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裁驛站」明崇禎造就李闖王,「搶北農」蔡總統成就韓國瑜

2018-10-17 06:10

? 人氣

「韓國瑜,為何能在短短一年的時間內,讓民進黨『膽戰心驚』?除了韓本身的人格特質、陳其邁『先天的限制因素』外,只能怪明崇禎附了蔡英文的身,硬搶了北農『區區年薪250萬』的位置,讓他因緣際會成了吳敦義的高雄市黨部主委,這一切豈非天意及天命乎!」(資料照,盧逸峰攝)

「韓國瑜,為何能在短短一年的時間內,讓民進黨『膽戰心驚』?除了韓本身的人格特質、陳其邁『先天的限制因素』外,只能怪明崇禎附了蔡英文的身,硬搶了北農『區區年薪250萬』的位置,讓他因緣際會成了吳敦義的高雄市黨部主委,這一切豈非天意及天命乎!」(資料照,盧逸峰攝)

在台南軍事監獄服務時,無論是主持新進收容人或服刑屆滿出獄典禮場合,我最常講的一句話就是:「千金難買早知道,人生沒有後悔藥」。這句話適用範圍極廣,從貪污入獄的總統、到選錯股住套房的投資人、或是所嫁非人的怨偶等。

這種「悔不當初」的心態,往往就是考驗一個人,或一個領導者在初心發動時的抉擇與判斷。一旦事過境遷成為歷史,就很難再去假設當初如果⋯⋯,因為歷史不容假設。尤其看到近日民進黨窮盡「傾國與傾城」之力,上至總統、院長及秘書長等三巨頭,以及高雄十大立委、33席市議員(另加外籍兵團),展開「十面埋伏」,全面獵殺韓國瑜。

手段花樣百出,有抹黑的、有塗黃的、有潑紅的,其中最卑劣的是蔡總統的:「消滅母語」;最沒邏輯的是菊媽:「連路都不熟」;最惡毒的是劉世芳:「中國勢力滲透」;最沒水準的是洪耀福:「吳敦義任內愛河是臭的」(如陳水扁任內無機捷般可笑)。由這些荒謬的言詞中,可窺見韓對陳的威脅已讓民進黨從「坐立難安」,進化到「寢食難安」的地步。然試問何以致之?

回顧今年三月七日,陳其邁在民進黨初選中以壓倒性的票數奪魁,那時的高雄滿街道的巨型看板,都由陳其邁、管碧玲等五位候選人佔滿,這其中任一人初選過關,就準備躺著當市長,此幾乎是高雄人的一致共識(正如台南人的西瓜共識一樣)。那時韓主委就任未滿半年,一窮二白,連看板都沒半個,黨部油漆剝落、寥寥花籃已謝盡,彼時說韓國瑜會勝選的人,絕對會被視為精神異常或宿醉未醒。

由於居住高雄地利之便,筆者得以近距離察其質、聽其言、觀其行。是以在去年11月就大膽投書風傳媒:《從艾森豪看韓國瑜2018高雄的「諾曼第」之役》;今年2月再投書《從「軍師聯盟」看韓國瑜的勝出》。結果被前國軍高雄總醫院牙科主任朱廣武善意規勸:「廖sir,寫文章時不要喝茫了!」;前三軍總醫院北投分院院長曾冬勝笑著說:「韓國瑜何許人也?」

言歸正傳。今天就從歷史的演譯來研析,韓為何將「終結」民進黨在高雄20餘年的霸主地位?史學家費夫爾(L.Febver)曾說:「歷史其實是根據活人的需要向死人討答案,在歷史理解中,現在與過去一向是糾纏不清的」;正如文章標題一樣。

把時光倒流至1644年4月,當李自成的農民大軍殺進北京城時,明崇禎慌亂在煤山自縊前一刻,有四件事最為懊悔:第一是為何要裁掉驛站;第二是為何不及早遷都南京;第三是為何不接受闖王「分國而王」的提議;第四是為何派那麼多的東廠宦官作「監軍」,而紫禁城守備監軍太監曹化淳竟然開彰義門投降。此正證實了「千金難買早知道」,這句千古名言。

