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習近平的沉默南巡

2018-11-04 06:20

? 人氣

「南巡」路上,習近平只好除了一些不著邊際的空話、套話之外,什麼實質性的話也不說,以避免被外界「過度解讀」。(資料照,美聯社)

「南巡」路上,習近平只好除了一些不著邊際的空話、套話之外,什麼實質性的話也不說,以避免被外界「過度解讀」。(資料照,美聯社)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習近平展開異常「低調」的「南巡」,先抵達廣東珠海市,考察橫琴新區高新技術片區,以及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和格力集團。次日上午,出席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二十四日上午,在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深圳前海蛇口片區考察調研。行程中,習近平既沒有像他剛上台時到廣東視察那樣,向「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雕像敬獻花籃;而其,在其宣布港珠澳大橋開通時也未發表演講,只説了一句話、短短十二個字——「我宣佈,港珠澳大橋正式開通。」

習近平並不是一名惜墨如金、謹言慎行的領導人。在前一年的中共十九大上,他所作的報告的長度,超過了中共歷史上任何一屆黨魁。習近平所作講話的長達三個半小時,當然不是故意要折磨那些列席會議的、年老體衰的元老。曾任白宮高級顧問的班農批評西方主流媒體使用一種輕蔑的和娛樂化的方式來報道此事:

「習在他發表的三點五小時的講話中道出了他們未來全球霸權統治的計劃,而西方對此根本沒有人關注。當你觀看美國電視節目時,你不會看到對這條新聞的大幅度報道,你看不到連篇累牘的文章,沒有人關註它,就好像根本沒有這件事。其實美國的電視節目,它缺乏我們所需要的嚴肅性,美國電視節目播放那個演講時差不多是只播出了有江澤民的那部分,他已經九十一歲,大家還記得看到他坐在那里用放大鏡在閱讀演講稿嗎?他一直看著他的手表,因為這場演講長達三點五個小時,而且我相信在九十一歲時,能全程坐下來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他們就播出了這段!這是美國和全球媒體從中獲取的,你知道的那種,搞笑的部分。」

班農接著指出:「但那個講話一點都不好笑,本來就不是為了好笑而作的講話,它是講來在告訴全世界,這是我們努力的方向,這就是我們要做的,這就是我們如何去成為主宰全球霸權的大國。對西方來說,這對西方也不僅僅是一個警告,它實質上是說儒家重商主義的權威模式已經贏了,猶太-基督教的自由民主、自由市場、資本化的西方已經輸了。沒有比這個更加直白了。」那麽,習近平在其「南巡」途中,為什麼不繼續強化其十九大報告中的觀點呢?

中文是一種奇特的語言,偽飾虛驕,大言不慚,可謂舉世無雙。比如,在古代,中原王朝的皇帝若被異族掳到北方去,官方史書一般使用「北狩」這個婉轉的詞語。宋朝的王明清在《揮麈後錄》卷四如此描述靖康之變:「二聖(宋徽宗、欽宗)北狩……」明朝的沈德符在《野獲編》中寫到土木堡之變:「英宗北狩不返……」李卓吾的《忠義水滸傳序》中也寫到:「施,羅二公,身在元,而心在宋,雖生元日,實憤宋事,是故憤二帝之北狩。」「北狩」一詞,字面上的意思是北上狩獵,實則是自己被對方當作獵物一般擒獲,看似避諱,實則為莫大的諷刺。此種自欺而不能欺人的修辭術,在此番中國與美國的貿易戰中,中共官方媒體也在加以沿用。習近平一開始強硬地宣稱對美國「以牙還牙」,然後發現自己的彈藥庫中根本沒有足夠的、刻意跟對方抗衡的武器,於是官媒又悄悄改口説「中國已不屑於實施以牙還牙的直接報復,而是著力通過釋放自身潛力渡過難關」。

1972年2月,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中國,與中國最高領導人毛澤東舉行歷史性會談(AP)
毛澤東就是「無冕之帝」,其兩度「南巡」,改變了中國之政局。(資料照,AP)

