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留學有多難?他13歲破格錄取歐洲頂尖音樂學院,背後是多少說不出的辛酸…

2016-09-25 08:30

? 人氣

陳瑞斌奧地利華裔鋼琴家,歐洲音樂界的臺灣之光,優異的演奏技巧贏得「天使手指」稱號。(圖/陳瑞斌提供)

陳瑞斌奧地利華裔鋼琴家,歐洲音樂界的臺灣之光,優異的演奏技巧贏得「天使手指」稱號。(圖/陳瑞斌提供)

在臺灣,很多孩子從小學習鋼琴,甚至就讀音樂班,準備朝音樂專業之路邁進。《青春共和國》趁享譽國際的臺裔鋼琴家陳瑞斌返臺空檔,邀請他為年輕學子上一堂「私房課」。

沉靜的樂譜,只有靠演奏家的雙手,才能讓音樂再度活過來;但相同的一部樂譜,在不同演奏家手中,卻各有一番不同的風貌。演奏之妙存乎一心,國際鋼琴家陳瑞斌趁返臺空檔,大方傳授臺灣音樂班年輕學子,成為一流鋼琴演奏家的鍛鍊心法。

奧地利華裔鋼琴家陳瑞斌,出生於臺南永康,是俄國鋼琴大師拉扎爾‧貝爾曼(LazarBerman)唯一的亞裔弟子。他十三歲時即隻身遠赴奧地利留學,破格錄取為維也納市立音樂學院大學部正式生。十六歲在義大利拉赫曼尼諾夫國際鋼琴大賽嶄露頭角,之後便屢獲國際鋼琴比賽大獎。他靈動、富有感染力的演奏技巧被譽為「天使手指」,至今已是全球各大演奏廳爭相邀請的演奏家。

今年六月,陳瑞斌應臺北市傳統藝術季演出邀請返臺。《青春共和國》雜誌社特別邀請新竹高中、臺南女中、華岡藝術學校等校音樂班修習鋼琴演奏的學生,向鋼琴大師提問請益。以下是陳瑞斌透過問答,分享走向專業演奏之路,甚至走向國際舞臺,幫助他成功的四個關鍵態度。

態度1:演奏是為了分享音樂的美好

問:請您分享從喜愛音樂到走上專業演奏之路的歷程。

陳:我父母都是喜歡音樂的一般老師,在我家有臺老鋼琴,所以每個孩子都得學琴。我從五、六歲開始彈琴,剛開始完全是「土法煉鋼」;音樂科班出身的叔父,每半年從臺北回臺南一次,會教我一小時彈奏鋼琴的指法、踏踏板等基礎技巧。

小時候父親會讓我去比賽。為了練比賽曲目,我們就騎車繞整個臺南市,看哪裡有賣翻版唱片,買回家就每天聽,跟著彈。所謂的土法煉鋼就是這樣。

音樂本來只是父親的興趣,我對音樂的興趣是在留學維也納時培養起來的。剛到維也納第一年,幾乎沒有練琴,但每天都往歌劇院報到。每天四、五點就去排隊買票,買最便宜的站票,一年下來也看了近百部歌劇。維也納真是音樂之都,地方不大,但有太多與藝術相關的休閒選擇;因為學音樂,便覺得所有藝術都與我有關,什麼表演都會看。也從此才確定,自己是真的喜歡音樂。

家裡本來只是期待我能做個老師,我對教學也有興趣,但演奏能讓我把對音樂的真切感受帶給聽眾。單純想把美好的音樂帶給聽眾,是我從事演奏的初衷。

那時我不曾想過要成為多偉大的音樂家,也沒什麼生涯規畫,唯一的目標只是想證明,東方人也有站上國際音樂舞臺的能力,改變歐美白人對東方人的看法;臺灣人不只是會做科技產品,也能在藝術領域有所成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