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滅唐朝的朱溫到底有多狂?兩度背骨弒君稱帝、睡遍兒媳、大臣妻女…最後被兒子親手殺掉

2019-11-18 17:56

? 人氣

朱溫真的是個很變態的皇帝啊……(示意圖/取自youtube)

朱溫真的是個很變態的皇帝啊……(示意圖/取自youtube)

說到這個朱溫,不論是在歷史上的那個,還是現在被當成生化武器的這個(豬瘟),都是個令人厭惡的存在,歷史上的那個朱溫,不只親手把中國的大唐王朝給親手埋葬,且其的為人也是缺點一堆,這點相信從上面那個令人作嘔的標題就能看出來了,朱溫集各種負面性格於一生,千年來總是以一個篡位者的身分為人唾棄,然而,朱溫雖然做人很失敗,但卻運氣爆表到讓他碰上了唐朝最虛弱的時候,因此才讓他有了可趁之機當上皇帝,閒話講得太多了,現在就趕快進入正題,從朱溫這人的生平開始講起。

八+九的轉變之路

唐大中六年(西元852年),朱溫出生在宋州碭山(今安徽省碭山縣)有兩個哥哥,父親朱誠是個老師,但死得早,老爸死後,這三個小孩的撫養重擔就必須由母親蕭氏一手承擔,蕭氏只能去別人家當雇工,賺取微薄的薪水來供給一家所需,可以說,朱溫的人生開場並沒有很好,通常到這時候,就有兩條路線可以走,一條是像匡衡一樣借壁鑿光,一條則是化身八九、為禍四方,那由於從小缺愛,朱溫不意外的,選擇了成為一名八九,而且是超派的那種,看人不爽直接掄拳上去幹的類型,武力值點好點滿。

朱溫就這樣當了流氓好些年後,終於遇到了一件改變他人生的大事,那就是歷史上著名的黃巢之亂,西元855年,考試一直被當的黃巢起兵造反,朱溫隨後就加入了黃巢的起義軍,並在黃巢軍中屢立戰功,很快就被升級成了大將,但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當上大將以後的朱溫是打一場輸一場,他怕這種垃圾戰績被黃巢知道了會被處死,所以就乾脆倒戈投向唐軍,當時的皇帝唐僖宗一看這小子還不錯,懂得改邪歸正,就給他賜了個名,叫做全忠,以嘉獎他的忠心,其後又封其為「宣武節度使」。

朱溫加入唐軍以後,接著就利用了自己曾待在黃巢軍中的經驗,負責攻打自己以前的主子,在作戰期間,朱溫在軍中實施了一個殘酷的治軍方式,即「跋隊斬」,規定只要某支部隊的將軍戰死,其底下的士兵全部處死,且朱家軍的部隊士兵必須全部紋面以方便識別,受此嚴刑峻法影響,朱溫底下的士兵把將軍的命看的比自己還重要,每場戰鬥,都跟在玩守女神一樣,奮勇當先,每戰必勝,後來朱溫的名望更是在各種戰役中不斷上漲,人皆仰慕,還因此得到了一名色藝無雙的妻子,這位妻子名叫張惠,在朱溫的人生當中,是個有很大影響的人,關於她的故事,我們會在後面提到,先回到黃巢之亂,最終,在整個唐朝和一些節度使的幫助之下,黃巢之亂終於平定,但是,此役之後,唐朝其實已經名存實亡了,各地的節度使擁兵自重,對朝廷更是愛理不理,根據《資治通鑑》記載,此時的唐朝,已經到了所謂「號令不出國門」的地步。

生子當如李存勗,是朱溫曾經給過的評語。(圖/pixabay)
朱溫加入了黃巢的起義軍,並在黃巢軍中屢立戰功,很快就被升成了大將。(圖/pixabay)

