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薰衣草對法國人來說不浪漫?調香師帶你漫遊普羅旺斯花田,上一堂南法香水課!

2017-08-18 12:34

? 人氣

漫山遍野的薰衣草對台灣人來說非常浪漫,但其實在法國人眼中,薰衣草其實是很庶民的實用好物。(圖/何承涵提供)

漫山遍野的薰衣草對台灣人來說非常浪漫,但其實在法國人眼中,薰衣草其實是很庶民的實用好物。(圖/何承涵提供)

七月初時我們把香水課搬到了薰衣草園旁, 每年的七月香水學校的學生和校長都會趁七月薰衣草季時搭火車到南法,除了學生和校長之外,這次還有一位是公司內部sourcing部門的女生Sara,她會和我們介紹公司是怎麼和薰衣草農採購薰衣草。

從早上搭七點半的火車從巴黎的Gare du Lyon出發,搭到普羅旺斯的一座城市Montelimar, TGV火車搭了三小時後終於到了風光明媚的南法普羅旺斯,太陽高照溫度33度,我們一共七個學生加上校長八個人先到了民宿落腳,民宿是標準南法的建築物,上面爬滿了藤蔓,裡面有游泳池還有橄欖樹,民宿也是很有名的餐廳,他們有非常棒的松露料理,我發現在南法吃飯果然比較悠閒, 可能是空氣好天氣好的關係, 我們花了快一小時喝前餐酒, 法文是Apéritifs, 很多人以為法國餐一開始就是前菜, 其實是先喝點東西, 可以點酒或是水甚至是果汁,喝完以後才是前菜主菜甜點, 喝餐前酒的意義就是說話, 在巴黎住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對法國人來說聚餐的時候, 吃飯是其次, 說話才是重點, 餐前酒的時間就是開場白, 我們一群人先把午餐在民宿吃了後就馬上前往薰衣草園。

P1010804.jpg(圖/何承涵提供)
民宿是標準南法的建築物,上面爬滿了藤蔓,裡面有游泳池還有橄欖樹。(圖/何承涵提供)
P1010808.jpg(圖/何承涵提供)
風光明媚的南法普羅旺斯,氣氛果然悠閒。(圖/何承涵提供)

Sara先帶我們到一個薰衣草農Pierre的農場,Pierre有兩個兒子個十六歲和十四歲,曬得黝黑的他們每年暑假都會來幫爸爸的忙,因為Pierre是自己的薰衣草農場從世代傳下來,從三四年前開始跟我們公司合作,之間還簽了合約確保他們能提供我們每年的薰衣草產量,因為香精公司需要大量天然原料,於是我們原料控管在全世界就扮演重要的角色,因為除了法國薰衣草之外,還有印尼的廣藿香,馬德加斯加的香草,中國雲南的尤加利等等,他們需要確保每一年天然原料的產期,我們都有足夠的原料可以提供調香師創作。

IMG_3934 (editado).JPG(圖/何承涵提供)
薰衣草農場每年提供香精公司大量天然原料,供調香師創作。(圖/何承涵提供)

因為文化差異的關係,薰衣草在法國人心目中和台灣人不太一樣,台灣人對於薰衣草的印象是浪漫的,象徵南法,象徵普羅旺斯,在一片紫色的薰衣草園拍照是到南法必做的事情,但對法國人來說薰衣草有抗菌清潔的作用,很多家居的清潔用品都是薰衣草的味道,例如廁所清潔劑,環境香氛,地板清潔劑等等,我的法國同事甚至跟我說,她媽媽會把曬乾的薰衣草放在紗袋後放入衣櫃裡的襪子區,說這樣可以除臭,真的跟台灣人對薰衣草的印象差很多,對很多人法國人來說,他們不太能理解亞洲人對於薰衣草的一種幻想和情懷。

IMG_4017 (editado).JPG(圖/何承涵提供)
相較台灣人對於薰衣草的浪漫想像,法國人心目中的薰衣草是用來抗菌清潔的好物。(圖/何承涵提供)

七月初是蒸餾薰衣草的時期,農人會依照花朵的顏色和開花的程度來決定要不要採收,要等薰衣草完全變成藍紫色才能開始採收, 採收後把薰衣草密集的放在鐵桶將其塞滿讓裡面盡量不要有空隙,放滿以後緊緊蓋住,從鐵桶底部開始蒸氣大概一小時,讓薰衣草慢慢爭出液體,液體裡面其實混合著油,40分之一是油,其他是花水,經過時間油會自動和水分離,水就是我們在市面上看到的薰衣草水,而油就被取出作為薰衣草精油。薰衣草英文是Lavender, 但大部分在法國普羅旺斯平地能找到的薰衣草都是Lavandin,是一種薰衣草混種,它和Lavender內的原料相似,唯一的差別就是camphor, Lavandin camphor的成分比Lavender多一些。

P1010815.jpg(圖/何承涵提供)
蒸餾薰衣草的鐵桶。(圖/何承涵提供)

我們參觀完Pierre的薰衣草園後又前往另一個薰衣草農Jean的工廠,有趣的是Jean他不只有薰衣草園,還有自己的葡萄酒莊園,他邀請我們去他的酒莊走走,圖片中就是他工廠做酒的地方,接著我們在販賣部試不同的紅酒,香檳和玫瑰酒,他和我們解釋每一種酒的不同,試酒的時候其實不用全部喝完,先聞一聞,喝了一口品嚐,其他的可以倒掉,現場有好多好多客人試完後馬上訂了好幾箱。看完了酒窖區,Jean才又跟我們透露他還有做松露的事業,他說剛剛在酒莊販賣部那隻狗就是找松露的獵犬,我當場很想跟著那隻狗一起上山找松露。因為薰衣草季只有短短的夏天,這些農人也會做不同的事業,像Jean就是很好的例子,可以蒸餾薰衣草,同時賣酒和找松露。

IMG_8147.jpg(圖/何承涵提供)
薰衣草農Jean的酒廠。(圖/何承涵提供)

在旅程的最後一天校長給我們來一個驚喜: 小小的考試! 因為薰衣草有很多品種, 在我們的原料表格裡有lavender oil France,和 Lavandin Grosso, 在學原料的時候我很容易搞混這兩個, 這次供應商還有其他的薰衣草品種, 於是我們只聞過一遍就開始作考試, 校長沾了聞香條, 問我們是哪個品種的, 於是我們在大腦裡搜索在念原料時的記憶, 好險大家最後都有答對, 不然真的會有點糗。

DSC_0706.JPG(圖/何承涵提供)
漫山遍野的淡紫色薰衣草是重要的香精原料。(圖/何承涵提供)

作者介紹:

現居巴黎,英國伯明罕藝術設計學院碩士,格拉斯香水學校畢業,目前位於香氛公司Givaudan之中的內部香水學校受訓(Givaudan Perfumery School是世界第一所成立的香水學校,位於Givaudan公司底下, 成立以來已經培養近世界三分之一的調香師,前愛馬仕調香師Jean Claude Ellena,嬌蘭調香師Thierry Wasser和香奈兒調香師Jacques Pole都是從Givaudan 香水學校畢業。)訓練四年後成為正式調香師。從小成長於臺灣的中興新村後花園,對於氣味有極大的熱情和想像力,喜歡無花果夏日氣息和廣藿香的深沉。

臉書粉絲團:調香師的巴黎日記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