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李登輝紀實15》李登輝:我絕對不讓你走!宋楚瑜:我怎麼回得去!

2020-08-01 11:00

? 人氣

在政壇中,李登輝(右)和宋楚瑜(左)可說是情同父子。(新新聞資料照)

在政壇中,李登輝(右)和宋楚瑜(左)可說是情同父子。(新新聞資料照)

李登輝前總統結束了他98年的風雲一生。

在《新新聞》於1987年創刊之時,李登輝仍是「坐三分之一板凳」的副總統,創刊33年的《新新聞》如實留下了李登輝掌權的完整過程,是李登輝時代的忠實記錄者。

我們特別挑出「李登輝時代」和「後李登輝時代」最關鍵的歷史場景,重新整理刊出。回顧這些文章如同漫遊時光隧道,當年歷史場景躍然重現,這些紀錄留下的細節和氛圍,更能讓我們感受歷史的波瀾壯闊。

請和《新新聞》一起回顧那段台灣風起雲湧的年代,以及這位引領風潮、改變台灣歷史的「民主先生」。

宋楚瑜到底會不會辭,十天來是台灣最大的政治賭局,雖然答案未正式揭曉,但在9日李登輝與宋楚瑜進行會面後,似乎已經明朗。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宋楚瑜在下午時,公開地表示:「我怎麼回得去!」短短一句話,說明宋楚瑜在見過李登輝後,仍然堅定請辭的決心,準備向李登輝揮別。

宋楚瑜:請成全我!

李宋會面,時間的選擇是個藝術,連戰在,就讓連戰來處理,連戰一出國,問題就跑回李登輝手上。

李、宋本來約好在8日晚間9點,這一天是李登輝過農曆生日,晚上李登輝在與家人外出吃飯後,特地提早結束與家人聚餐的時間,趕回家等待宋楚瑜的到來。宋楚瑜轉念一想,兩人見面李登輝一定會要他留下來,他自己辭意已堅,這個時刻他若還是堅辭,一定惹得李登輝不高興。

宋楚瑜、陳萬水與省新聞處長黃義交從台中驅車回到台北之後,返回濟南路的寓所,宋楚瑜就沒有再出過門一步,讓陳萬水親赴官邸送了一張生日卡給李登輝致意。民選之後的李登輝過第一次生日,沒有得到他最想要的生日禮物,李登輝有點不高興,他反而領教到宋楚瑜的脾氣,於是李宋會面改約第二天上午。

宋楚瑜面對與他情同父子的李登輝,恭敬地詳述辭職緣由,宋楚瑜說:「楚瑜的辭職讓社會如此關切,深感不安。」但是不安歸不安,他仍然向李登輝說:「請成全我!」

1月9日上午11點,距離宋楚瑜宣布辭職後已過了10天,10天來宋楚瑜辭職的態度沒有絲毫軟化的跡象,李登輝忍著,不找宋楚瑜,要欲接班的連戰自己來解決問題,不能什麼問題都推到他身上。

然而連宋見面了,連戰迂迴的處理、誠意的挽留,還是沒讓宋留下來,連戰既定的出訪行程不能改變,出國後,還是回到李登輝手上,李登輝最後終於還是在總統府中會見了宋楚瑜。

李、宋兩人單獨會面,旁邊沒有外人在。宣稱「情同父子」的兩人推心置腹地交談1個小時15分鐘,宋楚瑜面對與他情同父子的李登輝,恭敬地詳述辭職緣由,宋楚瑜說:「楚瑜的辭職讓社會如此關切,深感不安。」但是不安歸不安,他仍然向李登輝說:「請成全我!」

李登輝:我絕對不讓你走!

李登輝說:「你不要走!我絕對不讓你走!」

李登輝向宋楚瑜說,過去你在省府三年多,你的努力大家都看得到,你現在是民選出來的省長,要向選民、省民負責,你一走,怎麼向期待你的省民、選民交代?

李登輝特別向宋楚瑜解釋,外面對於國發會凍省、調整省府組織功能決議的解讀,很多都是不對的,這完全是針對制度的改進,並不是針對人,更非所請的省府、省議會功能、效率的不彰,而是鑑於對國家競爭力的提升:「你不要誤會!」

宋楚瑜與李登輝情同父子,但是宋楚瑜認為:「父親也會給孩子選擇自己的路的權利!」他執意請辭,李登輝卻要他好好休息,回去冷靜地想一想,「靜思」一段時間再說。

宋楚瑜這次辭職的境遇與以往迥然不同。(新新聞資料照)
宋楚瑜這次辭職的境遇與以往迥然不同。(新新聞資料照)

宋楚瑜中午返回濟南路省長官邸,副省長吳容明、省新聞處長黃義交也隨同前往,但是宋楚瑜不說話,遵照李登輝的意思純然「靜思」,「一切等連戰回國後再說!」但顯然宋楚瑜在下午就結束靜思,而對外表白:「我怎麼回得去!」

政壇中,沒有誰少了誰就不行的,也許李登輝沒有了宋楚瑜,他就不會有今天,這是許多政壇人物面對李宋關係顯出微妙變化之後,忍不住的感言;但是轉念一想,「誰又知道當時不會出現另一個宋楚瑜呢?」

廢省爭議之初,誰都沒有料到最後會發展出宋楚瑜辭職的大動作,政壇高層人士在回想事件發展時說:「這是一場我們都看不懂的戲!」政壇高層一開始在面對宋的反彈時都以:「他必須對省民有所交代!」是故對宋初期的反彈,大多以「做戲」的眼光來看待。

李登輝:我已經和他談過了!