豺狼本性,篡唐自立

黃巢之亂以後,唐朝基本就快入土了,除了外面管不好,自己家裡也是,宦官的權力大到隻手遮天,有次一個姓韓的宦官甚至直接綁架皇帝,還將其軟禁在鳳翔(今陝西境內),並連絡鳳翔節度使,與之結盟,值此國難之際,宰相崔胤召喚朱溫前來救駕,朱溫遂率領大軍前往平亂,後與鳳翔節度使和解,共同把宦官勢力剷除,救回被劫持的唐昭宗,但此時,朱溫的勢力已經遠遠超過皇帝,篡位自立的心志於焉萌生,沒多久,他就將皇帝身旁的禁衛軍廢除,並命令親信將昭宗殺死,另立其子李柷為帝以方便操縱,此時的朱溫,其內心所想可謂是路人皆知,但已無力阻止,唯一一個還有可能翻盤的不穩定因素,那就是皇帝底下的那班門閥官員了。

朱溫自小在市井打混,因此也結識了不少寒門市子,這些人日後有些就成為了朱溫的謀士,然而,在這些謀士當中,就有幾個有心理缺陷的,視那些門閥大官為必殺之敵,鄙視他們為什麼能夠贏在起跑線,嫉妒他們比自己聰明,因此這些草根就聯合起來鼓動朱溫,要他把這些人生勝利組全殺死,而朱溫剛好也想找個理由把一些可能會起來搞事的人幹掉,但這時候旁邊的草就說話了:「哎呀,你怎麼能就只殺幾個呢?,這些人全都該死啊,他們自稱是清流,但其實髒的跟什麼一樣,我建議把他們投到黃河裡,讓他們永遠都洗不清。」朱溫原本不想大開殺戒的,因為他還想留幾個人來幫自己做事,但一聽此言,想法就改了,於是便大笑,決定要將這些門閥全都送下去探親。

西元905年,受到鼓動的朱溫在白馬驛將這些「清流」約三十多人全部殺死,並將屍體投到黃河裡,史稱「白馬之禍」(古有苻堅投鞭斷流,今有全忠投屍斷河,再說了,先別管殺的人是不是清流,你這根本就是污染水源吧...)此後唐朝的勢力被完全掃除,但因上次那個玩得太過火了,搞得朱溫有點後悔,於是就想再從民間徵集新的能人來當官,但民間的士人都因為看到了朱溫的辦事方式,害怕來朝廷當官,因此朱溫的召集成效不彰,這也導致了朱溫底下的官員水平都低的可憐,為以後後梁的短命埋下伏筆。

白馬之禍兩年後,朱溫一看時機已到,便決定篡唐自立,那當然,這個戲總是要演的,因此他就招集殘餘的百官來當臨演,先讓百官要求自己稱帝,再拒絕,再要求,再拒絕,如此往復,最後才說,好吧,是你們叫我一定要稱帝的,那寡人也就不客氣啦!就這麼樣的,西元907年,朱溫建立梁朝,自己也改名朱晃(這位爺名字還真多),曾經盛極一時的唐朝滅亡,五代十國的副本正式開始。

過來打一架!梁晉爭霸戰!

後梁建立後,朱溫首先面對的難關就是其他的節度使不服,唐朝冊封的很多藩鎮均不承認後梁,仍用唐年號,但也有些人表示願意歸順後梁,朱溫開心,就把這些願意歸順的人一一冊封,而這些被冊封的人,有不少後來也成為了十國的君王。

然而大肆冊封並不能解決後梁的困境,總有人要跟他作對,這個最跟後梁唱反調的,就是河東節度使李氏一家,當時的掌門人叫李克用,李克用在後梁建立前就已經和朱家結下了梁子,就只是因為李克用在酒後多說了朱溫幾句,朱溫這個EQ低的就打算在人家睡覺時幹掉他,好在李克用命大,最後沒死,狼狽地逃回了太原,但從此這兩家便結下了不解之仇。

回歸正題,朱溫一看又是你李家啊,找打,就集結大軍約十萬人像洪水般淹了過去,第一站就是當時被李家佔據的潞州,但無奈的是,晉軍的守城技能全部點滿,且後勤做得很好,城內兵精糧足,絲毫不懼這來攻的十萬之眾,就這麼樣的耗了半年,梁軍的十萬人不斷減少,鬥志日喪,後來朱溫也等不了了,就決定到前線看看出了什麼岔子,梁軍諸將看到老闆來了,都想邀功,一段剖析跟朱溫講說:老闆,我們一定能攻下這城,之後為了取信朱溫,就開始發動進攻,後來果然拿下了一場小勝,朱溫一看整個爽上了天,認為晉軍也沒啥了不起嘛,遂自己先返回京師了。

