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立藩觀點:在資訊不對稱的環境裡抗議達賴喇嘛,中國海外組織有事嗎?

2017-06-24 07:10

? 人氣

2017年6月16日,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C San Diego)發表演講(AP)

2017年6月16日,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C San Diego)發表演講(AP)

在美國,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是留學生群體中數目最多的一群人,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他們具有包容性的一面,不同的大陸人來自不同的省分,操著不同的方言,吃著不同的家鄉菜,這一切是多麼歡樂美好。然而,當他們與我討論到台灣或西藏問題時,氣氛頓時嚴肅起來,我必須聽著他們不斷的重複『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達賴喇嘛是分裂西藏的元兇』等類似的語言。

先不論這個說法的對與錯,我只感覺到要讓十四億大陸人民對同一件事有如此一致的反應,若不是透過某種力量高度集中的強力灌輸,我實在很難理解還有什麼方式能達成這樣一致性的結果,而這些論調卻與於非出生於大陸的華人及諸多外國人的認知有所差異,否則不會因為達賴喇嘛訪問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CSD),而引發中國大陸人的強烈反彈及與其他國家地區包含美國人在內的學生的論戰。

先談談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的反應吧。根據《紐約時報》報導,他們指責「校方的種種行徑無疑不僅違背了尊重、包容、平等、積極的建校精神,更是給廣大華人學生學者的學習熱情澆了一盆冷水」。我當時看到這個指責時就在想達賴喇嘛的到訪不是替UCSD及美國注入了一些西藏元素而增加了美國的文化多樣性嗎?怎麼會說學校的決定是一種『不包容』呢?後來我想了半天才想通,原來是他們認為學校沒有『包容他們不包容達賴喇嘛』的感受。事實上,包容意謂著對不同的觀點事物的兼容並蓄,不包容則反之,這是相反的兩種概念,若包容還包含不包容,那也未免太牽強。

再來關於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這個組織也經常惹人非議,他們在全世界大部分的主流大學都設有分會,但他們與其他國家的海外學生會相比,可能要肩負更多任務。一般國家的海外學生會都是學生自發成立的,目的在於提供該國留學生生活上各種必要的協助,讓他們在海外生活的更順利,同時也兼辦一些跟該國文化有關的活動,如在特定的節日舉辦聚餐等等。

然而CSSA除了照顧大陸留學生的生活外,還必須維護及發揚母國政權的意識形態及利益。海外任何涉及到可能觸怒北京當局的活動,他們都要打頭陣充當反對的急先鋒,可悲的是這些行為並很多時候非自發,而是接受中國領事館的指揮。在本次爭議中,UCSD的CSSA也承認他們第一時間聯繫了領事館,雖然他們轉述領事館不會介入,但事實是否真的如此,我想瞭解中共體制運作的人都知道答案。

事實上,中國大陸在海外的一些組織,從來就不是單純的非政治組織,而是包含了一些類似情報機構的角色在裡面,一旦這樣的組織出現在其他國家,就等於有變相干涉他國內政之嫌,這也說明了為什麼近年來部分的CSSA及越來越多的海外孔子學院遭到其所在國關閉的原因,當然這時候就會聽到這些組織批評其所在國不尊重中國、打壓中華文化,西方的言論自由原來是假的等云云。

不過言論自由並非無限上綱,絕不應包含可能危及到他人自由及生活方式的言論等。長久以來,部分大陸留學生已經習慣於利用民主自由的環境來替專制政權辯護,甚至積極輸出這樣的意識形態,這本身在邏輯上就是一件極其荒謬的事情,今天若非其所在國是民主自由的環境,他們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試問美國可能在中國大陸本土廣設美國文化學院或設立美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嗎?關於這個問題,我要說的也是瞭解中共體制運作的人都知道答案是什麼。

2017年6月16日,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C San Diego)發表演講(AP)
2017年6月16日,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C San Diego)發表演講(AP)

接著談到達賴喇嘛的問題,幾乎我遇到的所有大陸留學生都像這次UCSD達賴演講事件中的留學生表現的態度一樣,即達賴喇嘛是分裂中國的元兇。然而這種指控真的符合事實嗎?讓我們簡單回顧一下歷史。1959年達賴喇嘛離開西藏後曾積極主張西藏獨立,然而隨著1972年中美關係改善以後,達賴逐漸瞭解到追求西藏獨立並不現實,因為得不到國際間有力的支持。1978年鄧小平掌權後希望達賴回到西藏,向他表示除了獨立外什麼事情都可以談。1979年達賴喇嘛以正式放棄西藏獨立並提出『中間道路』作為回應。

