪看板的工作退休,吳俊誠經理因此便想到為他開設學徒班,成立手繪看板研習營,一來,為他打氣;二來,也讓他賺外快。消息一出,吸引了許多年輕人來學畫,年紀最小的是小學三年級,也有七十歲的學員。

目前顏師傅大約有三百名學徒,手繪班每個月開設,累積至今,也造就不少成績優秀的學徒,像吳昊澤、張維哲、吳旭芬、楊舒惠等。昊澤有空時,會來幫忙顏師傅畫看板;張維哲經營COZY HOTEL,是個中佼佼者,來住民宿的旅客都可以欣賞到他的手繪看板作品。不過,大部分學徒畢竟只是業餘,顏師傅漸漸也曉得豁達了,他說,如今九成九以上的戲院都是電腦影像輸出,不可能把手繪看板當作一種職業了。

在《起家》的微笑裡

在全美戲院辦公室,顏師傅與吳經理翻閱著一張張有歷史故事的電影海報,他們夢想有一天,這小小一方天地可以成為電影博物館,讓人們從這些手繪看板、電影歷史資料中,看見曾經風光的臺灣電影史。全美戲院對於臺南人和顏師傅而言,不僅只是一家商業型的戲院,更是臺南人共同的回憶,海報上的《蚵女》、《養鴨人家》、《彩雲飛》、《海鷗飛處》、《秋決》、《汪洋中的一條船》、《王哥柳哥遊台灣》,每一幅看板,都是一面時空的花彩菱鏡,帶著我們旋入那如癡如醉的往日時光。

走過海安路,在年輕人藝術造街的路上,看到顏師傅畫的《起家》,男男女女一排人,笑盈盈地,雙手在頭頂上拱成一個屋頂的形狀。顏師傅筆下的臺南人,便是如此吧,護持著一個願望、一個想法,一個美善,即使經過歲月的淘洗,顏色褪了,光彩不再亮麗了,但是,心總也不老!

街角一隅,張貼著手繪看板研習營學生的作品(圖/遠流提供)
街角一隅,張貼著手繪看板研習營學生的作品(圖/遠流提供)

沒有成家的顏師傅,孑然一身,吳經理常笑稱他是愛自由的,永遠的十八歲。顏師傅希望有生之年能為自己的作品籌辦一個專屬的畫展,畫展中,不僅展示他的手繪看板功力,也有他累積好幾年的超寫實油畫。顏師傅在他的自畫像中,光與影交錯的筆觸,揉合了印象派的陽光,也畫出嚮往遠方的眼神。他在繪畫的世界,正沉思、踏步,且微笑呢。

作者簡介|王美霞

喜愛閱讀,習慣書寫,創辦南方講堂,讓美與生活有了去處。在書寫與文字的世界裡,她享受最安然的呼吸。

長年參與臺南藝文活動,並撰寫臺南文化創意經營的紀錄,著有《台南的樣子》、《台南過生活》、《南方六帖:王美霞的「裡台南」生命書寫》、《南方誌:這些人那些事,臺南最迷人的社區圖像》、《普洱茶錄》、《愛在陣頭:那些藝師,這些事》、《台南呷頭路》等。

原文、圖經授權轉載自遠流出版《熱戀林百貨‧熱戀臺南:以「林」為圓心,最有溫度的府城時光漫步》(原標題:彩繪的溫度──全美戲院師傅手繪廣告看板)
責任編輯/陳秉弘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