也不知道朱溫到底有什麼神奇POWER,或者是梁軍一看老闆走了就繼續怠工,反正原本打勝仗的梁軍,在老闆走後,就被晉軍的大將李存勗(音同:序,此時李克用已經病故,由兒子李存勗繼任晉王)給打了個落花流水,之後更是被晉軍夜襲大敗,除了死了一堆兵,糧草輜重也來不及帶走全部送人,就這樣,潞州之戰以梁軍的敗退而告終。

朱溫此時正在京師等著捷報傳來,然而捷報沒有,倒是從前線逃回了一堆丟盔棄甲、倉皇潰逃的梁軍士兵,這簡直讓朱溫大吃一驚,他居然敗了!這是朱溫無法相信的結局,但事實擺在眼前,於是朱溫就開始痛定思痛,想找出戰敗的原因,最後,英明神武的朱溫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底下的那些王不出力嘛,看看我這個領導,當得多好,一出門就打勝仗,於是,朱溫把這次戰敗原因都歸在底下的王不出力,就決定除之而後快,首先的目標,就是鎮州的趙王王鎔,定州的節度使王處直,這兩個配角一看,唉唷,你看那隻瘋狗派兵打我們欸,我好怕喔,不如就去投奔晉軍吧!

就這樣,朱溫成功的逼反了兩個原本屬於自己陣營的手下,且又再一次的,必須和死對頭李家作戰,之前就已經有輸過一次的經歷了,那想當然,這次進攻,連準備都沒有,經驗沒分配,裝備都沒穿,當然也是被海扁的份,因此,毫不意外的,梁軍又輸了,且這次可謂是賠光了老本,自己的精銳全失,從此一蹶不振。

後梁。(圖/維基百科)
後梁。(圖/維基百科)

好老婆張惠

連打了兩次敗仗,對朱溫的弱小心靈造成了重大的打擊,為了補足心中的那個空洞,朱溫打算暫時休兵,先去溫柔鄉裡尋找男人的優越感來恢復信心,朱溫的後宮生活,在歷史上也是值得大書特書的一筆,不過在此之前,我們要先把前面挖的坑給埋起來,來講講朱溫的正妻張惠是個怎樣的人。

黃巢之亂期間,朱溫為了平亂,必須轉戰四方,他在光復同州後,在當地遇見了一名妙齡女子,名叫張惠,且對她一見鍾情,而張惠也看朱溫驍勇善戰,建功立業無數,也很欣賞他,兩人一拍即合,遂結為連理。

不過,其實朱溫和張惠的性格是差異很大的,張惠為人賢明精悍,敢做敢言,動有法度;而朱溫性格暴戾,喜怒無常,容易動輒殺人。每當朱溫大動肝火要降罪無辜人等時,只有張惠敢於與夫硬碰硬,繼而進言規勸,挽救無辜。

除此之外,張惠的辦事能力也很強,不只一手包辦家務,連朱溫在戰時遇到的困難,也都會來詢問張惠,張惠也總是能夠切中要害,讓朱溫茅塞頓開。因此,朱溫對張惠越加敬畏欽佩。有時候朱溫已率兵出征,中途卻被張惠派的使者趕上,說是奉張夫人之命,戰局不利,請他速領兵回營,朱溫就立即下令收兵返回。朱溫本性狡詐多疑,加上戰爭環境惡劣,諸侯之間你死我活的爭奪,更使朱溫妄加猜疑部下,而且動不動就處死將士。這必然影響到內部的團結和戰鬥力,張惠對此也很明瞭,就盡最大努力來約束朱溫的行為,使朱溫集團內部盡可能少地內耗,一致對外,這點對於在朱溫底下工作的諸將而言,可真是值得尊敬的一位女子啊,因此除了朱溫,不少將士都很尊敬張惠的為人。

