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逸卿觀點:大隱於士林夜市的五星高手 能拯救台灣觀光業的中年危機?

2017-12-09 05:50

? 人氣

夜市人生的上半場活得精彩,但進入歐巴桑的人生下半場,在海水退去後,才知道薄紗金縷衣不禁海水沖刷,該把過去的吊帶卡其褲穿回來才能幹活。(資料照,葉信菉攝)

夜市人生的上半場活得精彩,但進入歐巴桑的人生下半場,在海水退去後,才知道薄紗金縷衣不禁海水沖刷,該把過去的吊帶卡其褲穿回來才能幹活。(資料照,葉信菉攝)

過去幾年因為陸客帶來驚人的消費力,士林夜市如紅磨坊中被點名爆紅的女子,從樸實中成長,卻在掌聲中迷失。舉個例子來說,我極愛吃蚵仔煎,好不容易久久再來吃一次,卻發現蚵仔沒幾顆,售價卻越來越貴。後來才發現連夜市商圈都得明確規範業者蚵仔煎裏頭起碼要有十顆蚵仔才行。

商圈為了迎合觀光需求賺進更多的銀子,漸漸擠退了在地人逛夜市的熱情。朋友聊天時開始談起:「周末別去夜市,很可怕。」、「東西又貴又難吃,騙觀光客的。」PTT網友更票選這裡是全台第二爛夜市。曾幾何時,失望與漸漸陌生的街頭風景,讓夜市人生與我脫鉤,回首時竟已想不起上次逛夜市是何時了。

大隱於夜市裡的倫敦奧運指定廚師

前段時間要不是朋友需要拜訪客戶而來到這裡,我永遠也不會知道,原來現在白天的士林夜市裡,有一間唯一拉起鐵門做生意的餐飲店,有咖啡、簡餐還有免費WIFI哩。走在中午時分蒼白寂寥的街道上,看到一隻髒兮兮的貓躲在市場攤車下,瞪大眼睛看著我,就像「貓」音樂劇中歷經繁華璀璨的歡場老貓,如今退去了華服,只能凝視生命中的桑恬。終於我在一個不起眼的轉角處看到了餐廳,而這更加深我新聞職業病的困惑:這餐廳開在一般的街道上不是更好嗎? 誰會在大白天進來空蕩蕩的夜市找東西吃呢?

「省道變夜市」,墾丁的亂象誰能根治?(圖/張智傑攝,遠見雜誌提供)
墾丁大街(圖/張智傑攝,遠見雜誌提供)

一翻開菜單更絕了,明明店名叫「得披薩」,但卻不只賣披薩,從滷肉飯、羊肉爐、牛小排、義大利麵、韓式炸雞、各式冰品飲料、咖啡、珍珠奶茶到啤酒、是我看過最中西大混拼的菜單,卻也隱約感受到老闆想要抓住什麼的心情,忍不住好奇跟老闆聊了起來。果然,老闆是有理想抱負的期待夜市轉型,才能再吸引人潮,為了讓更多人知道這裡,甚至開放遊客進來借廁所 :「全士林夜市裡沒有一個給遊客乾淨上廁所的地方,現在有些旅行團來時,我會請導遊帶遊客到店裡坐,可以帶外食,歡迎上我們的五星級評價的乾淨廁所。」

當然光靠借廁所、帶外食和中西大混拚的菜單仍是不夠,老闆指著廚房方向,我這才發現一個棕色捲髮的外國師傅正在揮汗專心注視著窯烤爐火,原來這就是老闆的鎮店之寶。一位威尼斯廚師,做過台灣的五星飯店主廚,還是倫敦奧運的指定廚師,如今大隱於夜市烤著平價的義大利披薩,餅皮是進口義大利第一品牌的麵粉,口味甚至有一般餐廳點不到的義大利家鄉味。

很亮眼,卻也令人憂心會有多少人看見夜市人生劇場的小小努力。百年來多少人的夢想在這飛翔又殞落,無數打拼的血汗成就台灣人共同的成長記憶與觀光聲譽,但在陸團緊縮後,新南向的觀光人潮不抵陸客消費力,攤販收入銳減,商圈繳稅跟去年同期比起來也大減460萬,夜市還回得去過去那個美好的時代嗎?士林夜市裡大隱著一位這樣的高手,著實令人驚喜,但明明是美好的正能量,我卻實實在在感受到了夜市人生下半場的中年危機。

