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習近平的沉默南巡

2018-11-04 06:20

? 人氣

「南巡」路上,習近平只好除了一些不著邊際的空話、套話之外,什麼實質性的話也不說,以避免被外界「過度解讀」。(資料照,美聯社)

「南巡」路上,習近平只好除了一些不著邊際的空話、套話之外,什麼實質性的話也不說,以避免被外界「過度解讀」。(資料照,美聯社)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習近平展開異常「低調」的「南巡」,先抵達廣東珠海市,考察橫琴新區高新技術片區,以及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和格力集團。次日上午,出席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二十四日上午,在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深圳前海蛇口片區考察調研。行程中,習近平既沒有像他剛上台時到廣東視察那樣,向「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雕像敬獻花籃;而其,在其宣布港珠澳大橋開通時也未發表演講,只説了一句話、短短十二個字——「我宣佈,港珠澳大橋正式開通。」

習近平並不是一名惜墨如金、謹言慎行的領導人。在前一年的中共十九大上,他所作的報告的長度,超過了中共歷史上任何一屆黨魁。習近平所作講話的長達三個半小時,當然不是故意要折磨那些列席會議的、年老體衰的元老。曾任白宮高級顧問的班農批評西方主流媒體使用一種輕蔑的和娛樂化的方式來報道此事:

「習在他發表的三點五小時的講話中道出了他們未來全球霸權統治的計劃,而西方對此根本沒有人關注。當你觀看美國電視節目時,你不會看到對這條新聞的大幅度報道,你看不到連篇累牘的文章,沒有人關註它,就好像根本沒有這件事。其實美國的電視節目,它缺乏我們所需要的嚴肅性,美國電視節目播放那個演講時差不多是只播出了有江澤民的那部分,他已經九十一歲,大家還記得看到他坐在那里用放大鏡在閱讀演講稿嗎?他一直看著他的手表,因為這場演講長達三點五個小時,而且我相信在九十一歲時,能全程坐下來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他們就播出了這段!這是美國和全球媒體從中獲取的,你知道的那種,搞笑的部分。」

班農接著指出:「但那個講話一點都不好笑,本來就不是為了好笑而作的講話,它是講來在告訴全世界,這是我們努力的方向,這就是我們要做的,這就是我們如何去成為主宰全球霸權的大國。對西方來說,這對西方也不僅僅是一個警告,它實質上是說儒家重商主義的權威模式已經贏了,猶太-基督教的自由民主、自由市場、資本化的西方已經輸了。沒有比這個更加直白了。」那麽,習近平在其「南巡」途中,為什麼不繼續強化其十九大報告中的觀點呢?

中文是一種奇特的語言,偽飾虛驕,大言不慚,可謂舉世無雙。比如,在古代,中原王朝的皇帝若被異族掳到北方去,官方史書一般使用「北狩」這個婉轉的詞語。宋朝的王明清在《揮麈後錄》卷四如此描述靖康之變:「二聖(宋徽宗、欽宗)北狩……」明朝的沈德符在《野獲編》中寫到土木堡之變:「英宗北狩不返……」李卓吾的《忠義水滸傳序》中也寫到:「施,羅二公,身在元,而心在宋,雖生元日,實憤宋事,是故憤二帝之北狩。」「北狩」一詞,字面上的意思是北上狩獵,實則是自己被對方當作獵物一般擒獲,看似避諱,實則為莫大的諷刺。此種自欺而不能欺人的修辭術,在此番中國與美國的貿易戰中,中共官方媒體也在加以沿用。習近平一開始強硬地宣稱對美國「以牙還牙」,然後發現自己的彈藥庫中根本沒有足夠的、刻意跟對方抗衡的武器,於是官媒又悄悄改口説「中國已不屑於實施以牙還牙的直接報復,而是著力通過釋放自身潛力渡過難關」。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