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把拜登送進白宮?昔日柯林頓帳下首席策士:白人男性與溫和派選民是關鍵力量

2020-11-17 14:28

? 人氣

即將在明年一月二十日上任的美國候任總統拜登。(美聯社)

即將在明年一月二十日上任的美國候任總統拜登。(美聯社)

2020美國大選雖然已經落幕,由於川普拒絕承認敗選,加上民調預估的「拜登大勝」並未成真,不少人仍對這場選戰充滿疑問。曾是柯林頓首席策士的馬克‧潘16日投書《華爾街日報》,表示將拜登送進白宮的關鍵勢力是白人男性與溫和派選民。他也認為,極端的意識形態對美國社會影響有限,溫和而務實的中間派仍有左右局勢的雄厚實力。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誰是馬克‧潘?

馬克‧潘(Mark Penn)是美國知名的政治策士,最初以民調專家的身份被柯林頓(Bill Clinton)總統延攬進入白宮,以專門設計的民調問卷為其掌握民心與社會動向。馬克‧潘在1996年的總統選戰中則擔任柯林頓陣營的策略長,他所擬定的主攻郊區父母戰略(所謂「足球媽媽」),被認為是柯林頓贏得搖擺選票、順利連任的關鍵。

時任美國總統的柯林頓與其策士馬克・潘(穿白襯衫者)。(翻攝Stagwell官網)
時任美國總統的柯林頓與其策士馬克・潘(穿白襯衫者)。(翻攝Stagwell官網)

希拉蕊(Hillary Clinton)2000年投入參議員選戰後,馬克‧潘也發揮民調專長,為希拉蕊提供許多建言。在2007年的民主黨總統初選內戰,馬克‧潘也擔任了希拉蕊的首席策略師,將其塑造成一位強悍的領導人,並且希望她主攻婦女及中下階層選民,但最後依舊不敵當時人氣爆棚的歐巴馬,馬克‧潘則為此引咎辭職。

離開政治圈的馬克‧潘,後來一度被微軟延攬為執行副總裁與首席戰略長,目前則是數位行銷集團Stagwell Group的創辦人兼總裁,他也是該集團所屬的哈里斯民調(Harris Insights & Analytics)主席。馬克‧潘除了在英語媒體持續發表評論,也在哈佛大學客座主講輿論與民調多年,著有《未來十年微趨勢》(Microtrends squared:the new small forces driving the big disruptions today)等書。

馬克‧潘指出,美國選民4年前雖然將一個惡棍般的政治素人送進白宮,但今年選舉卻讓民主黨人重回權力核心。美國政治看來千變萬化,但其中也保有不變之處。這次總統大選的出口民調就揭示了這個道理:這次的關鍵搖擺勢力,就是那些溫和派與男性選民,是他們將拜登送進了白宮。美國的選民變了嗎?馬克‧潘認為,即便兩黨花費了幾十億美元想要設定議程、增加投票率,但對於投票模式的影響卻是微不足道。

馬克‧潘指出,美國確實遭到兩黨撕裂,但這個國家依舊非常溫和而務實,受到常識的影響也超過了意識型態。對於醫療保險、移民、經濟刺激政策、還有其他棘手的問題,大多數選民更偏好妥協,兩黨的極端分子卻將這些問題的立場推至極限。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民調,這次選舉有24%的選民自認是自由派、38%自認是保守派,還有38%自認是溫和派。從2014年到現在,自由派與保守派的變動不大,自認是自由派的比例下降了2%,保守派則增加了3%。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這場選戰每個人都知道川普在郊區選得不好,不過在少數族裔的表現勝過2016年。馬克‧潘表示,郊區對川普的支持度變化,其實在2018年的期中選舉之前就已經開始,至於少數族裔對於川普的支持變化,相對來說則沒有那麼明顯(佛羅里達州的西語裔選民以及德州邊境城鎮除外)。從CNN的出口民調看來,被一般人忽略的民心向背是白人男性的支持度。白人女性對川普的支持度從11%增加到13%,但白人男性卻從30%驟降為23%。

馬克‧潘認為,拜登確實幾乎贏走了所有的自由派選票,川普則是贏得了保守派的那部分,是溫和派選民讓兩人分出了真正的勝負。因為民主黨人2016大選只獲得了12%的溫和派選票,但今年拜登卻贏得30%的溫和派支持,這是兩場選戰最大的不同—溫和派明顯倒向了拜登,不過民主黨在今年選戰其實贏的驚險。若與他們在2018期中選舉的表現相比,民主黨當時在眾議院選戰領先了將近7個百分點,這個差距在今年的選舉卻縮水了一半以上,馬克‧潘指出,民主黨今年主打的醫療政策確實受到歡迎,但從削減警方經費、開放邊境、到水力壓裂(fracking)議題都不得人心,才會贏得如此驚險。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