而闖王李自成之所以能成為大明王朝277年的掘墓人,完全是歷史的偶然與必然,李不過是引爆汽油的人(因政權腐化、官員橫征暴斂,民不聊生,已達「易子而食」的慘境)。綜觀李的出身極其普通,僅是驛站的小小驛卒,想過著庶民的溫飽生活,無奈明思宗竟聽信毛御史的奏言,將每年「區區68萬兩」經費的驛站裁撤,逼著李成為失業的北漂青年,不得不加入飢民行列,最後竟成為百萬農民大軍的領袖,這一切只能歸諸於天意及天命(恰如朱元璋從小和尚肇建了大明王朝般神奇)。

綜觀歷史悲劇的開端,往往由因果關係的「巧合」串聯而成,始於天象示警,流於鬼神卦卜。話說崇禎在甲申年最後一個春節前夕,因心亂如麻微服出訪,特地到一個測字神準的攤位測國運,崇禎隨手寫了一個「友」字,結果測字先生皺著眉頭說:友字乃「反」字出頭,代表反賊李自成已經出頭了,國運大為不利呀!

崇禎極為不悅,轉口辯說我想寫的是有沒有的「有」字,測字先生眉頭益增深鎖的說:這回更不妙,有字拆開,就是大明兩個字各去掉了一半。只見崇禎更加氣急敗壞的說,不對不對,我想寫的是申酉戍亥的「酉」字,測字先生面色沉重的說:不得了!酉字就是把「尊」去頭去尾,這不是說皇帝連「頭」都不保了嗎?

再把時間拉回到2016年總統大選前,台南的南鯤鯓代天府在春節國運籤抽到「武則天坐天」,被認為是預言蔡英文將會當選總統。結果1月16日蔡果然當選;2月21日蔡由廟方帶領向眾神上香還願。2017年蔡總統抽到的國運籤為:「一重江水一重山,誰知此去路又難,任他改求終不過,是非到底未得安」。廟方表示,這是近幾年來少見的下下籤。

無獨有偶,今年抽到的「丙子籤」也是下下籤,籤首為「漢李廣父子陣亡」,籤詩為:「命內正逢羅孛關,用盡心機總未安,作福問神難得過,恰是行舟上高灘」。所謂「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蔡總統最近荒誕的施政作為,均可投射到最新最低民調27%的支持度上。

揆諸從吳音寧、管中閔風暴延燒至今未歇;蘇嘉全、林聰賢欺上瞞下,將全台水利會改為官派;「823泡戰」,高雄市民水深火熱,馬路5000個坑洞,高官卻出國旅遊;總統坐雲豹車揮手勘災,賴院長牽拖「上帝」;促轉會張天欽甘作東廠、黃煌雄掛冠求去;為救新北選情,「以觀塘換深澳」,詹順貴副署長豈能厚顏棧戀。是以高達63%的反對民調數字,又豈突然哉!

準此,明崇禎裁撤驛站,不過是在他諸多胡亂改革中佔了極小篇幅,真正敲響他喪鐘的人,是他自己的剛愎自用,以及他任用的貪官汙吏,而「李自成們」的出現,只是天意上的巧合,時間上的早晚罷了。

至於韓國瑜,為何能在短短一年的時間內,讓民進黨「膽戰心驚」?除了韓本身的人格特質、陳其邁「先天的限制因素」外,只能怪明崇禎附了蔡英文的身,硬搶了北農「區區年薪250萬」的位置,讓他因緣際會成了吳敦義的高雄市黨部主委,這一切豈非天意及天命乎!

最後套句老祖宗的話:「自助、人助、而後天助」,應證了韓國瑜1124「諾曼第」登陸必能成功。

*作者為奇策盟文宣部主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