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讓中國走向西方文明,美夢卻被「中國崛起」打碎…他道出美中貿易大戰背後秘密

2018-04-23 12:35

? 人氣

在世界權力正可能面臨「典範轉移」下,美中貿易衝突絕不只是代表「誰賺一角,誰虧兩分」如此簡單的算術題。(AP)

在世界權力正可能面臨「典範轉移」下,美中貿易衝突絕不只是代表「誰賺一角,誰虧兩分」如此簡單的算術題。(AP)

3月下旬以降,美國和中國的貿易衝突愈演愈烈,似有升溫的跡象。近日,美國商務部以中興通訊違反美國制裁伊朗令為由,停止對該廠商銷售晶片,引起全球的嘩然。中興的前途命懸一線,岌岌可危。

當眾人把目光投射在美中所謂的「貿易戰」或「經濟戰爭」時,卻忽略了美中兩國更核心的地緣政治矛盾上。這個結構性矛盾將在未來10至15年影響東亞權力格局,東亞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做壁上觀。

自尼克森總統以降,美國對中政策大多數時間都以「交往策略」(engagement)為主,「圍堵策略」(containment)為輔。除了在天安門事件後,對中禁售或禁止轉移來自美方的軍事重要科技外,美國希望,藉由交往策略,把中國吸納到美國主導的國際體系中,並依循著「現代化理論」,影響中國國內社會和政治。

這種想像並非過去五十多年才有。早在清朝時期,美國在基督教傳教理念下,透過傳教士希望改變中國,走向西方文明的道路。簡言之,這是西方世界基督教文明對中國的傳統幻想。

然而,西方世界對中國的幻想正被中國的崛起所打破。愈來愈多西方國家警覺到,中國利用不計其數的經濟手段,諸如投資和貿易,實現其地緣政治目的,這激起了中國周邊國家和美國的極大不安。

以澳洲為例,在美國對中國正式展開「301條款」調查之前,澳洲政府已對中國商人試圖通過政治捐獻來影響該國政治展開調查。在地緣經濟競爭加劇之際,美國與日本也在考慮如何有效地應對中國。

川普總統前策士巴農的觀點,最能夠體現西方世界對中國崛起的「疑懼」。這位曾在美軍服役、高盛工作過的媒體人,與另類右派(alt-right)思潮具有緊密的關係。

去年秋天,巴農在日本的一場演說中就批評,美國歷屆政府容忍美國國民成為中國經濟擴張犧牲品,稱「美國變成了像附屬國一樣」。他進一步主張,應對中國的優勢和不斷增長的霸權,需要美國及其盟友進入「決策的關鍵期」。他用20世紀國際社會對納粹德國的綏靖主義為例警告說,對中國這樣一個不斷崛起的競爭者採取姑息主義是危險的

即便巴農離開了美國高層,但他的這一番話,卻準確傳達當今美國政壇對中國的態度:愈來愈多的美國政治人物認知到,中國的崛起,在「地緣政治」和「全球領導地位」上,對美國是一種正在近迫的威脅,而非只有機遇。

巴農(圖片來源:Don Irvine - Steve Bannon Flickr, CC BY-SA 2.0)
巴農(圖片來源:Don Irvine - Steve Bannon Flickr, CC BY-SA 2.0)

這種情緒表現在去年十月十八日,川普發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部分內容中,將中國設定為「具有經濟侵略性的國家」。這股氛圍也瀰漫到歐洲國家。當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戰略後,中西歐國家採取的疑慮態度更甚於歡迎態度。例如,英國首相梅伊今年初訪中時,即便中國不斷施壓,也悍然拒絕簽署「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

德國《商報》(Handelsblatt)日前亦報導,28位歐盟駐北京大使中,有27人簽署了一份報告。該份報告是歐盟為7月份中歐峰會準備的戰略文件。該報告嚴厲批評,一帶一路與歐盟貿易自由化背道而馳,有利於資助中國公司。歐洲國家對「一帶一路」的疑懼,顯而易見。

在世界權力正可能面臨「典範轉移」下,美中貿易衝突絕不只是代表「誰賺一角,誰虧兩分」如此簡單的算術題。美國把中國崛起對東亞地緣政治的衝擊,視為對美國利益的莫大挑戰,才是所有問題的癥結。這種結構性矛盾,無論是美國或中國,都難以輕易解開。

即便習近平從歐巴馬時期後半段,即不斷以「新興大國關係」向美國喊話,以緩解兩國日益加深的結構性矛盾。但從當今的結果來看,美國似乎已決定,與東亞盟友團結一致(包括台灣這個『準盟友』),共同遏止中國的「野心」,以防墜入「修昔底德政治陷阱」中。

因此,無論是美中貿易爭端、中興通訊事件,乃至於美國在西太平洋佈署重兵,再再皆意味著,美國不再對中國存有「現代化理論」(經濟發展帶動民主自由)的想像。未來,美國對中戰略將逐步走向以「圍堵策略」為主,「交往策略」為輔的道路上。這就是美國對中國「拋棄幻想,準備鬥爭」的前期準備。

作者介紹|張詩珈

政治所博士生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美國拿中興通訊開刀,只是因為中興違反制裁令?)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