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習慣冷淡的人而言,太熱情只會嚇壞他!專家:想融化對方,請用「合適的溫度」

2020-10-14 08:00

? 人氣

面對在不同「溫度」中長大的人,在人際關係的應對上往往也會有很多不同。(示意圖非本人/すしぱく@pakutaso)

面對在不同「溫度」中長大的人,在人際關係的應對上往往也會有很多不同。(示意圖非本人/すしぱく@pakutaso)

人際交往中,我們都期待可以被溫暖的對待,但實際上,每個人對溫暖的感受和耐受是非常不同的。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比如一個在熱鬧的大家庭中長大的人,有可能他習慣的溫度是高溫的、熱情的,人與人之間充滿了彼此關懷和照顧,甚至是彼此的邊界會因照顧而被模糊的;而一個在人際疏離的環境中長大的孩子,他可能更習慣的方式是各自照顧自己,甚至在某些時候,他可以不被別人看到,只是窩在自己的空間中,享受只屬於自己的世界。

對於習慣於熱鬧的人,他可能無法忍受獨處的寂寞,對於習慣於孤獨的人,他又可能會恐懼於人前的展露自己。

如果這兩種不同類型的人相遇時,有可能會發生什麼呢?

有可能被相互吸引,因為他們可以從對方身上感受到與自己不同的東西,那就像是自己身上失去的部分,他們可以從對方身上找回它;也有可能會彼此厭煩,因為對方身上的這些東西,他們自己太不熟悉了,不熟悉就會讓他們感覺嫉妒、失控或者無法應對,所以他們也想逃離開那麼不舒服的體驗。於是,衝突就這樣發生了,既羨慕,想走近和擁有,又恐懼,想逃離和拒絕。

人生的痛苦,大多是來自這樣的衝突性體驗。

如果我們在生活中,遇上這樣對溫度的期待完全不同的人,又該如何與之相處呢?

首先我們要知道,每個人的成長經歷不同,對世界的理解不同,所以,他可能與人相處的方式與我們完全不一樣,不一樣不代表是錯的。只有當我們意識到這件事時,我們才有更多的心理空間去接納別人的想法、做法是與我們不一樣的。這是非常重要的,很多父母與孩子之間的衝突就來源於,他們無法允許彼此成為他們自己原本的樣子,當試圖讓對方變得與自己一樣時,失望與衝突就產生了。

當我們有能力允許對方與我們不一樣的時候,我們就要做接下來的第二件事,去理解對方的期待和需要是什麼。我們之所以要去適應對方,而不是要求對方適應我們,是因為我們去改變別人實在是太困難了,所以,如果我們想與別人建立關係,想去表達對對方的關心和愛護時,我們就需要試著去理解和適應對方,而不是讓他們順應我們。我們去理解對方的方式,可以是去詢問,也可以來自我們在與對方接觸過程中的感受,還可以是來自經驗的積累。只要我們可以抱著尊重和接納的態度去與對方接觸,我們就有機會搞明白他的需要。

當我們理解了對方的需要之後,最考驗我們的部分就開始了:我該以什麼樣的方式,什麼樣的溫度,與對方相處?對於在不同溫度中長大的人,他對於溫暖的體驗會有非常多的不同,應對的方式也會有非常多的不同。

對於喜歡高溫的人,稍微的遠離都可能被他感受為被忽略;對於習慣於低溫的人,溫度稍高就會嚇到他。

比如對於一個從小在忽略和冷漠中長大的人,如果一下子得到太多的熱情,那是會嚇壞他的,因為他從來不知道這麼高的的溫度應該怎麼適應。他可能會害怕被燙傷,如果他內心有一座冰山的話,也許溫暖他的溫度可能是1度、2度的水,只要可以讓他慢慢融化就可以了;當然,他也可能對這個溫度並不滿意,他可能會抱怨別人得到的溫度為什麼是60度、70度?但是,如果真的給他這個溫度的時候,他可能會先快快的逃跑掉了。

所以,給別人溫暖,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你真的愛他,就需要承受他的種種抱怨,而你自己可以堅定的溫暖他,並不因他的抱怨而憤怒,也不因為了緩解自己的壓力而照著他的話去改變自己堅定的態度,他就可能在你的堅持中慢慢融化心中的冰。如果你能持續給一個心有冰山的人持續2度的支持,早晚有一天,那冰山可以化作水。但是如果你不得不給了他60度的滾燙,他迅速融化的冰水可能會馬上澆滅那些溫度,並因為害怕而拒絕再度接觸60度,此時對於他,熱情遠不如溫吞水來得安全。

這就是為什麼有時候當我們努力去善待一個人的時候,我們收到的卻是一波又一波的憤怒。我們可能會覺得他不知好歹,可能會反過來對他有更強烈的憤怒。

可是,如果你了解溫暖對他來講是一件多麼奢侈的事情,你就可以知道,他的憤怒很可能並不是因為我們做錯了什麼,而是他太害怕他得到的這些太不真實,太容易失去了。所以,我們走近他的努力,會被他感知為「一大波危險正在靠近」,他的不可理喻,其實只是他的手足無措罷了。

而另外一部分人,同樣可能是因為成長中情感的缺失,他們卻發展出了完全相反的人際模式,他們需要的溫度不是60度,而是100度。100度,那是會將人瞬間燙傷的,他們在成長過程中的痛苦體驗似乎已經讓自己的情感系統變得麻木,他們只有讓自己身處這樣的「水深火熱」中,才能刺激自己的感受器官,才能感受到自己與他人之間存在著某種關係,否則,他們就會將對方感受為完全忽略自己,會痛苦,會憤怒,會試圖不斷抓到對方不撒手。

面對他們,持續100度是不可能的,任誰也做不到如此,或者說再痴迷的戀情,也不可能長年累月的處在癲狂狀態。但是,如果愛他,持續給予他40度的溫度,既高於體溫,可以感受到溫暖,又不至於有太大的壓力,我們還是可以做到的。重要的是,我們可以持續、穩定的給予40度,那是幫助他習慣與適應這個溫度的過程,也是幫助他重建他的內部感知,讓他終於明白40度溫暖的安全與100度滾燙的危險的過程。

所以,我們愛一個人,也是考驗我們的耐心的過程,不管是對戀人、親人,還是朋友、子女,持續穩定的愛,都是最大的財富。

除了上面談到的這樣一些極端的情況,我們生活中,大部分人是具有健康的調節適應能力的。當我們與他們相處時,並不是由我們單方面做出調整,他們也會努力適應我們的溫度,通常他們也會在一個溫暖舒服的溫度中與我們相處,這個舒服的溫度是既有親密,但不會密到100度;也會有距離,但不會遠到0度。

這個舒服的溫度大概是適應我們體溫的,可以讓我們感覺溫暖,但不會燙傷或凍傷我們,這個舒服的溫度就是:相互尊重、相互體諒、相互接納,在努力理解對方的基礎上,給予對方充分的表達空間,並在尊重自己和對方的前提下,共同找到雙方都能獲得得滿足的可能。

文/王雪巖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簡單心理(原標題:與人共處:合適的溫度)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