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愛子獨留難民營,伊朗難民母子來台就醫

2018-03-14 18:08

? 人氣

澳洲政府為了安置難民,2012年重啟了位於南太平洋島國諾魯的境外難民營,2016年揭露的「諾魯檔案」記錄了2013年5月至2015年10月間,澳洲政府在此主導的人權侵害事件。迄今為止,仍有許多難民被拘留在諾魯,身心持續受到威脅與傷害,如今更有一對伊朗難民母子赴台就醫,將在台安醫院接受手術。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55歲的伊朗女性法蒂梅(Fatemeh)和17歲的兒子,於2013年面臨嚴重的家暴,因而放棄工作和財產逃離家園,同年8月被安置到諾魯(Nauru)拘留營,並獲承認難民身分。不過法蒂梅一直都有心臟疾病,醫生判定她隨時有可能發病,甚至死亡,需要接受手術,但就醫的行程延宕了18個月,因為她強烈要求與兒子同行,一直未獲允許。9日,澳洲邊防局(Australian Border Force)才默許法蒂梅和兒子搭機前往台灣接受手術。

法蒂梅的兒子也有嚴重的心理健康問題,未成年的難民也很容易在拘留營內遭受騷擾與暴力,這兩項因素讓法蒂梅不願與兒子分開。她說:「對我來說,死亡和離開兒子是同一件事。如果沒有他在身邊,我哪裡都不會去,我們只剩下彼此了。」

諾魯位於南太平洋,是世界上最小的島國,也是台灣的邦交國。法蒂梅和兒子與澳洲政府指派的醫療人員、防護人員同行,飛航費用由澳洲政府承擔。她將在台北台安醫院接受手術,兒子則會接受心理治療。他們在台灣的停留時間尚未確定。

抵達諾魯後 身心健康急轉直下

雪梨大學(University of Sydney)健康科學學院(Faculty of Health Sciences)教授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提供的醫療評估報告顯示,自從法蒂梅抵達諾魯拘留營之後,健康狀況便出現明顯的惡化。她的心理困擾(psychological distress)也隨著時間和兒子的精神狀況而漸趨嚴重。她的兒子表現出消沉、退縮與敵意,並曾兩度試圖自殺。

辛格指出,在法蒂梅尋求政治庇護並被安置到拘留營之前,她從未有過心理疾病。「從她的心理健康評估可以很清楚地發現,她承受的心理壓力和痛苦,與兒子的狀態以及對現況感到的絕望密切相關。她經常做被殺害的噩夢,也對兒子的安危與未來感到畏懼。」辛格還寫道:「她的兒子從沒離開過母親,因此法蒂梅有充足理由擔心兒子沒人保護,若是她自己離開,兒子可能在諾魯被其他人欺負或者傷害自己。」

諾魯當地的官員證實,拘留營的醫生考量法蒂梅的病情,至少向澳洲邊防局申請5次醫療措施:2016年9月2次、2016年11月1次,2017年1月2次,但邊防局都已「現行政策」為由,拒絕讓法蒂梅與兒子同行,她的手術也因此延宕。

澳洲政府拒絕對法蒂梅的案例做回應,並曾發布聲明:「發生在諾魯的醫療議題是諾魯政府的責任,出於醫療需求而轉移人員的每個案例應分別考慮,並向提供醫療服務的機構諮詢。」

法蒂梅表示,在拘留營度過的4年,不僅讓她的健康狀況惡化,也消耗她繼續堅持的信念。「當我還在伊朗的時候,雖然生活狀況很糟,但我內心的力量支持我對抗困境,讓我覺得我能起身捍衛基本權利。但在諾魯遭受的折磨,持續消耗這股內心力量。是我兒子焦慮、悲傷的眼睛讓我停止陷落下去。」

她說,自己的故事被外界聽見,讓她重建自信。「現在我重新獲得能量,著眼我兒子和我的生活。我真誠地希望我的故事可以啟發所有被噤聲的女人,鼓勵她們為自己的權利發聲,為了幸福、希望和健康努力奮鬥。」

台灣非聯合國會員國 難民無法尋求保護

部分拘留在諾魯的難民以及尋求庇護者,都在澳洲邊防局的安排下,前往台灣接受治療。拘留營與難民相關政策規定,管理單位應避免身體狀況危急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前往澳洲,因為他們有機會訴諸法律程序保障自身權益,當地法庭很可能發布命令,讓他們不必重回諾魯拘留營。相較之下,因為台灣不是聯合國(UN)大會會員國,所以難民無法援引難民地位公約要求保護。

諾魯曾與台灣斷交、與中國建交,但2005年又與台灣恢復邦交。諾魯曾是磷酸鹽的主要出口國,近年則仰賴外國經援勉力維持經濟。揭密網站「維基解密」(WikiLeaks)揭露,台灣以計畫資金的名義,每月提供內閣首長5000美元(約15萬新台幣),國會議員每月2500美元(約7.4萬新台幣)資金,以維持兩國邦交。澳洲官方則要求諾魯與中國復交,但諾魯拒絕照做。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