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進入德國的百萬難民後來怎麼了?敘利亞女孩露雅準備上大學 但家人只能待到2020年

2017-09-07 12:00

? 人氣

18歲的嘉娜在牙醫診所工作,未來希望成為牙醫診所的護士。莎娜說自己只有與父親烏瑪及姐姐嘉娜一起逃到德國的短暫記憶,她稱讚梅克爾「很善良」,她的偶像是8歲就到德國的伊拉克庫德裔饒舌歌手科多(Kurdo)。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露雅(中)與妹妹嘉娜及莎娜

露雅起初完全不懂德文,抵達德國5個月後才開始學,她的德文老師不僅不會激勵學生學習,還很固執己見;等到她上德語進階班,還得遠赴離家50多公里的漢堡(Hamburg)上課。經過4年的學習,22歲的露雅現在能說流利的德語,準備上大學,希望未來成為醫護人員。不過,目前只有露雅取得永久居留權,她的家人目前的居留許可權目前只到2020年3月。

露雅說他們一家人好不容易走到現在這一步,她把自己視為全家的發言人,擔任父母的翻譯,從公寓租約到市民田地的嚴格規範都是她負責的範圍,還得陪著爸媽參加小妹莎娜的學校活動。

莎娜與家人

「德國人看我們的眼光已經變了」

露雅說許多德國人都認為難民貧窮又懶惰,她下定決心要改正這個難民形象。此外,她說伊斯蘭教是他們一家人身份認同的核心,但德國人沒意願了解伊斯蘭教,甚至完全不尊重她的宗教,人們會重複問她戴頭巾的原因,卻鮮少有人想聽到答案。德國去年7月發生17歲阿富汗難民持刀斧在火車上隨機砍人案,去年12月底又發生突尼西亞籍難民安姆里(Anis Amri)駕駛卡車衝撞柏林耶誕市集的恐攻事件,露雅說,陸續幾起恐攻發生後,德國人看待他們的眼光完全變了,帶著濃濃的猜疑。

反對接收難民的德國右翼民眾抗議梅克爾難民政策。(美聯社)
反對接收難民的德國右翼民眾抗議梅克爾難民政策。(美聯社)

露雅說不管怎麼樣,自己很感謝德國:「他們收容了我們。」她認為比起待在敘利亞,自己在德國更能實踐夢想,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露雅說這幾年的德國生活並不容易,回想起來百感交集,她說媽媽某天含著眼淚來找她,原來是媽媽找到初到歐洲時、陌生人送她們的禦寒外套:「她哭著對我說『妳不該把它丟掉』,起初我不瞭解為什麼不該丟,但我後來明白對她而言,那件外套象徵我們經歷的一切,象徵她無力保護我們的痛苦心情。」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綉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