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們不再親密?一句「我無法和『媽媽』做愛」道盡人夫內心的無奈

2018-05-14 06:20

? 人氣

當我們的心和身體,不再為對方溫柔,也不再能感受愛的溫度存在。

在親密關係中,「性愛」的親密撫慰,不可否認的,是關係生活中的一部分。而「性愛」之於親密關係的意義,不僅只是為了繁衍後代的功能,更重要的部分,是身心親密的一種深刻連結。不僅是身體對觸摸及撫慰的渴望,還有心理情感上安全緊密相依感的一份需要。

人的親密情感需求,其中一部分,便是包括對親密及性愛的渴望。透過性愛過程的膚觸,及生理、心理的滿足,將兩人的關係層次,帶往一種特別的、具有相歸屬性的,同時更加深入及緊密地結合。

一份研究結果說,至少近一個月沒有性愛了的CP,他們比起其他人更不快樂。從這個結果看來,或許可以反過來推論,正因為他們不愛彼此了,所以不常做愛,無法靠近彼此。

因為沒有愛的感覺,漸漸地也無法親密

然而,事情有這麼簡單嗎?

是因為不愛彼此了,所以不再有做愛的親密交流?還是,在做愛的親密交流中,感受不到自己被愛、被重視、被接受,而慢慢地拒絕性愛的親密接觸?

在我的心理諮商工作上,不乏遇到許多在親密關係中,不再有親密接觸及性愛交流的當事人,困在關係中鬱鬱寡歡,對這種關係裡的僵局,不僅動彈不得,還十分懷疑自己不被愛,不再有吸引力,不再能討得親密愛人的歡心,而引發對自己的懷疑、沮喪和挫折。

這讓我花了不少關注力在親密關係與性愛心理的議題上,探究何以親密關係中的「親密感」、「性愛行為」越來越消失?越來越停止?不再對彼此有渴望,也不再想要對方的親近?

「親密感」的流失,使人覺得自己不再有吸引力,不再能討得親密愛人的歡心,而引發對自己的懷疑、沮喪和挫折。(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親密感」的流失,使人覺得自己不再有吸引力,不再能討得親密愛人的歡心,而引發對自己的懷疑、沮喪和挫折。(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撇除那些追求刺激感的性愛愛好者,不需將性愛交流奠定在心理距離的親密度上,對於大多數講究心理親密的伴侶來說,要能保持性愛的頻率和熱情,就需要心理的情感親密感,來燃起沸點和渴望。

根據一些研究的結果,兩性之間,在性愛過程中,所需求的有相同之處,也有不同的需要;男性大多希望女性多一分誘惑、更加主動、更具挑逗性、更性感,甚至下達更多的指令;而女性想要的則是聽到更多表達愛的稱讚、更多一分溫柔,及一種深刻完全的融入。而共同點在於,希望對方主動地誘惑、給予帶動指引,以及嘗試不同的性愛體驗。

當我們之間只剩下角色和身分

然而,性愛的渴求和相互滿足,往往需要興奮動力和情感溫度做燃點,當關係一旦進入「常態生活」,每天的相見相處成了一種習慣和一種穩定時,各自啟動的「角色」狀態,漸漸取代兩個「人」的存在。我們可能很難再從對方身上看見「愛人」的存在,而較多是從對方身上看見「先生」、「太太」、「孩子的爸」、「孩子的媽」、「一位女婿」、「一位媳婦」、「男朋友」、「女朋友」的角色責任和期待的存在。

曾經,有好幾回,我從身為人夫的個案口中,聽見他們坦誠地說:「我無法靠近我的太太,自從她當媽媽之後,我覺得我失去了太太,我們的家只有『母親』,面對這個『母親』,我也像一個常害怕自己會做錯事的『孩子』。」

有一位男性諮商個案更直接,他直白地說:「我無法和『媽媽』做愛。」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當另一半當了媽媽後,先生覺得自己失去了太太。(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若回到女性伴侶的經驗呢?許多困在親密缺乏、性愛貧乏關係的女性,都難掩一種受傷的表情,像是被嫌棄、被打入冷宮,不得寵愛的女人,不僅哀怨,也充滿著寂寞。

而反過來的例子也有,男性還渴望享受魚水之歡,渴求從性愛過程裡,感受經驗自己內在的雄風,但妻子早在家務及孩子照顧的過程中,疲憊萬分,排斥性愛的發生,不想再費力費心地讓另一個人滿意或喜歡。

性事的阻礙和停止,成為許多親密伴侶間,知道卻不能談論的心理障礙。

作者|蘇絢慧

諮商心理師。目前擔任璞成心理學堂總監、璞成心遇空間心理諮商所所長。

至今已出版19本心理範疇作品,主題涵蓋臨終關懷、悲傷療癒議題、自我人格發展、情緒修復以及關係議題。除了以寫作推動心理觀點,也長期投入心理教育講授、團體課程和工作坊帶領、心理諮商等工作。出版及心理學推廣足跡遍及華人社會,是許多機關、單位及民眾所信任的心理專業工作者。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平安文化《完美情人不存在:從愛戀關係的內在陰影和心理投射中覺醒,破除愛情幻覺
責任編輯/蔡昀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