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是個離婚電影,《婚姻故事》為何竟能爆紅成金球獎最大贏家?劇組爆:曾拍到想去看醫生

2019-12-29 08:00

? 人氣

電影《婚姻故事》故事相當單純,成品意外賺人熱淚(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電影《婚姻故事》故事相當單純,成品意外賺人熱淚(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婚姻故事》以溫柔口吻、深入人心的鏡頭語言,檢視一段婚姻的裂痕,在法律的無情傾訴下,露出張牙舞爪的可恨面容,然而在雙方看不到的地方,卻讓我們理解這段感情如何相愛、衝突,最後理解婚姻背後的真諦。 自編自導的Noah Baumbach,自小到大都曾歷經過離婚階段,《婚姻故事》也成了他一直想寫的故事。他大量訪問婚姻訴訟案件相關人員,融合自身經歷,完成一部細膩、真實又心碎的離婚電影。

(內文有雷,請斟酌閱讀。)

深入蒐集婚姻故事,從法律案件完整面貌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提供)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對我來說,平等地刻畫雙方非常重要,那是唯一我想呈現的電影版本。」 ——《婚姻故事》編導 Noah Baumbach

對於編導Noah Baumbach,家庭劇一直是他筆耕不輟的題材,從2005年《親情難捨》以青少年角度切入夫妻離異的家庭關係,及2017年《邁耶維茨家的故事》改以中年兒子看待疏離的親情互動,直至今年則換從自身經驗出發,細膩刻畫相愛的夫妻,因妥協而怨懟、爭執,最終放下彼此,乃至和解的過程。 「大部分的離婚總有一些共通點,歷經相似的情感上煎熬——沒有人能從容以對。」Baumbach坦言,他做了大量田野調查,實際訪談婚姻訴訟律師、法官、調解員等,從他們的案件與觀點上,豐富故事不同面向的價值觀:「離婚會使某些人成長很多;唯有實際走過,才能曉得婚姻背後的含義。」

Baumbach說明他的靈感來自於離婚電影《克拉瑪對克拉瑪》(1979)、《月落婦人心》(1982)等,但Ingmar Bergman(英格瑪柏格曼)的《假面》,才真正影響他的空間設計與構圖巧思。他與攝影指導Robbie Ryan不斷研究Bergman電影,如何在特寫下,呈現多人物觀點的敘事鏡頭語言。

「在某些場景中,律師成為具諷刺性的表演者;(主角Nicole和Charlie )在某種形式上失去聲音,因為律師奪走他們的聲音,歪曲本意。」Baumbach表示,「他們幾乎像寶寶剛學說話般,彷彿沒有自己的意識,也使得他們更加脆弱,處境變得更動盪不安。」

剪輯權衡雙方觀點,特寫鏡頭捕捉激昂情緒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提供)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角色的能量才是決定攝影構圖的因素。」 ——《婚姻故事》攝影指導 Robbie Ryan

在平凡的故事下,呈現大量對白,對於剪輯師Jennifer Lame而言,除了權衡雙方觀點的表現份量,同時也要確保角色的成長變化站得住腳,「Charlie的問題很明顯,因此讓他成為小人很容易。Nicole有點微妙,她被動、讓人為她做事卻又不確定自己要什麼。」Lame解釋:「Nicole的律師Nora出色地完成她的工作,從而使故事更加生動。」 當Charlie、Nicole失去和平分手的初衷,兩人在Charlie新租的洛杉磯公寓,試圖找出和解方式,卻迎來激烈衝突,導演Noah Baumbach引用《最後一場電影》(1971)的一場戲:Jeff Bridges與Timothy Bottoms扮演的角色陷入爭執。

剪輯師Lame說明:「Noah希望Nicole與Charlie感到困在他們憤怒裡,實際上他們陷入同樣的困境,我們想模仿《最後一場電影》中的特寫鏡頭,他們互飆髒話,想殺了彼此,我們想在爆發一刻前,感受到強烈情緒張力。」 在拍攝激烈爭吵戲時,演員足足演了近50個take,攝影指導Robbie Ryan表示:「我、燈光師和收音師在拍攝現場,拍完那場戲後,都覺得自己需要接受治療。」導演更希望在情緒最激動的特定台詞下,拍攝特寫鏡頭,過程裡光是那段對話就拍攝了30個take,令Ryan更是敬佩演員的敬業演出。

以地區劃分視覺調性,呼應角色內在心境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提供)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我與Robbie Ryan坐下來討論,並問我:『想要什麼樣的光?』 我說:『我想確保正確的顏色。』」——《婚姻故事》美術指導 Jade Healy

《婚姻故事》Charlie與Nicole為劇團收益留在紐約,還是為影集收入前往洛杉磯,作為兩人分歧點,更延伸成兒子監護權之爭,美術、攝影團隊也以紐約、洛杉磯為分界,做出不同的視覺規劃。 在美術指導Jade Healy前腳還沒離開上支案子,後腳即踏入這場《婚姻故事》中,她首先搜集兩地大量照片與觀看70部電影,以忠實呈現紐約、洛杉磯的真實樣貌:「我們在洛杉磯與紐約都有人脈提供相片。我想到兩地的光線看起來該是什麼樣子。」她舉例紐約的深綠色,與之相比天氣明媚的洛杉磯,則呈現陽光親吻過的淺綠色。

洛杉磯的溫暖與服裝等,與紐約整體的鋼鐵色澤相比,是顯而易見的差異。」攝影指導Ryan表示,劇組試圖加強紐約暗灰色與洛杉磯陽光明媚的的印象,這恰巧吻合Charlie、Nicole的心境,而Healy也解釋她的設計理念:「在洛杉磯,Charlie彷彿受困在他的租房裡;Nicole的空間不斷擴張,但在紐約她沒有自己的空間做想做的事。」 談及Charlie在洛杉磯的家,Healy忍不住道:「要找到那間房子真的很困難。」導演Baumbach也坦言,要找到一間客廳、廚房分開,但仍然可以從客廳看到廚房的房子很不容易,最終他們在好萊塢附近租到一間屋子,Healy說明:「我們粉刷牆壁、放置地毯,使整個裝飾色調保持一致;除了他的兒子Henry擁有一間有生命的房間;這是一間悲傷的房子,讓人對Charlie感到抱歉。」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提供)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離婚就像是死亡,當你遇到這種情況,人們可以談論它,但又不想真正討論。 誰不是身在其中。」——編導 Noah Baumbach

《婚姻故事》以兩人寫給彼此的情書為開頭,儘管他們最開始沒有互相傾吐,但最後由還在學習認字的兒子,一個字一個字慢慢道出,話語輕柔,背後的情感重量難以言表,融入彼此生活的習慣與默契,一旦分離,才發現對方是如何深深影響自己的生命。面對這份題材的重量,Baumbach不禁坦言:「對我來說,這很難;但這是我從小就想做的事,對此我很感激。」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DC FILM SCHOOL影製所(原標題:《婚姻故事》簡單卻真實的鏡頭刻畫,深入人心的美術設計)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