有「北狩」,自然也有「南巡」。「巡」也是古代專門用於天子的動詞,一般人擅自使用,那可是要掉腦袋的。中共向來標榜「反封建」,其實自己最「封建」,中共自上而下,完全是一派帝王將相意識。毛澤東就是「無冕之帝」,其兩度「南巡」,改變了中國之政局:一次是文革前夕,鑒於北京已成為劉少奇、彭真派系「水潑不進,針插不進」的「獨立王國」,毛澤東南下策划政變,發動紅衛兵造反,用「新問題」打倒「老革命」;另一次是一九七一年,毛與接班人林彪翻臉,南下召見各地的黨政軍大員,對林彪陣營展開「扔石頭」、「摻沙子」、「挖牆腳」的戰術,最後逼得林彪倉惶出逃,折戟沉沙,死無全屍。而毛之後掌權的鄧小平,也有濃得化不開的帝王意識:一九九二年,鄧看到中國經濟死氣沉沉,經濟上的保守派陳雲捲土重來,幾乎要葬送其經濟改革的成果。於是,鄧小平也學毛澤東來一次「南巡」,重啓經濟改革的步伐,一句「誰不改革誰就下臺」,嚇得如履薄冰的江澤民趕緊跟上。

而習近平在十月的「南巡」之前,九月就先行「北狩」了一趟。在對東北地區的考察中,習近平關注的問題集中在與政權安全息息相關的糧食、裝備製造業、軍隊備戰方面。習近平講了很多話,官媒也報道了很多,習近平講話的焦點在於強調「必須堅持走自力更生的道路」。「自力更生」這個口號是毛澤東在一九三五年發表的《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報告中最早提出的。一九五九年,毛澤東在讀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的談話中,再次強調「自力更生」。毛澤東兩次強調「自力更生」,第一次是在陝甘寧邊區被蔣介石國民政府封鎖的狀態下,再次是在中蘇論戰中蘇關係即將破裂,中國即將同時面對美蘇封鎖的條件下,在這之後中國走向了閉關鎖國的道路。作為被毛澤東思想浸潤骨髓的一代領導人,習近平在中美關係全面對立的背景下重提「自力更生」,其寓意不言自明。

習近平到經濟潰敗、民不聊生的東北地區「北狩」尚且能談笑風生、顧盼自雄,到中國最富庶的珠江三角洲地區「南巡」居然沉默是金、鴉雀無聲,兩相對照,耐人尋味。毫無疑問,既然前面已經有鄧小平長篇累牘的「南巡」講話(一九九二年《深圳特區報》長篇通訊《東方風來滿眼春》,詳細報道鄧小平在「南巡」期間的言論),習近平此次無論講什麽話,都會被拿來與之相比。

李潔明和鄧小平在1980年時於中國北京市會面。(維基百科)
若習近平發表支持鄧小平「南巡」精神講話,也就是鄧的「貓論」與外交「韜光養晦」戰略,但習近平掌權以來的作法都已突破「鄧小平理論」。(資料照,維基百科)

若習近平發表支持鄧小平「南巡」精神的講話,也就是支持鄧小平在經濟上不問「姓社姓資」的「貓論」(「不管白貓黑貓,抓到耗子就是好貓」),以及外交上「韜光養晦」的戰略,但習近平掌權以來的若干作法,都已經突破了「鄧小平理論」——經濟上加速國進民退、重回計劃經濟,外交上打造「天朝帝國」,一帶一路,張牙舞爪。所以,習近平難以言不由衷地舉起鄧小平的旗幟,這樣做無疑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反之,如果習近平全盤掏出「心裡話」,也就是用毛澤東的「前三十年」壓倒鄧小平的「後三十年」,他又害怕「亮劍」之後引發政治、經濟領域的「海嘯」,甚至危及中共政權的穩定。中美貿易戰剛剛開打,中國就已經自食其果、烽煙四起。即便習近平有本事擺平黨內不同派系的異見,他卻無法點石成金,振興萎靡的經濟。

所以,「南巡」路上,習近平只好除了一些不著邊際的空話、套話之外,什麼實質性的話也不說,以避免被外界「過度解讀」。過去幾年來,習近平自己造成了「一言九鼎」的局面,結果卻落入「你的舌頭是敞開的墳墓」的窘境之中。

*作者為旅美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