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加德滿都繞塔慢跑

2019-10-04 09:00

? 人氣

大塔和繞塔的人(圖/謝幸吟提供)

大塔和繞塔的人(圖/謝幸吟提供)

8月17日晚上飛抵加德滿都、繳交簽證費用30美金(停留15天內)、通關、領行李,再花15分鐘車程,到達民宿Dondrrub Guest House已經晚上11點多,只睡幾小時,我和夥伴約好早晨5點30分出發到大塔(Bouddhanath Stuppa),繞著大塔外圍慢慢跑。

(圖/謝幸吟提供)
下榻的民宿(圖/謝幸吟提供)

大塔是尼泊爾人的信仰中心,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2015年地震時塔頂受損。這次看到的塔頂,又新又亮,似乎也變高,看起來有些不同,因為這場重大天災毀損而修復成新的。七年前到尼泊爾看到的塔頂,沒入地震倒塌的土石瓦礫堆裡,保護到了另一個世界的好幾千名罹難者,新一世的生命。

(圖/謝幸吟提供)
2012+2019大塔(圖/謝幸吟提供)

2012年在尼泊爾志工旅行認識一位醫師,那時我們總在工作之餘繞大塔,散心靜心,也都記得那一隻總是在我旁邊狂吠的大黑狗。他把我這幾天的路跑,稱為「繞塔消災祈福馬拉松」。巧合的是,連日來無所不在的黑狗和黃狗,總是冷不防正面衝上來,或從後方撲上來,舔我的手或腳。朋友說,我和牠前世有因緣,等了七年。

我繞著塔的最外圍跑,這個範圍裡,有商店,有攤販,有垃圾車也有貨車忙進忙出。一圈大約500公尺。跑10圈、12圈,很舒心,也看到蠻多跑友的,有團練也有獨跑。但就在跑了連續第四天,8月21日跑第10圈時,有個西方臉孔的男士在三、四公尺外,伸出右手並且五指伸直手掌朝向我,試圖站出來阻擋,等我接近時,他大吼,「這裡是聖地不是運動場,要跑步到外面去。」同時把手指著外面馬路。第10圈剩下的一點點路,我走完。

趁著早餐的機會,我詢問這次同行的藏語翻譯 、大寶法王辦公室計畫經理Lhakpa Tsering,繞著大塔外圍跑步是被允許的嗎?看到很多人在跑。 Lhakpa說,沒有明文禁止,但也許有些人認為不合適。一般尼泊爾人、藏人多選擇沈默,「Let it be.」(就這樣吧!)有些外國人則傾向直接表達意見。

(圖/謝幸吟提供)
跑過大塔旁鴿子群居之處(圖/謝幸吟提供)

我自省,可能是跑步本身,也可能是我穿著短褲、挖背背心,露出運動內衣,在寺院週圍跑步,被認為不合宜吧。回想這幾天在大塔看到的跑友,不論男女,都是穿著T恤、長褲,或至少及膝的半長褲,沒人穿得和我一樣。在台灣,在愛沙尼亞、在日本,我一直這樣穿著跑步。但這兒是尼泊爾,是大塔外。

不只運動的人,清晨在塔外的人,好多樣貎。順時鐘方向繞塔的人,有的人口中唸唸有詞;有的人則安安靜靜;有的人以跪叩方式,緩慢匍匐地、一步一步靠近大塔;有的人繞著繞著,轉動經輪;有的人雙手合十;有的人會經過白色圍牆一角的小佛像,會將額頭緊緊貼著磕頭,每一個姿態都有虔誠的心意。

(圖/謝幸吟提供)
大塔圍牆縫的小佛像(圖/謝幸吟提供)

還有走路上學的學生,兩個16歲的高中女生帶我去廁所途中我們閒聊,她們每天走1小時上學,早晨5點45分出發;有小販,賣熱奶茶、賣早餐、賣小蠟燭、鮮花、蔬菜水果、內褲、衣服、明信片、鴿子飼料…..乞食者,一名年輕女子帶著一名小小女孩、在地上爬行的中年男子、頭髮鬍鬚全白的老人;跑者;觀光客;吃早餐的人。

(圖/謝幸吟提供)
大塔旁蔬果攤(圖/謝幸吟提供)

鐘聲、鼓聲、鈴聲、人聲、鴿子鼓動翅膀的聲音、誦經聲,還有我跑步的呼吸聲和心跳聲,或快或慢,或清脆或餘音綿綿,每一個聲音都有自己的律動。

空氣的味道也很豐富,每一口都不同。香煙繚繞、鴿糞、燭火、土味,和說不出的加德滿都的味道。

還有大塔四週的小店,賣著各式各樣紀念品。七年前我在這兒買了10幾對藏青色耳環;這次和尼泊爾女孩在咖啡店聊天;還有越南等各國美食餐廳、書店,招牌不只英文、中文簡體字也有好幾家。

這些,和七年前好像,時間似乎靜止了。大塔外的道路,是加德滿都幹道,凹凸不平,滿是泥濘和沙塵、坑洞,大小石頭,公車貨車擠滿了人,車門沒關,也都和七年前一樣。

不變的還有自在。總是安住於心,安靜微笑。

繞著大塔外圍路跑四天告一段落,我和夥伴發現新路線,要從民宿跑到服務據點—— Pullahari 寺院,是一路上坡的挑戰,有柏油路,有泥土路,最明顯的是,這條路的入口處,有一棵長在中央的菩提樹,就稱為「迎接日出菩提馬拉松」吧。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4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