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東西文明衝突交會!聖索菲亞博物館變回「清真寺」?土耳其最高行政法院將做出關鍵裁決

2020-07-02 19:30

? 人氣

拜占庭時期興建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後來被土耳其蘇丹改為清真寺,現為博物館,是伊斯坦堡必去的觀光勝地。(AP)

拜占庭時期興建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後來被土耳其蘇丹改為清真寺,現為博物館,是伊斯坦堡必去的觀光勝地。(AP)

土耳其最高行政法3日即將決定,是否將知名的「聖索菲亞博物館」改為清真寺,土國伊斯蘭主義者多年來一直希望恢復清真寺用途,但世俗派與東正教徒都加以反對,但在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近年力挺下,改建恐怕已成定局,這座見證千年來東西文明碰撞的建築,也成為土耳其最美麗的政治戰場。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從2019年大選開始不斷倡導,希望將聖索菲亞博物館(Hagia Sophia,土語:Ayasofia)的用途改變為清真寺,土耳其最高行政法院「國務委員會」(Council of State)本月即將針對民間團體的請願,宣布是否同意改建。

聖索菲亞博物館曾經是東正教最重要的教堂之一,興建於西元6世紀,是由拜占庭帝國(Byzantine)查士丁尼一世(Justinian I)下令建造於首都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名的世界遺產。1453年,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攻陷君士坦丁堡,蘇丹穆罕默德二世(Fatih Sultan Mehmet II)將其改名為伊斯坦堡(Istanbul),也把聖索菲亞大教堂改建為清真寺。直到1930年代土耳其共和國成立,國父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urk)追求政教分離,遂在1934年下令將這座古老建築改為博物館,成為土耳其最負盛名的觀光景點。

新冠疫情期間,遊客造訪聖索菲亞大教堂博物館。(AP)
新冠疫情期間,遊客造訪聖索菲亞大教堂博物館。(AP)

土耳其伊斯蘭民族主義日盛

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導,近年來許多民族主義或伊斯蘭主義者不斷高呼把博物館改建為清真寺,每年5月29日都在館前舉行宗教集會,該日是鄂圖曼大軍征服君士坦丁堡的紀念日。民間團體亦多次向國務委員會提出請願,要求檢視凱末爾在1934年發布的改革命令是否有效。本次行政法院裁決就是基於最新一次的請願而進行。

前國會議員、美國智庫「捍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土耳其計劃資深經理厄德米爾(Aykan Erdemir)表示,行政法院的判決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艾爾多安如何決定這座古蹟的地位。

「法院若偏好把博物館改成清真寺,可以為這個決定增加正當性,但那不是必要條件,」厄德米爾說。

國會議員、前外交官伊厄瑪茲(Ozturk Yilmaz)也同意,整件事情其實跟法律沒有半點關係,一切只是為了增添正當理由。「如果政府真的想把博物館改成清真寺,只要一紙總統命令就可以。」

2018年資料照,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與妻子參觀聖索菲亞大教堂博物館。(AP)
2018年資料照,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與妻子參觀聖索菲亞大教堂博物館。(AP)

這項提議已經招致各國宗教和政治領袖抨擊,包括東正教名義上最高領袖、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Ecumenical Patriarch)巴爾多祿茂一世(Bartholomew I),以及正教徒人口超過9百萬的希臘都予以譴責。BBC報導,希臘文化體育部長曼多尼(Lina Mendoni)批評,土耳其的民族主義與宗教情節愈來愈狂熱,她認為該博物館既然已是世界文化遺產,不應該由一個國家的政府單位來決定此等重大改變。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文化事務副秘書長歐同─拉米雷斯(Ernesto Ottone-Ramirez)也支持,改動該博物館需要更廣泛的認同。歐同-拉米雷斯說,聯合國已經去信土耳其詢問這件事,但還未收到任何回覆。

美國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也警告,聖索菲亞博物館的地位有任何變更,都可能損及其「服務人類、作為不同信仰與文化間必備橋梁」的力量。美國國際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上周也呼籲,土耳其政府應該讓博物館保持原樣。

