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商失敗險淪街友 他10年咬牙為身障者打造最暖的「家」、借高利貸也不能倒

2017-11-17 07:50

? 人氣

不願乞討卻也找不到工作 扛200萬債務只為還身障者一份「尊嚴」

「身障者也想賺錢,也想過正常人的生活!你叫他當乞丐窩路邊,他們不願乞討,要工資工作,他們能力也不一定能負擔,所以有些在家裡、沒地方可住、住公園或吃親戚朋友的,我們就一個拉一個進來……」陪伴陳安宗10多年、從中國來台灣展開新生活的小茹姐,這樣說起巨輪成長的過程。

「附近居民說我們是『殘障之家』,我是媽媽、宗哥是爸爸,我們就像一家人!」小茹姐說,無論是小兒麻痺、行動不便、智能障礙者,來到巨輪都能安心過生活:「住這邊沒有心理上的壓力,沒有歧視,逢年過節都一起圍爐,對我來說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工作,大家都是辛苦人,聚在一起。」

巨輪補上了社福單位的不足,提供身心障礙者一個家,然而要撐起一個家從來不簡單。小茹姐感嘆,街賣收入不穩定,一包100元分一半給身障者以後,「扣掉本錢根本不夠,那個不夠你要自己來承受,哪怕借高利貸也要借來承受。」

20171012-巨輪協會(謝孟穎攝)
「扣掉本錢根本不夠,那個不夠你要自己來承受,哪怕借高利貸也要借來承受」(謝孟穎攝)

為了巨輪,陳安宗抵押過車子也借過高利貸,隨著身障者人數增加也擴建了二廠,然而在二廠貨裝得滿滿、正要起步時,一場大火燒了廠房跟貨品,讓陳安宗又欠下200多萬元的債務,而且求助無門。

憶起當年,小茹依然難過:「別人都說我們做詐騙集團組織的,我們面對外界誤會不敢大聲去表達,連火災燒光工廠只能吞下,不敢跟誰去講,只能10幾個殘障窩在一個房間裡睡覺,沒有棉被……」

面對突如其來的災難,陳安宗只能拜託廠商出貨不要停,「大家如果共同努力,只要肯賣一定會有收入」,小茹則是奔回中國娘家借錢,才撐過這次危機。

20171012-巨輪協會(謝孟穎攝)
「大家如果共同努力,只要肯賣一定會有收入」(謝孟穎攝)

陳安宗坦承,他與小茹姐不是沒想過要結束掉巨輪、改開計程車賺錢,「但我們身邊有很多身障者,會擔心說他要去哪裡,他沒有家人啊!就算有家人也沒辦法接納他,我也覺得現在這種生活方式比較適合我。」

「在我們這邊看不到貧窮」10年圓夢打造身障者最溫暖的家

10多年來,巨輪不只是身障者的家,也已是陳安宗生活裡無法割捨的一部份,因此他選擇撐下去,再苦也不可能收掉這間公司:「在我們這邊看不到貧窮,如果財力有困難、醫藥費跟家裡有困難,我們都會伸出援手,這是我們這幾年建立起來的信任感。街賣收入變少,大家就沒關係節儉一點,日子還是會過。」

「我們跟他一個住的地方、吃的地方,讓他們可以很驕傲地說老闆給我一包菸、給我一杯飲料、這是我賺來的錢!」這是小茹姐眼中的巨輪,陳安宗則說:「他們進步就是我最大的榮耀,從最惡劣的環境、人家必須支持他們的生活變成不用跟人伸手要錢,就是很好的、最大的進步。」

巨輪的每一位身障者都有自己的房間,寬大的廚房與大餐桌則是每天下班後的聚會所,陳安宗說,就算身障者在街上叫賣不斷被無視、被質疑怒罵,回到家就能忘掉一切疲憊:「心裡的傷自己會癒合,不管你碰到怎樣的事情,回來跟同事聊一聊、喝杯酒、睡一覺,不就好了嗎?」

20171012-巨輪協會(謝孟穎攝)
寬大的廚房與大餐桌,是每天下班後的聚會所(謝孟穎攝)

經2013年《聯合報》報導、2016年正式成立協會、今年《做工的人》作者林立青報導後,越來越多人知道巨輪,也讓陳安宗跟小茹姐慢慢擺脫過去「詐騙集團」、「黑道」的污名,以公益團體的姿態為世人所知。

「如果不是因為你們這群年輕人來拜訪巨輪,我們不會知道自己在做社會參與的工作,過去我們只知道社會大眾說我們在謀利,是這一點讓我覺得一切都值得。」陳安宗說,形象改變對他們來說很重要,這讓身障者也不必像過去那樣辛苦,認真生活還要被批評是騙錢。

20171108-巨輪協會(謝孟穎攝)
形象改變對他們來說很重要,這讓身障者也不必像過去那樣辛苦(謝孟穎攝)

一切總會值得的。陳安宗扛下高利貸、承受誤解10多年下來,也只是為了守護巨輪這個「家」、跟家人們一起生活而已。家人能過得好,對他來說就值得。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