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的海鮮是他們抓的嗎?美聯社揭露東南亞奴工悲歌

2015-04-04 22:24

? 人氣

印尼是東南亞最大的經濟體、也是G20成員,該國人口近半數從事服務業,其餘則以農業與工業為大宗。但印尼的漁業最近卻躍上國際媒體焦點,因為在印尼離島竟發生數千位外籍漁工慘遭奴役的悲慘事件。追蹤報導此事的美聯社稱,此案揭露的是你我餐盤裡的海鮮可能來自奴隸的血汗勞動、國際漁獲供應鏈的獲利可能也與此有關。印尼當局目前已介入安置,許多受害者都急欲回國與家人團聚。

印尼奴工。(美聯社)
外籍奴工被問到想不想回家,所有人都舉手表達意願。(美聯社)

全世界的消費者可能都是客戶

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上周表示,在印尼漁業部發佈捕魚禁令,準備大力取締在印尼漁場非法捕魚的外國漁工之後,班吉那(Benjina)一帶有多達4千名遭奴役的外籍漁工在當地受困。這些奴工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根據美聯社1年來的衛星定位與祕密查訪,這些奴工的漁獲會送上冷凍貨櫃,運回泰國的國際魚市,再轉售到歐美及亞洲國家,因此世界各地的消費者都有機會享用這些奴工的「奴役成果」。

印尼奴工。(美聯社)
奴工近似牢獄的生活環境。(美聯社)

「如果那些歐美人士吃了這些魚,他們應該要記得我們。」「海裡堆著我們的屍骨,大概能堆出一座島。」——班吉那漁村的奴工

這些漁獲的去處甚至包括知名賣場沃爾瑪(Wal-mart)、加州的高檔餐廳以及愛慕斯(IAMS)等寵物飼料的加工廠。這些海上奴工的境遇讓人難以想像,只要有所抱怨或想要休息,船長甚至會拿毒魟魚的尾鰭鞭打他們、用類似泰瑟槍(一種電擊武器)的武器攻擊他們,生病了當然也得不到醫療照顧。一位逃出班吉那的奴工說:「如果那些歐美人士吃了這些魚,他們應該要記得我們。」因為「海裡堆著我們的屍骨,大概能堆出一座島。」

印尼奴工。(美聯社)
奴工控訴他被騙到這裡,工作文件上除了照片之外,所有的資料都是假的、也不是他自己填的。(美聯社)

被賣、被騙 從此落入人間地獄

這些奴工當然不是自願為奴,而是被誘騙或販賣到這裡。像是一些來自泰國的受害者表示,他們當初在泰國國內找到這份工作,但簽下假的工作契約後,卻被帶到印尼離島打漁,回不了家。根據美聯社調查,部分奴工是被假雇主以1000美元(約台幣3萬元)賣掉,每天的工作時間長達20到22小時,一整天只能吃到幾口咖喱飯果腹、被迫喝下髒水、睡在僅能勉強躺下的狹小空間裡,很多人根本拿不到任何薪水。除了泰國之外,也有人來自緬甸跟柬埔寨。42歲的柯溫溫(Win Win Ko)說,他重獲自由後第一件事就是要回鄉探視父母。

印尼奴工。(美聯社)
班吉那的東南亞奴工。(美聯社)

這位笑起來滿口缺牙的緬甸奴工表示,他被賣到印尼之後,就再也沒有跟他父母聯絡,家人們也沒有他的消息。他4年前離開貧困的緬甸家鄉,遠赴泰國打工,卻被騙到班吉那的漁村裡。柯溫溫說他一直想回家,嘴裡的缺牙有4顆都是被泰國船長的軍靴踢掉的,原因是他把漁獲送上甲板的速度太慢。另名叫做奈因(Kyaw Naing)的奴工說:「我能做的,就是跟船長說我受不了了,我想回家。」但他的下場是被關到牢籠裡。在這種環境裡待了5年、10年的奴工大有人在。

地處偏遠 無路可逃

奴工們之所以無法逃走,是因為班吉那位於偏遠的摩鹿加群島(Maluku)。這個過去被稱為「香料群島」的地區距離澳洲超過600公里,每年都有好幾個月的季風降雨,讓一般船隻根本難以靠近,也讓島上充滿了小型袋鼠與罕見的美麗天堂鳥。但這裡也成為奴工們求救無門的地獄,當地除了有奴工的亂葬崗,甚至有奴工證稱,死在海上的漁工就直接被丟進海裡餵鯊魚。Pusaka Benjina Resources公司是當地唯一向官方註冊的漁業單位,在此擁有一個上貨碼頭、一棟5層樓的辦公大樓。根據官方資料,這間公司擁有90艘漁船,但他們拒絕回答美聯社的任何提問。

