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與團結 南非現代國旗的故事

2014-04-28 20:59

? 人氣

布朗奈爾是當代南非國旗的設計者(取自網路)

布朗奈爾是當代南非國旗的設計者(取自網路)

現代南非共和國的六色國旗相當獨特且繽紛,較鮮為人知的是,它其實是27年前大選前夕匆促奔走下,最後由國家先驅者之一布朗奈爾(Fred Brownell)一肩扛起的作品。

南非國旗(維基百科)

當布朗奈爾在1994年2月接到設計新國旗的委託來電時,他被告知的工作日僅有7天。「那真是嚇死我了。」現年74歲的布朗奈爾回憶道。在此之前,布朗奈爾便了解新生的南非共和國將需要一面新的國旗,但直至此時才真正在這個過程中扮演關鍵角色。

起先,南非向所有人民徵求國旗設計,但約7千件投稿作品皆未能滿足評審標準。政府轉而委託設計工作室,也無法獲得共識。

南非首次平等民主大選日期逐漸逼近,是時,民眾會期盼一面嶄新的南非國旗與新生的民主國家同時亮相。距離選舉只剩8周之時,布朗奈爾才臨危受命,接下任務。

好在,布朗奈爾心中已有雛型。過去他曾多次自問,一面新的南非國旗應該有什麼樣的元素。在1993年一次國際旗幟論壇中,布朗奈爾突然靈光乍現。

布朗奈爾的國旗草稿(取自BBC網頁)

「我們正在追尋融合與團結,不是嗎?」布朗奈爾指的是南非社會中不同社群的融合,以及一個民主國家的團結。他立刻在論壇時程表的背面畫下一張草圖:三岔分支由旗桿側匯流成為一支。

布朗奈爾起初將分枝設定為紅色,上下兩大色塊則由綠與藍色填滿。但他很快認為綠色更適合作為分枝顏色,上方色塊則調換為紅色。

除此之外,國旗還需要其他顏色。布朗奈爾說,「紅、白、藍與橘色會令人想起南非受(英國與荷蘭)殖民的記憶。」布朗奈爾又加入了金黃與黑色,這兩種顏色都出現在非洲民族議會(ANC)與祖魯因卡塔自由黨(IFP)與其他多個政黨旗幟上。

ANC黨旗(維基百科)

IFP黨旗(維基百科)

布朗奈爾特別選了一種介於英荷殖民地時期的紅與橘之間的「椒紅(chilli red)」色,他說,這個顏色也讓他想起南非的珊瑚樹,與已婚祖魯女性戴的帽子顏色。

珊瑚樹(維基百科)

布朗奈爾的女兒克萊兒給出了最後的建議。她發現國旗被倒放時,會看起來像是停止核武的和平標誌,因此建議拿掉中間的分支。最後便成為了現在的雙叉式設計。

(維基百科)

接下委託時,布朗奈爾還處在草稿階段。最後他提交出2款設計,與另外3件作品一同交與總統戴克拉克(FW de Klerk)召開的內閣會議決定。布朗奈爾其中一件設計雀屏中選。

許多年後,布朗奈爾才知道ANC接洽人拉馬弗薩(Cyril Ramaphosa)在回覆同意此件設計前,曾經諮詢曼德拉(Nelson Mandela)本人的意見。

布朗奈爾說,一份樣本被傳真給當時身在南非東北方魯斯登堡(Rustenberg)的曼德拉,但「那頭得有人衝進文具店,用彩色鉛筆為國旗上色。」布朗奈爾說,「曼德拉也喜歡這個設計。」

直到選舉前7天,總統戴克拉克才終於正式宣布南非新國旗。4月27日的全國選舉預計動用10萬面國旗,但南非全國一周只能生產5千面國旗。最後,荷蘭的製造商幫忙填補這個空缺,甚至必須從日本進口國旗原料。

「群眾一開始沒有太大反應。」布朗奈爾說,「但當曼德拉在5月10日就職時,新的國旗懸掛在普勒托利亞(Pretoria)的聯合大廈(總統府所在地)上,人民了解到一個新的總統與一面新的國旗已經誕生了。...國旗廣受認同的程度遠超過我的想像。」

1994年5月10日曼德拉就職南非總統

布朗奈爾認為,出現在他心頭的三叉式設計,可能來自他成長於聖公會(Anglican church)的童年記憶。這個圖樣正出現在古典十字褡設計上。

20年後,布朗奈爾依然對自己設計的南非國旗頗為滿意,也認為其中元素能夠反映歷史價值。他說,「我很開心能夠做出這小小的貢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