可是『中間道路』的提出並未能解決西藏問題,原因之一是西藏的激進派一直反對中間道路,認為這是達賴向北京妥協的方案,他們不接受並仍想尋求獨立,為此達賴花了很大的力量試圖讓『中間道路』能成為藏人的主流聲音。另一個更大的壓力則是來自北京,雖然達賴承諾其中間道路是放棄西藏的國防與外交,但是他希望能將現在分屬在不同省分包含西藏、青海、甘肅、雲南的藏區,也就是藏人稱的衛藏、安多、康區的所有藏區形成一個大藏區,並落實真正的民主自治。北京擔心這樣的安排可能會讓藏人將大藏區分離出中國,所以經過多輪會談,北京在2010年明確表示不接受達賴提出的中間道路,同時繼續妖魔化其中間道路的主張就是追求西藏獨立。

對話的終止使得雙方的矛盾激化,官方簡直把達賴當成恐怖份子的首領,彷彿他會毀了中國一般,因此中共官方對藏區採更嚴格的政策,如藏語教育退居二線,取而代之的是普通話教育。此外,中共還要求每個寺廟插滿五星紅旗,掛國家領導人的照片,並嚴格的限制藏人的移動,藏人離開寺院及其行蹤都要匯報,至於取得護照出國則幾乎不可能。在這種高壓政策下,一些藏人開始以自焚表達他們的不滿,而官方則再以更高壓的政策回應,並繼續妖魔化達賴,彷彿藏人自焚是他指揮的一樣。

實際上,達賴喇嘛根本沒有鼓勵藏人自焚,藏傳佛教的教義也沒有自焚這一項,這純粹是藏人對中共高壓政策不滿的激烈回應方式,但達賴卻因此被誤認為是恐怖主義份子。在UCSD, 有的大陸留學生問到,如果今天學校請的是賓拉登,美國同學會怎麼想。筆者只能說這種比喻簡直不倫不類,賓拉登集團是製造911及無數起恐怖攻擊的始作俑者,達賴要求的只是真正的西藏自治,如此天壤之別的兩人能相提並論嗎?

至於在抗議期間有學生在學校展示了『西藏農奴制』下藏人沒有人權一事則有待商榷。筆者要先問這些照片是從哪來的?這些學生有沒有再就所謂的農奴制一事再去耙梳更多史料或向藏人求證?事實上,所謂的『西藏農奴制』一說目前為止可謂中共的獨家,藏人行政中央及海內外諸多學者早就對此一說提出澄清及質疑

 圖為中國第一次在西藏拍的電影:《農奴》,意在展現了舊西藏農奴制下農奴的悲慘生活。
圖為中國第一次在西藏拍的電影:《農奴》,意在展現了舊西藏農奴制下農奴的悲慘生活。

簡而言之,中共解放前的西藏並非民主制度是事實,其也的確存在佃農跟地主,但這與一般的漢人社會或其他國家在民主化以前並沒有什麼區別,甚至過的更好,因為二十世紀初的中國漢人長期陷入戰亂之中,西藏沒有捲入什麼國家間的戰爭或世界大戰,倒是中共解放西藏後,災難隨之而來,人民公社、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搞的西藏一片混亂。農奴制的說法只是中共用來合理化其統治的片面之詞罷了,中共要真是解放了被壓迫的藏人,讓他們享受了人權,今天怎麼會有這麼多藏人屢屢以激烈手段反抗中共的統治?

讀者當然可以不同意筆者的說法及對歷史的詮釋,看歷史本來就有多個面向,但不能完全背離史實或刻意顛倒是非。這次達賴來UCSD所引發的抗議筆者雖不苟同但也可以理解,因為這些抗議者長期生活在一個資訊完全不對稱的環境裡,他們接受的就是單一的官方標準解釋。雖然在大陸可以翻牆瀏覽境外資訊,但事實上真正翻牆去考證自己所學的歷史的人少之又少,因為在這種黨國高壓教育下,很多人早已喪失了思辯問題的能力,即使到了國外,成堆的史料擺在他們面前,他們也還是要選擇相信自己過去所接受到的『標準答案』。固然有些人曾經懷疑過他們過去所學,但也很少人敢公開的跟同樣來自大陸的同學大肆討論,因為如前所述,中國大陸的一些海外機構組織其實並不單純,即使人到國外,自己的一言一行仍逃不過中共的天羅地網,在這樣的情況下,又有多少人敢跟自己的未來作對呢?

*作者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