東大門夜市遠近馳名,已是到花蓮必訪的重要景點(圖/花蓮縣政府提供)
花蓮東大門夜市。(圖/花蓮縣政府提供)

按照心理學家榮格所說,在40歲以前的人,會努力完成社會對自己的期望,士林夜市若是一個生命有機體,的確做到了。但四十歲後,人會重新尋求過去因為失去自我而失落的靈魂碎片,經由內省、沉思和自我評估後,將生命的意義重新定位,這不正是當前台灣面臨的觀光困境?

我的夜市人生 也是你的

姑且藉由我的回憶,來幫士林夜市尋找一下失落的靈魂吧?

我的父母家離士林夜市不遠,從小跟著媽媽白天上士林市場買菜,晚上又被爸媽帶著上夜市踩街,但這個童年記憶圖像,說實在並不怎麼美好。
大人習慣性地忽略小孩子的逛街權益,我被迫穿梭在擁擠的人群中,什麼都看不到,偏偏又離骯髒的地板特別近,隨之而來的放屁味、腐肉味、汗水味與垃圾味,幾乎沒有一種味道逃得過小孩子敏銳的嗅覺,唯有聞到夜市小吃香味四溢時,才讓我的呼吸稍微順暢點。

直到進入了青春期,我才開始感受到跟著人群推擠前進,伴隨著攤販叫賣聲,成了一種愉悅的喧囂。那個年代陸客尚未開放,台灣人照樣可以擠爆這個號稱全台最大規模的夜市,入口處的陽明戲院是許多人的會面地標,集合出發後,開始進攻小吃,從戲院外的豪大大雞排吃起,一路啃咬水煎包、蚵仔麵線或剉冰。穿梭在夜市裡愉快的逛街或迷路著,但永遠會不知不覺走到美食區裡,吃上一盤臭豆腐或花枝羹,吃到滿頭大汗後,走出羊腸小徑的出口,迎接夜晚基河路的晚風。這裡的空氣則會帶著自由歡欣的氣味,玩玩射氣球,逛逛運動用品店,寒流來時再喝個藥燉排骨湯,總能為一個晚上畫下完美的句點。七O到九O年代的士林夜市,就這樣因為不分男女老幼的捧場而充滿活力,宛如青春期少女。

儘管後來商圈考量衛生與空間需求,將美食區搬到劍潭捷運站旁的臨時市場,我仍會為了吃一碗花枝羹一來再來,宛若一種精神已紮根在台式靈魂裡,一段時間不來就會起鄉愁的,因為那份逛夜市的中心趣味數十年如一日: 「不乾不淨吃了沒病,儘管享受物美價廉的道地。」我有時逛夜市時,看到大人們拉著小孩子的手穿梭在夜市裡,總忍不住幻想那孩子是否正在復刻我的童年心情,然後微笑著想像孩子長大後喜歡上夜市的模樣。

台灣小吃、夜市文化獨步全球,是外國觀光客喜愛到訪的重點,透過攤商提供多元支付服務將能使夜市更加國際化(圖/花蓮縣政府提供)
台灣小吃、夜市文化獨步全球,是外國觀光客喜愛到訪的重點,透過攤商提供多元支付服務將能使夜市更加國際化(圖/花蓮縣政府提供)

若這是士林夜市靈魂碎片的一部分,我期待著它能夠找回。夜市人生的上半場活得精彩,但進入歐巴桑的人生下半場,在海水退去後,才知道薄紗金縷衣不禁海水沖刷,該把過去的吊帶卡其褲穿回來才能幹活。找回自己真正的風華,才能調整體質,從過去的根基找尋新的出路,其實不只是士林夜市,也是台灣所有觀光景點的課題,希望還不會為時已晚。

對了,披薩的確很好吃。

*作者為前新聞主播、資深媒體人、社工師證照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逸卿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