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觀察》全面封堵批判聲音的中國,卻能夠贏得聯合國人權戰?

2018-12-18 05:50

? 人氣

海外維吾爾人抗議新疆人權問題。(AP)

海外維吾爾人抗議新疆人權問題。(AP)

很少國家比中國更努力,在聯合國封堵對本國人權紀錄的批評聲音。而且中國的作為可能讓其他侵權政府更容易逃避追究。各國政府,以及聯合國體系本身,應當抵制這種干預。

中國政府在習近平領導下,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罄竹難書,包括在他2013年上台後不久就展開打壓人權律師與維權人士的行動,以及表面上已修法嚴禁卻仍普遍存在的公安刑求問題。

同時,中國還處心積慮削弱或阻撓聯合國主要人權審查機制、放鬆關鍵標準、確保它的人權紀錄有褒無貶。只有極少數、甚至沒有任何聯合國高級官員會在訪華或與中國領導人會面時提到中國政府的人權紀錄。

2017年,人權觀察揭發北京企圖限制聯合國人權專家和幕僚發聲,阻止國內異見人士參與聯合國程序,以及操弄規章程序為有利中國的觀點護航。其總體效果是:聯合國審查機制遭到削弱,不僅對中國如此,其他侵權政府也沾光。為回應這種情況,聯合國已開始每年發佈報告,記錄各國人權護衛者因參與聯合國人權活動而遭本國政府報復的情況。

709律師江天勇案持續被國際社會關注,美國、德國等政府多次發表聲明譴責中共當局使用酷刑逼供、及司法不透明等。(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圖片)
709律師江天勇案持續被國際社會關注,美國、德國等政府多次發表聲明譴責中共當局使用酷刑逼供、及司法不透明等。(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圖片)

今年3月,中國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在人權領域促進合作共贏」決議案。它的標題看來無害,但內容足以架空讓各國對侵犯人權行為負責的程序,改以「對話」取代。

它沒有具體說明,當侵權國家拒絕與聯合國專家合作、對人權護衛者進行報復或積極拒絕人權原則時,應該採取何種行動。甚至也沒說明,當重大人權侵犯無法透過「對話」與「合作」解決時,人權理事會本身可以發揮什麼作用。然而,該決議竟獲壓倒性多數通過,實在令人扼腕。

8月,中國接受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的審議,顯然企圖悄悄蒙混過關。好在委員會成員提出各種尖銳問題,特別是關於中國在新疆實施的「嚴打」政策,導致高達百萬突厥語系穆斯林據信被任意拘押在「政治教育營」,中國才被迫承認這種營區的確存在。

到了11月初,人權理事會對中國人權紀錄進行普遍定期審議(UPR),即聯合國成員國互相檢討的一種程序。會中二十多個國家努力阻止中國大肆為自己洗白,它們指責北京在新疆任意拘押大量人員,對批准公民政治權利公約毫無寸進,以及迫害強迫失蹤眾多人權律師和維權人士。這些挺身而出的國家,不僅是在捍衛飽受人權侵犯的中國人民,也是在維護人權理事會追究中國侵權責任的職責。

11月26日,在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一場關注新疆人權狀況的新聞發布會上,29歲的維吾爾族女子米娜(中)回憶起自己在「教育轉化營」中的經歷,幾度難掩悲傷情緒。(美國之音)
11月26日,在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一場關注新疆人權狀況的新聞發布會上,29歲的維吾爾族女子米娜(中)回憶起自己在「教育轉化營」中的經歷,幾度難掩悲傷情緒。(美國之音)

但這次審議仍因聯合國協助中國排除批評意見而留下污點。聯合國官員對讚揚中國人權紀錄的提交文件照單全收,卻無故刪除香港、西藏和維吾爾團體提交的批評性文件。被刪除的文件大部分在最後一刻獲得復原,但損害已經造成。

這有什麼大不了呢?一旦中國在前述決議(只有美國投下反對票)提倡的觀念成為人權理事會的實際運作準則,全世界因國家行為遭受侵害的人士,包括緬甸、南蘇丹、敘利亞和葉門民眾,將再也難以要求政府為暴行負責。

相反地,他們將被迫靠邊站,寄望暴虐政府停手,或通過「對話」、「合作」解決事端。如果聯合國在審查強權成員國時不能力挺自己的專家和程序,反而配合強權壓制而非維護批評意見,我們每個人的權利都將岌岌可危。

新任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今年9月首次在人權理事會演說就引起軒然大波,因為她呼籲中國允許聯合國調查員進入新疆。11月下旬,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訪問中國卻未能恪守其人權使命,對於新疆大規模任意拘留問題,沒有公開質疑中國當局或表達關切。

*作者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為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本文原刊《The Hill》,授權轉載。(原標題為:Is China winning its fight against rights at the UN?)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