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境困頓、遭家暴後逃家,就註定跳入性產業這火坑?他揭日本貧困女性不敢開口求救的煉獄生活

2020-12-28 12:20

? 人氣

鈴木大介在其著作《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中,道出最貧困女性處於社會底層的辛酸與悲哀。(示意圖/pixabay)

鈴木大介在其著作《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中,道出最貧困女性處於社會底層的辛酸與悲哀。(示意圖/pixabay)

三種無緣:「家庭無緣」、「地緣無緣」、「制度無緣」
三種障礙:「精神障礙」、「發展障礙」、「智能障礙」

日本報導文學作家鈴木大介認為,一位女性只要失去家庭、地緣及制度三種緣分,若再碰到精神、發展及智能等這三種障礙,就會陷入最貧困的漩渦中無法脫身,不少一開始就處於社會最底層的最貧困女子,接連失去三種緣分、更倒楣點的,還會碰上三種障礙,走投無路下只好靠最原始的本錢—肉體,換取溫飽及棲身之所,不幸的是,外貌、智力等先天條件不佳的女性,就連賣肉體都輸給那些年輕貌美、身材姣好的女性,毫無本錢競爭的她們,只能日復一日,夜復一夜地在底層掙扎求生……,或許,打從一開始,這個社會就沒有給過她們向上爬的機會。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難民常被遺落在社會安全網之外。(圖/Pixabay)
難民常被遺落在社會安全網之外。(圖/Pixabay)

閱讀鈴木大介根據採訪所撰寫的《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時,筆者對於日本這個福利、法制、人民素質等皆在水準之上的已開發國家,竟還有女性會掉出社會安全網外一事感到訝異外,也對書中一位又一位被社會遺棄的弱勢女性遭遇感到悲傷。日本許多社會問題或許就是台灣的前車之鑑,當我們對於書中的日本女性悲慘遭遇感到同情時,同時也要思考:台灣會不會也步入日本的後塵,出現許多「最貧困女子」了?

《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書籍封面 (圖/光現出版)
《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書籍封面。(圖/光現出版)

「貧困與貧窮不一樣。」—湯淺誠

同樣是形容生活窘迫無以為繼,「貧困」「貧窮」到底有何區別?

筆者認為,在這本書中,「困」就像是一個人分別被三種無緣及三種障礙束縛。「窮」,則是一個人弓著身子,蜷曲在洞穴中。蜷曲在洞穴中的人,至少還有機會走出洞穴,但被三種無緣及三種障礙束縛的話,幾乎注定終生在底層掙扎。鈴木大介並沒有草率地做出貧窮或是貧困女子的下場就是賣春或進入性產業的結論,而是循序漸進地將採訪結果及看法展現在讀者眼前,讓讀者自己去細細反芻。

要判斷一個人的財力,月薪或年薪是最簡單直接的方法,然而許多人往往忽略個體差異、稅金、物價及居住城市等諸多變因,在書中作者分別採訪一名貧困女子貧充女子,並詳細記下兩人的生活狀況,縱然收入較低,由於貧充女子擁有家庭或地緣強而有力的支持,也可以用較低的收入維持生活,但對於失去三種緣分,又被三種障礙困住的貧困女子來說,低收入無疑是杯水車薪,還可能因此被貧充女子批判為不努力才淪落到這種局面。

在作者所採訪的貧困女子及最貧困女子中,幾乎都有被家暴、遭刻意忽視等兒童負面經驗(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ACE),根據嘉南療養院的李俊宏醫生之臉書貼文中提到,幼年的負面經歷,會導致腦容量降低、神經連結減少、出錯或與壓力系統的鏈接過度敏感化等腦神經發展問題,甚至影響基因表現,擁有兒童負面經驗的兒童成長後,童年所受的身心靈傷害則會衍生出各類身心靈疾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