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美麗名詞背後─田園工廠的109大限

2019-01-26 07:30

? 人氣

違建工廠面臨的109大限該怎辦處理?圖為全台違建最多的彰化縣的違建工廠(彰化縣環保聯盟提供)

違建工廠面臨的109大限該怎辦處理?圖為全台違建最多的彰化縣的違建工廠(彰化縣環保聯盟提供)

田園工廠?一個優美的名詞,現在卻因外界抨擊而難以為繼,社會是否該支持呢?至於數萬中南部的違建工廠,引發環境污染又非法,當然是必欲去之而後快。

不過,在這裡,優美的田園工廠與違建工廠可以直接畫上等號:那些蓋在農地上的違建工廠,中南部幾個縣市都已成立「田園工廠協會」,向政府爭取延長臨時登記時效、規劃農園化生產聚落等等,直白又簡單的講就是:爭取就地合法化。

違建工廠的由來就與都市違建一樣:源遠流長,早期不能防微杜漸,待違建變多、己成勢力,就難拆除了;民選官員擔心選票流失,少有認真執行者;即使偶爾要拆除違建,又碰到一拖拉庫的民代施壓關說,更難作事。最後不是乾脆放手不管,就是把拆除時間往後拖、把燙手山芋丟給後人,當然,還有一種就是就地合法。

經濟部列管的違建工廠家數大概在1.1萬左右,但非正式統計的全台未登記的違建或違法工廠約6-7萬家,產值超過兆元,雇用的員工估計有60萬人以上。過去經濟部以臨時登記方式讓違建工廠「暫時合法化」,拖延問題的處理時間;但這個合法化的最後期限是民國109年(2020年)6月2日,事實則是違建工廠問題依舊如故。

面對這個馬上要面對的「109大限」,廠商幾成數個田園工廠協會與政府對口、爭取合法化;立委倒是不分藍綠、一致的支持廠商的合法化;環團則強力反對,認為不該把違法又破壞環境、影響農地使用的違建工廠合法化,政府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坦白說,最糟糕的處理方式,當然就是就地合法化,違建工廠違法蓋在農地,貪圖的其實就是低成本,不必花高價去工業區購地進駐、不用負擔高昂的環保花費,政府要違建工廠進駐附近的工業區時,廠商最直接的反應都是:成本太高、無法負擔。這其實也代表違建工廠的競爭力來源之一就是違法帶來的低成本,然後把其它外部成本讓社會負擔。

政府如果讓違建工廠就地合法,其實等於無視此因素帶來的不公平競爭,而違建工廠對附近環境、農地造成的污染與破壞,也不必負擔賠償之代償與責任。長期而言,這種作法就是造成道德風險,變相鼓勵非法。因此就地合法化不宜採用。

但現實情況來看,要「完全執法」也為難;對官員所言,數萬家違建工廠、養活了數十萬人,創造出上兆產值─而且,外界可能沒想到的是,這些違建工廠不是全部屬低階、無技術層次可言的工廠,有些農地工廠雖然不起眼、營收不是數百億元起跳,但卻是某些領域的「隱形冠軍」,甚至打入重要跨國企業的供應鏈。要官員鐵面執法一刀切,取締關閉所有違建工廠,既作不到也不敢作、甚至不願作。

至於民代,當然是毫無猶豫、義無反顧的協助廠商合法化,因為裡面既有選票又有鈔票;政黨─不論民進黨或國民黨,情況雷同,特別是明年1月就要總統大選、立委改選,絕對沒有強力執法、拆除違建的誘因動機,那簡直是政治自殺。最後,只剩下環團會持續反對合法化而已,而那些「不食人間煙火」的環團大概不會得到太多民眾支持,所以,幾乎可以確定政府絕對不會嚴格執行取締、拆除。

不過,在鐵面執法拆除與就地合法化之間,其實還有相當的距離,也有不少方案可供選擇,基本原則則是:要合法化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作為補償、補貼過去對週圍環境造成的負面影響之用;而違建工廠要取得合法化,必然要符合現行法令與標準─包括排放、排廢水的環保標準、污水處理設施等。

此外,中長期所言,集中設置與管理亦有必要;大小不一的工廠散落在一望無際的綠色農田中的「田園工廠」景觀,絕對不是農村的美景,而是讓大大小小的污染源侵入廣大的農地中無法管理。

面對大選即將來到,蔡政府要處理違建工廠,必然是難逃政治算計、選票考量;但與此同時,對基本的公平原則、避免環境污染與破壞農地、及切勿造成「非法即合法」的道德風險後果,也一定要把握切勿放鬆。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