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奧落幕,然後呢?當觀光客與選手離去 繁華落盡的平昌僅剩負債與民怨

2018-02-22 09:30

? 人氣

南韓平昌郡江陵市街頭的奧運五輪。南韓政府耗資14兆辦冬奧,讓地方政府債台高築。(美聯社)

南韓平昌郡江陵市街頭的奧運五輪。南韓政府耗資14兆辦冬奧,讓地方政府債台高築。(美聯社)

南韓平昌冬季奧運熱鬧進行中,南韓政府不惜砸下14兆(約新台幣3822億元)鉅資興建6個新場館,翻修6個舊場館。隨著25日冬奧落幕,觀光客與選手離去,龐大的債務、場館維持的經費將是地方政府的重擔。當地民眾也怨聲載道,批評政府舉債辦冬奧,地方社會福利卻極度缺乏,公帑根本沒用在刀口上。

位於東北部江原道的平昌使用了12個場館作為冬奧比賽場地,其中有6個新建、6個翻修。《美聯社》報導,整個平昌冬奧耗資約14兆韓元(約新台幣3822億元),比原本預估的8兆韓元(約新台幣2184億元)高岀快一倍。其中,中央負擔約7兆韓元、主辦地方政府江原道、江陵市與平昌郡等則負擔3653億韓元(約新台幣100億元)。此外,新開設的平昌與首爾往返列車也花費約3兆6000億韓元(約新台幣1000億元)。

南韓平昌郡江陵市的ㄧ家餐廳。南韓政府耗資14兆辦冬奧,讓地方政府債台高築。(美聯社)
南韓平昌郡江陵市的ㄧ家餐廳。南韓政府耗資14兆辦冬奧,讓地方政府債台高築。(美聯社)

南韓經濟發展最低的地區之一 平昌盼靠冬奧一舉翻身

平昌位於南韓北部,距離北韓邊境僅80公里,冬天積雪深厚,台地地型平均海拔約800公尺,大部分區域都被森林覆蓋。過去當地以礦業為主要經濟來源,專門出產無煙煤,但2000年以後隨著產業轉型,礦業沒落,平昌也成為南韓經濟發展程度最低的地區之一。

為了挽救經濟,政府開始在當地經營大型賭場,十幾年來賭場卻沒為當地經濟帶來顯著改善,年輕人口流往大都市。留在當地的只剩荒廢的礦場和破舊不堪的房屋,貧窮及人口老化問題相當嚴重。近幾年滑雪、滑冰和雪橇在南韓興起,平昌才轉而成為滑雪勝地。

南韓政府希望透過冬奧讓平昌再現1988年的首爾「奧運經濟奇蹟」。首爾(舊名漢城)於1988年主辦第二十四屆夏季奧運會,向全世界展現南韓經濟的蓬勃發展,成功打出國家品牌,且奧運為首爾帶來的建設榮景一直持續到之後許多年,成為南韓經濟崛起與民主進步的象徵。

南韓平昌郡江陵市的冬奧場館。南韓政府耗資14兆辦冬奧,讓地方政府債台高築。(美聯社)
南韓平昌郡江陵市的冬奧場館。南韓政府耗資14兆辦冬奧,讓地方政府債台高築。(美聯社)

時空背景不同 冬奧建設恐加速平昌人口外流

但平昌冬奧與20年前首爾奧運時空背景有著極大差異,當年南韓剛脫離韓戰陰影,人口激增,奧運正好加速當時首爾的基礎建設,漢江兩邊出現大量的公園綠地,新的高速公路、橋樑和地鐵路線遍布整個城市,閃閃發光的摩天大樓從舊商業區和貧民窟中拔地而起。
反觀現在的平昌,過度依靠單一產業,導致人口外移老化。政府砸大錢改善交通建設,讓首爾到平昌只需1.5小時車程,但代表觀光客也不需留宿當地,年輕人口也各可能到首爾找工作、定居,加速平昌人口外移。南韓媒體指出,奧運場館及度假村周圍的黃金地段早被國內大企業買走。而冬奧場館未來的營運及營繕費用則由負債累累的江原道政府買單。

江原道當地首長金永哲預估,場館營繕費每年將造成當地政府92億韓元(約新台幣2億5100萬元)赤字,「中央必須挺身而出」。他表示,冬奧後地方政府將與中央商討如何分配未來場館營繕費用。

南韓平昌郡江陵市的冬奧場館。南韓政府耗資14兆辦冬奧,讓地方政府債台高築。(美聯社)
南韓平昌郡江陵市的冬奧場館。南韓政府耗資14兆辦冬奧,讓地方政府債台高築。(美聯社)

有錢辦冬奧,沒錢做社福 平昌居民痛批政府亂花錢

49歲的金晶喜(Kim Jin-hee,音譯)向《美聯社》表示,她不明白政府為何有錢辦冬奧,卻不將公帑用在提升當地的社會福利。在距離平昌不遠的旌善郡經營咖啡店的金晶喜,兒子有腦部發展障礙,需要到特殊學校受教育,但旌善郡、平昌郡及附近的城市幾乎都沒有特殊教育學校。政府花大錢辦體育活動,市民的基礎社會照護措施卻樣樣不足,「我真的有很多怨言」。

另一方面,南韓政府希望利用冬奧將平昌打造成滑雪勝地,但鄰近的中國因為薩德(THAAD)佈署對南韓實施旅遊制裁,歐美觀光客也不太會大老遠飛到南韓滑雪,只能搶攻東南亞和中東市場。南韓經濟研究院(Korea 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研究員尹尚浩(Yoon Sangho,音譯)則說,冬奧會只會讓平昌未來二三十年陷入金融危機,不用期待會帶來觀光熱潮。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