從沉默到力挺,博物館成政治工具

半島指出,艾爾多安掌權18年來,其實一直對聖索菲亞的地位未予置喙,他甚至曾經表達反對意見,叫倡議者「去坐滿藍色清真寺」。藍色清真寺是土耳其國家級蘇丹艾哈邁德清真寺(Sultanahmet Camii)的別稱,該寺就坐落於聖索菲亞博物館旁邊。

然而自2019年來,艾爾多安似乎大幅改變了心意,兩度在公開場合力挺改建回清真寺的主意。第一次是在2019年3月地方選舉前,當時艾爾多安領導的正義與發展黨(AKP)在伊斯坦堡的選情堪憂,極有可能輸給伊斯坦堡前市長伊瑪莫魯(Ekrem İmamoğlu)。

此外,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當時也正好宣布將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令穆斯林世界大為憤慨,艾爾多安抓住這次機會,宣布自己會將聖索菲亞博物館改建為清真寺,作為對川普的回應。尷尬的是,艾爾多安力挺的候選人最後還是輸給了伊瑪莫魯。

拜占庭時期興建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後來被土耳其蘇丹改為清真寺,現為博物館。象徵東西文化交匯,近年成為土耳其社會爭議熱點。(AP)
拜占庭時期興建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後來被土耳其蘇丹改為清真寺,現為博物館。象徵東西文化交匯,近年成為土耳其社會爭議熱點。(AP)

觀察家指出,艾爾多安再度提起博物館地位,可能是因為土耳其經濟貧弱不振,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居高不下等因素,導致他的政治聲望岌岌可危。

厄德米爾批評:「艾爾多安兩次的呼籲時機,明顯都和國內政治考量有關,也是把聖索菲亞當成工具。」

不分立場皆認為「改建是內務,外國勿插手」

不過在土耳其,改變聖索菲亞用途的爭議已經上升至國家主權問題,許多土耳其人都認為這完全是國內事務,全力支持改建。就連反對改建的伊厄瑪茲也說:「這就是一件國家內政,國際勢力不該涉入。」伊厄瑪茲隸屬「共和人民黨」(CHP),是凱末爾成立的老牌世俗派政黨。

今年5月29日,艾爾多安與妻子特地在聖索菲亞舉行演講,慶祝「伊斯坦堡征服日」(İstanbul'un Fethi)576周年。同一個月,他還公開在電視訪問上強硬批評希臘:「膽敢叫我們不要改建聖索菲亞,是你們在統治土耳其,還是我們?」

拜占庭時期興建的聖索菲亞大教堂,被土耳其蘇丹改為清真寺。圖中黑色圓形裝飾著阿拉伯文的「阿拉」、「穆罕默德」字樣(AP)
拜占庭時期興建的聖索菲亞大教堂,被土耳其蘇丹改為清真寺。圖中黑色圓形裝飾著阿拉伯文的「阿拉」、「穆罕默德」字樣(AP)

艾爾多安還向其諮詢委員會表示,今年7月15日他希望在聖索菲亞館內舉行伊斯蘭教的晨禮,違反凱末爾所頒布、不准在館內進行宗教儀式的命令。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軍方發動政變意圖扳倒艾爾多安政府,但24小時內就以失敗收場,艾爾多安政府將「政變未遂日」描述為「民主和團結」的國家節日,每年舉辦特殊活動茲以紀念。

聖索菲亞大教堂落成後,成為東正教會的神聖殿堂長達900年時間,僅在13世紀第四次十字軍東征時短暫中斷,當時歐洲基督徒橫掃君士坦丁堡,洗劫並強佔該教堂達50年,許多重要文物都被搬空。1261年,拜占庭人重新奪回教堂後才慢慢重建。1453年穆罕默德二世佔領該教堂,堅持將其改建為清真寺,派人移除裡面的東正教元素,並一步步增添上伊斯蘭式裝飾。直到1616年藍色清真寺落成以前,聖索菲亞都是土耳其最大的清真寺。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