張惠對朱溫而言,簡直就是上天派來輔佐他的女神,也不知到朱溫是前世攢了多少的福報,才得到了這個「大幸運」,但很可惜的是,就這麼一位難遇的賢內助,過世的早,且過世的節點還就剛好卡在朱溫準備竄唐自立的前夕,令人不勝唏噓,臨終前,張惠躺在病榻上,向夫君勸道:「既然你有這種建霸業的大志,我也沒法阻止你了。但是上台容易下台難,你還是應該三思而後行。如果真能登基實現大志,我最後還有一言,請你記下。」淚流滿面的朱溫忙說:「有什麼儘管說,我一定聽從。」張惠緩緩說道:「你英武超群,別的事我都放心,但有時冤殺部下、貪戀酒色讓人時常擔心。所以「戒殺遠色」這四個字,千萬要記住!如果你答應,那我也就放心去了。」語畢,張惠慢慢的闔上了雙眼,不再醒來,張惠死後,不僅朱溫難過流淚,就連眾多將士也是悲傷不已。

朱溫(圖/維基百科)
朱溫(圖/維基百科)

噁爛無極限,漂亮的姑娘都是我的

朱溫和他老婆的愛情故事到此為止,記得張惠最後的遺言是什麼嗎?要他的夫君戒殺遠色,由此可見,張惠直到死前的最後一刻都在為夫君的宏圖霸業著想,那朱溫呢,張惠死後有把他的話聽進去嗎?

通常看到這個問法,相信大多數人都可以猜出來了,沒有,朱溫在對晉的戰事上屢屢挫敗,也不知道是不是打擊太大導致記憶斷線之類的,朱溫完全忘了亡妻的話,戰敗後回到京師就開始縱情聲色,夜夜笙歌,究竟這人誇張到什麼程度呢,我們不妨可以從一些歷史上的記載來窺探一二。

據歐陽脩所撰的《新五代史》記載,朱溫有個大臣叫張全義,在朱溫有次因兵敗準備班師的時候,主動接待老闆來家裡住,但這朱溫還真是不知好歹,一入張府看到張全義家的妻妾,還有女兒都不錯看,竟然在這裡住宿的幾天,將每位張家女眷叫來強迫侍寢,且一次一個不夠,非得要多人混戰才行,就這樣,才幾天的功夫,張全義的女兒們都失去了貞操,而且兇手還是個快六十歲(當時朱溫五十九歲)的色老頭,張全義的兒子張繼祚聽聞此消息,憤怒至極,便準備動身要把這個人渣手刃,結果被父親勸阻,因為張全義對兒子說:,「我們之前被圍攻的時候,窮到只能吃木屑,多虧梁軍趕來解圍,我才能活到今天,這個大恩,不能忘啊!

這個「全義一家性侵案」長年以來一直被當成朱溫荒淫無度的證據,但隨著時間的流逝,也開始有人質疑這事件的真實性,持反對意見者認為此事為宋朝人所寫,自然會多少的醜化前朝,因此,反對意見者認為此事為杜撰,懷疑其真實性,也無法讓人完全信服。

好吧,既然一個由宋朝人寫的證據無法取信於人,那就再舉一個時人的記載好了,據五代人孫光憲所撰的《北夢瑣言》記載,朱溫的兒子由於長年征戰在外,因此都只能讓妻子們留守空閨,這時候,猜猜看誰就會出現啦,沒錯,就是朱溫,由於兒子們都在外面出差,因此早就滿足了色朱溫的召喚條件,找到獨守空閨,沒人愛的兒媳們後,接著,朱溫這個做公公的,就來代替兒子來給予兒媳們得不到的「幸福」,接著又是跟上面一樣的劇本。

朱溫的荒唐行徑,弄得整個後梁朝廷滿城風雨,每個大臣都害怕自己的妻眷會成為朱溫下手的目標,而朱溫的兒子呢,在征戰歸來後,聽到妻子跟自己訴說父親居然在這段時間內幹了多少齷齰事,居然起了異心,認為這樣可以討得父親的歡心,便主動自發,積極地把自己的老婆給送到父親那裡,以此希望能夠得到皇位的繼承權,可以說這完全就是渣男無誤,居然把妻子當成政爭的工具!