印尼奴工。(美聯社)
奴工的墳墓僅簡單用小木牌標示姓名。(美聯社)

美聯社報導,印尼的官員介入調查後,他們對當地的漁工表示可以用船先載他們離開,以確保他們的安全。消息傳開後,結果又有3百多名漁工從附近的漁船、村落、甚至是叢林裡冒出來,也要求一同離開。他們在傾盆大雨中,提著裝了自己僅有家當的塑膠袋,通通擠在碼頭上等著官方派來的救命船,生怕走慢了,又被留在這座「奴隸之島」。一位印尼官員已經允諾,不會把任何一個人留在這裡。

印尼奴工。(美聯社)
印尼官員3日正在詢問奴工。(美聯社)

印尼當局表示,當地能夠幫忙的人手不夠,因此已經擠滿7艘漁船的受害者會先被帶到附近的圖爾市(Tual),由漁業部幫他們安排住處,以便一一核實身份。漁業部的代表庫蘇馬( Ida Kusuma)說:「我也很希望早點帶他們回家,但這件事急不得。」他也表示,下一步的工作是跟這些受害者國家的移民單位聯繫,合作把人送回去。

印尼奴工。(美聯社)
班吉那奴工在海上工作的情況。(美聯社)

有人不想走 因為還沒領到薪水

大部份受害者都只想早點回家,但也有人另有打算。大約50名來自緬甸的奴工就拒絕離開,他們說他們苦了這麼久,卻一毛錢也沒有領到,所以他們要拿到錢才願走人。目前緬甸方面已經表示,會派遣官員到當地了解情況,並且設法幫助自己的國民返國。泰國方面則已經派人前來瞭解,但他們主張這些漁工全部是泰國國民,否認存在外籍奴工,這與美聯社的報導及印尼當局的調查完全相左。

印尼奴工。(美聯社)
泰國官員在視察當地後表示:「一切很好,沒有問題。」(美聯社)

泰國官員:他們過得很好,只是有人生病想回家

泰國警方代表安納奎(Saritchai Anekwiang)說:「我們檢視了這些漁船跟船員,他們大多過得很好,只是其中有些人生病了、想要回家。」「一般來說,這些漁船的狀況都很不錯。」不過泰國最大的海產公司泰聯冷凍食品(Thai Union Frozen Products)已經宣布,停止跟此案的漁獲來源合作,因為他們可能涉及奴役漁工及其他虐待情事。

在讓人垂涎欲滴的海鮮背後,卻隱藏著數千名奴工的血淚勞動。(聖塔莫尼卡海產官網)
在讓人垂涎欲滴的海鮮背後,卻隱藏著數千名奴工的血淚勞動。(聖塔莫尼卡海產官網)

美國一間大型國際漁獲供應商「聖塔莫尼卡海產」(Santa Monica Seafood)承認,其實他們不清楚漁獲供應鏈的全貌,尤其是當供應商來自海外時,更是如此。這家公司是美國重要的國際漁獲供應商,採買人員遍及世界各地,供貨對象則包括餐廳、超市與直營店。美聯社稱,泰國是美國重要的海產來源,泰國每年輸出70億美元的海產,美國就採購了其中2成左右。但是美國國務院去年將泰國列入黑名單,因為泰國對人口販賣查緝不力,跟北韓、敘利亞與伊朗已列在同一等級。

印尼奴工。(美聯社)
在碼頭等待被印尼當局接走的奴工,有人一臉欣喜、也有人滿臉擔憂。(美聯社)

「我以為我這輩子會死在這裡。」——一位逃出班吉那的奴工邊擦眼淚邊說。

美聯社說,目前印尼警方正在調查相關罪證,以決定是否要移送檢方繼續查辦。在這些「奴隸之島」的碼頭上,目前仍有許多提著塑膠袋、背著背包、拉著行李的漁工,許多人都對脫離奴役生活感到振奮,但是也有人的臉上刻畫著恐懼與未知,因為歷經苦難的他們,已經不知道還能期待些什麼?一個奴工哭著說:「我以為我這輩子會死在這裡。」另一位來自緬甸的32歲漁工說:「我真的很高興,但我也很困惑。我不知道回到緬甸以後,我的未來又在哪裡?」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