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藍綠都敬重的他,臨終因此求死也不能?主治醫師一句話,道出最震撼的辛酸…

2017-03-08 10:23

? 人氣

很多人會覺得,有錢有勢的大人物即便生病,也能受到更好的照顧,直至臨終都過著比窮人更好的生活。但台大醫師黃勝堅確曾遇上一個截然不同的狀況:因為病人太知名,為了不讓社會絕望,所以求生不得,求死也不能……。

不管藍綠誰在當家主持朝政,一位輩分很高的VIP,是朝野都敬重的人物,也剛好與我是叔姪輩相稱。

這位VIP本身是癌末多重轉移病人,這次進加護病房,是因感染併發嚴重敗血症,然後變成急性腎衰竭。這麼偉大的病人怎麼可以不洗腎呢?可是沒多久,緊接著發生呼吸窘迫症,腎都洗了,葉克膜怎麼能不出動呢?

一段時間後,看著疲憊不堪的嬸嬸,我忍不住跟她說:「阿嬸,阿叔是一個偉大的人,碰到這種情形,不要太勉強,我們人盡人能盡的能力,其他的就交給神佛吧!」因為VIP一家都虔誠的信奉道教,所以我就這樣勸她。

「我也知道,可是堅仔,我能怎麼做呢?」阿嬸很茫然。

「順其自然吧,不要再拖時間了,這樣只會一直延長阿叔的痛苦,阿叔是個頂天立地的人,讓他走得有尊嚴吧!」

「那也是應該的,就拜託你幫忙處理了。」阿嬸握著我的手交代。

於是,我開始設定安寧的照護目標。可是,因為阿叔太VIP了,三不五時就有高官要員來探視,在醫院高層陪伴下,高官要員少不了都得表態關切一下:「真的沒希望了嗎?再努力拼拼看嘛!」

然後,高層就會交代:「再加把勁,再拚拚看。」然後,整個治療方向又開始轉彎大調整,重新挑戰醫療的極限。

實在看不下去昏迷的阿叔,人都發黑變形了,就問阿嬸:「還要繼續這樣下去嗎?交給老天爺安排吧?」

阿嬸不忍又喪氣說:「堅仔,就拜託你了!」於是,我再度開始朝著舒適尊嚴的方向照顧。

然後,又有大老來探病:「不是聽說有什麼新藥出來嗎?有拿來拚拚看嗎?」然後,醫院高層就會附和:「放心,我們一定會再拚拚看。」

然後,我當然又前功盡棄了。幾番來回之後,阿嬸被搞得心力交瘁。

「阿嬸,妳要不要考慮簽署拒絕急救同意書?」我實在很不忍心。「堅仔,像你阿叔這樣一個大人物,我怎麼能有一點這種心思?」阿嬸哀怨的哭了出來:「就算我再於心不忍,看他這樣被死去活來的拖磨,拒絕急救同意書我一簽下去,社會觀感,閒言冷語,一人一句,就可以把我活活給逼死。要怨,就怨他自己的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在別家醫院怎麼樣我不知道,但在臺大醫院,大部分的VIP,不管沒生病沒入院之前,是如何風光、如何不可一世,當到了生命末期,如果對自己死亡照護計畫沒有想法,沒有預立「事前指示」;面對接續而來的「關愛的眼神」,只能迫使他忍受用各種方式拖延死亡過程的痛苦。

原來,VIP一生最別無選擇的特權,是和這人世告別前的推、拖、拉、扯!

所謂的VIP泛指有權、有錢、有勢的病人及家屬。也因為如此,一旦病重,接踵而來的「關心」、「善意」特別多,自己又沒有預立前瞻性計畫,只有任人擺布了。老天爺還是公平的,一般民眾倒沒這種困擾!

難怪有句美國諺語說:通向地獄的道路鋪滿著「善意」!太多外力的介入,大老們隨口一句「關切」,也不管是不是外行領導內行,反正VIP已經被擺平得差不多了,也沒反抗招架的能力了。

有時,我會忍不住懷疑:這也是VIP的宿命嗎?有句台語形容得很傳神:坐轎的想要下轎,抬轎的不放!

早期所謂的「拒絕急救同意書」目前已改稱為「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而國外所謂的預立「事前指示」或者是「前瞻性計畫」,在台灣相當於我們的「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

作者介紹|黃勝堅

台大醫院神經外科主治醫師、台大醫學院外科助理教授。

黃勝堅醫師,醫學院的學生,都暱稱他叫:「堅叔!」型貌活似穿著便服的耶誕老公公,奔波在人世間,近十年來,年年國內外上百場演講,散播「臨終照護」與「悲傷輔導」的醫病大愛。除腦神經外科、急重症照護專長外,黃勝堅醫師於2003年取得「安寧緩和醫療」專科醫師證照,對於重症末期病患照護有豐富的經驗。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大塊文化《生死謎藏:善終,和大家想的不一樣》

(主圖擷取自Netflix US & Canada@youtube,非當事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