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從小拋棄了他,老了之後卻找他借十萬…面對曾狠傷自己的父母,可以不照顧他嗎?

2019-12-14 08:30

? 人氣

面對曾經狠狠傷過自己的父母,該如何調整心態、維繫搖搖欲墜的親子關係?(圖/Unsplash)

面對曾經狠狠傷過自己的父母,該如何調整心態、維繫搖搖欲墜的親子關係?(圖/Unsplash)

心理師是助人工作者,但我們同樣也是人,所以這一篇文章,我會分享自己的陰影與脆弱,關於母親、孝順跟華人文化,如果你願意,請讓我跟你分享。

我的生母與爸爸在不到兩歲離異,從出生開始我就是爺爺奶奶拉拔到大,小時候,我一直被告知「是你媽媽不要你的」,嗯⋯所以我長成了一個相信自己不值得被愛的小孩,也導致在生命中病態式地一直找愛,跌跌撞撞、磕磕碰碰的。

直到27歲那年我找回我的生母,是個很年輕漂亮的女子啊!依稀記得生母應該是在19還20歲生下我的。我們相處一年,那是很分裂與痛苦的一年,因為我的生母不知道怎麼做一個媽媽,一開始她會勾著我的手,用跟對男朋友一樣的方式跟我相處,我感覺很不舒服、很噁心、想要逃跑(而且我還是名男同志欸),我立刻跟她反應我的不舒服,她略帶歉意地說「我只跟男朋友相處過⋯我不知道怎麼跟兒子相處⋯」,那一刻,我知道再責怪她反而就會是我的不解風情跟沒同理心。

所以我開始照顧安撫她。

一年的時間我們只有見面兩次,但每天都會收到她的早安、晚安、新奇新聞、有趣圖片、心靈雞湯文章⋯說實話,這種東西,到底要怎麼回啦!當然我只能「早安、晚安、嗯嗯、啊啊、哈哈、很有趣⋯」。

時間快轉到2018.01.01,跨年的一早,我收到了生母的line,是一篇好長好長,充滿恨意與抱怨的訊息,指責我的冷漠、驕傲、自大、暴躁、沒耐心,我知道她在罵我的爸爸,那個曾經傷害過他的男人,所以我又開始照顧安撫她。我極盡發揮心理師的同理與關心,後來訊息完全沒被讀過,一路從跨年、新年、母親節、她的生日⋯我始終努力不懈地發著訊息⋯漸漸地,我放棄了,我,又再一次被拋棄了⋯

時間繼續走,今年母親節,我鼓起勇氣再傳了一篇祝賀關心,終於,已讀了,還回了個貼圖,我心裡有個一直緊繃的部分鬆開了些。

時間繼續走,六月,生母告訴我她在日本,因為長期頭痛問題,她把工作辭了、房子賣了,來日本醫治,然後要我匯日幣40萬給她做治療。再一次,我又開始照顧安撫她。但我說我拿不出日幣40萬,希望她保重,平安,然後訊息就一直停留在已讀,直到現在。

這三天,我參加了Katrena的心理劇工作坊(註1),終於能好好處理這個議題。

你問我會恨我的生母嗎?是的,我非常恨她,但我也非常心疼她,她是個辛苦的女人。所以,我又開始照顧安撫她。

啊啊,還不止呢,我想照顧全場每一個人,導演、翻譯、替身、輔角、觀眾,就是不願意照顧我自己。

我嘶吼、我崩潰、我嚎啕、我邪笑、我隔離(註2),那是段錐心刺骨的過程⋯

我哭了,哭得好傷心,我是個被拋棄的孩子,我真的好心疼自己。

「我可以不用照顧她嗎?我們的文化一直教我們孝順,她雖然從來沒照顧過我,但畢竟她是我的生母,而且她目前也在受苦,我如果不照顧她,大家會怎麼看我,怎麼說我⋯⋯」

「我好渴望有個媽媽,大家不是都說有媽的孩子像個寶嗎?為什麼我沒有⋯」

「這該死的文化,為什麼要逼迫我們去做這些事情,只是因為文化這麼說,不這樣做就是不孝順⋯」

唉⋯⋯我好渴望被好好愛著啊!而在場的人好好接住了我。

「不要再照顧他們了,你需要先照顧自己」

「你是值得被愛的,你所做的一切很美麗」

「是的,她不會是個好母親,你需要放下對她的期待,」Katrena這麼說道。

劇的最後,停在我跟自己的對話。

「宇,這不是我們的錯,我們真的可以不用照顧這樣的媽媽,而文化真的讓大家都好窒息,但這也不是文化的錯,我相信我們會找到跟文化好好共處的方式的,在這之前,我們最需要先照顧好自己⋯」

這是我的故事,我不確定能帶給你們什麼,但我想跟親愛的你說,我們生命中一定有一些關係,讓我們又愛又恨、糾結難解、悲傷痛苦。

試著,深呼吸,讓自己雙腳踏在土地上;找支持,讓自己被關心與愛包圍;慢慢來,讓自己用舒服的步調走。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先愛回自己吧!

你真的已經夠努力、夠辛苦在經營關係了,許多事情真的不是你的錯,即便有些我們會感到愧疚,但我們也很努力在修復了,不是嗎?

嘿親愛的放輕鬆,我們都非常需要先好好照顧自己,慢一點,輕一點的觸碰自己,我們,都好值得好好被愛。

註1:一種心理治療學派

註2:一種對感覺與情緒失去感受的空白麻木狀態

文/張宇傑 諮商心理師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愛心理(原標題:愛恨交織的關係:面對曾經傷害我的父母,我可以不照顧他嗎?)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