反觀朱溫另一邊,看到兒子們送來的媳婦後,一眼就看出了這群豬狗在想什麼(註:之前在與晉軍交戰的過程中,朱溫曾為李克用之子李存勗的統兵才能感到驚嘆,並說了一句:「生子就當生像李存勗這樣的啊,至於我的兒子們,跟豬狗有什麼差別。

李存勗(圖/維基百科)
李存勗(圖/維基百科)

於是,朱溫也就大方笑納各位媳婦來到自己的床上,同時,也看看哪位兒子的媳婦好看,以決定要立誰為儲君,最終,朱溫一看,這個義子朱友文的老婆王氏不錯,再加之王氏的煽動,最終讓朱溫的內心天平產生偏移,決定立朱友文為太子,然而,朱溫縱橫一生也沒想到,這個舉動將會讓他最後無法壽終正寢。

原來,在朱溫縱慾過度的沒多久後,朱溫的身子就出現了不少問題,加上他其實也一大把年紀了,每天的激烈運動更是讓他無法負擔,沒多久就快領便當了,朱溫也知道自己氣數將盡,臨終前,他囑咐侍衛召來義子朱友文交代後事,卻沒想到消息走漏,被另一名兒子朱友珪給知道了,朱友珪與朱友文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是親生兒子,聽到父親居然要把皇位讓給這個外來種,內心十分不爽,繼承父親狠辣性格的他,決定一不做二不休,把父親給幹掉自立為帝,就這樣,朱友珪糾集了幾個大臣,戴上自己的軍隊發動政變,衝到寢宮裡面把朱溫給親手終結掉,自立為帝,至此,朱溫的人生故事總算結束,而且是以這麼一個不光彩的結局收尾。

梁朝內亂,好牌都打光的下場

後梁內亂,李存勗鐵騎不斷擴張勢力,最終取而代之。(圖/pixabay)
後梁內亂,李存勗鐵騎不斷擴張勢力,最終取而代之。(圖/pixabay)

在五代十國時期,一個人的一生,通常就可以概括一個國家的歷史,除了一些特例,後梁也是,完美的給我們演示了什麼叫做短命政權,朱溫死後,弒父自立的朱友珪為其他朝廷舊臣所不服,僅登位一年,就被朝廷內的大臣給弄死,下去見了父親,篡位者朱友珪死後,朱溫的另一個兒子朱友貞上台,但這個朱友貞接手的,可是一個內憂外患不斷,即將引爆的國家,在內憂方面,朱溫留下來的爭位大戰還在繼續,例如朱友貞就曾經被自己的弟弟派人刺殺,不過沒死,但這次被次也讓他變得疑神疑鬼,從此只相信幾個親信說的話,外患方面,記得前面那個李家的晉軍嗎,在後梁天下大亂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在馬不停蹄的擴張自己的勢力,朱友貞原本也覺得問題不大但打開地圖一看,才發現大事不妙:「哇塞!這還是我當年帶兵打的李家?你確定這不是李世民復活了?」周邊局勢的變化,搞得朱友貞理智斷線,無法做出重要決策,整個人都變得怪怪的,開始沉溺玩樂,例如:他曾經幫他的寵物烏龜蓋一個「龜堂」,還親自到市場買珍珠當裝飾,當珍珠的數量足夠時說道:珠數足矣。這些都被當時人認為不祥,因為龜堂音同歸唐,珠數足矣被認為是「朱氏的氣數將盡」。

不管這些預兆怎麼說,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後梁朝廷已經陷入了無政府狀態,無人理政,這不滅亡才見鬼了,西元923年,晉軍的統帥李存勗建立五代中的第二個朝代—後唐,並於隨後發兵攻梁,眼看大勢已去,朱友貞自知無法抵抗,在唐軍攻進首都的前夕,命令身旁的將軍將自己殺死,這個消息後來傳到唐帝李存勗那後,李存勗一聲長嘆道:唐梁之間的一切仇怨,皆起於朱溫,與朱友貞無關。我和他對陣十年,只可惜未能在他活著時見其一面。朱友貞死後,後梁亦隨之亡國,享國祚17年,是五代之中最長壽的一個。(順帶一提,後梁這十七年間,末帝朱友貞共待了十年,他也同時獲得了五代諸帝中在位最久的成就)

文/柯睿信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歷史說書人(原標題:色膽包天 天下第一爛人朱溫)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