因為在12月22曰,國發會召開的前一天,宋驅車返回中興新村前,李宋兩人曾針對省虛級化一事,有二個小時的長談,宋楚瑜此刻已不願再對那二個小時間,兩人究竟談些什麼多做說明,但是這一會談的動作,卻讓李登輝確信,宋楚瑜方面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所以宋楚瑜不出席國發會與在省議會的尖銳答詢的動作,據瞭解,李登輝當時不以為意,以至於在12月26日國民黨與民進黨協商前一天,連戰、吳伯雄、黃昆輝、蕭萬長在官邸與李登輝請示談判,底線時,吳伯雄頗為憂心地向李登輝建言,希望李還是該與宋談一談。

當林豐正在研擬國發會題綱與內政部幕僚單位的作業時,他還曾經向連戰請示減化行政層級的方向,他請示時,連戰明白地說:「就朝虛級化、中央與縣市二級的方向研究!」

李登輝當時在與會者面前說:「我已經和他談過了!」但是與會首長們還是希望李登輝能再和宋楚瑜談一談,於是李登輝從善如流,拿起電話撥給宋楚瑜,告訴他將與民進黨協商的腹案。李登輝與宋談完之後,還開心地向與會首長們以台語說:「講好了、講好了~沒問題了!」讓與會者吃了顆定心九,覺得宋楚瑜方面應該沒有問題了。

李登輝真的與宋楚瑜「講好了」嗎?李登輝做如是想,但是宋楚瑜並不認為,似乎雙方對凍結省級選舉之後,省的存廢發展認知上有出入,李雖言明不廢省、不虛級化,但是要凍結省級的選舉,最後的演變會不朝虛級化、廢省的方向走嗎?

在推動廢省一事上,李、連、宋三人有著不同的角色扮演。連戰一直認為,台灣目前發展遇到困難的瓶頸,如果要提升國家競爭力,行政效率的提升,絕對是重要的一環,所以當林豐正在研擬國發會題綱與內政部幕僚單位的作業時,林豐正還曾經向連戰請示減化行政層級的方向,林豐正請示時,連戰明白地說:「就朝虛級化、中央與縣市二級的方向研究!」

表面上說是「研究」,但是卻暗指了這就是未來的方向,以連戰如斯地身分官位,想也不會向素來為宋左右手的林豐正做更「白」的表示!

吳伯雄:退一步海闊天空

所以在宋楚瑜投出辭職的深水炸彈之後,李登輝照例是參加辜濂松的跨年晚宴,在元旦假期仍一如往常享受揮桿之樂,但是李登輝對宋楚瑜突如其來的表現仍然顯得不悅地說宋:「任性、根本失控了!」

在吳與宋之間的會面,吳伯雄既無法就國發會的結論做什麼改變,又並非當事人,也無力挽回宋楚瑜堅辭之心,所以最後吳伯雄只能以當時自己退出省長選舉的心路歷程來勸宋楚瑜:「退一步海闊天空。」

但這只顯示出李登輝對宋楚瑜如此不計後果的責怪,李並不認為宋是針對他而來,李甚至對自己的角色表明:「我是裁判,又不是球員!」言下之意表明,明明是連宋在廢省議題上的爭執,矛頭卻轉向他,所以李登輝表面上是以黨政部門的吳伯雄與連戰對宋楚瑜安撫,實則是先將宋的問題迫使連戰自己來出面解決。

所以在李登輝指派吳伯雄、連戰出面來安撫宋楚瑜,吳、連、宋三人的關係就變得很微妙。

在吳與宋之間的會面,吳伯雄既無法就國發會的結論做什麼改變,又並非當事人,也無力挽回宋楚瑜堅辭之心,所以最後吳伯雄只能以當時自己退出省長選舉的心路歷程來勸宋楚瑜:「退一步海闊天空。」但是宋屢屢以「情何以堪」來回應吳伯雄。

吳宋之間的會面,也出現一段插曲。原本吳伯雄與宋楚瑜是約定在1月5日下午1點30分,但是吳伯雄因省議員邱創良來訪而將與宋會晤的時間往後延,宋楚瑜方面後又順延一小時,但是吳伯雄方面又因要出席革實院的活動表明無法趕往使得吳宋會延至晚上11點,才在東區兩人「共同的朋友」家中見面。

吳伯雄在凍省的議題上,雖然曾有蕭萬長與饒穎奇出面要求吳伯雄出來說明,但是吳都回絕了,很小心地避免涉入其中,以免外界不必要的聯想。

但是在見面的時機上,吳伯雄卻因邱創良而延後與宋的約定,顯然吳伯雄也清楚自己的身分與和宋的關係上,兩人見面雖不至遭宋拒絕,但他的出面對打消宋的辭意並無多大幫助,頂多也只能講些「退一步海闊天空」之類的安慰話而己。

連戰:這個問題我們不談!

真正的關鍵點還是在李、連兩個人身上,李登輝要連戰自己去面對宋楚瑜的問題,但連戰又轉了一層,先派林豐正出面與宋勸慰,一封辭職信成了指標,連戰不肯接,宋不願收回,就只停留在林豐正手上打轉,林豐正兩頭忙,深夜與宋長談之後,隔天一大早又向連戰面報,連宋會就在林的居間聯繫周旋下展開。

連宋之會就在連戰位於一品大廈的寓所中由林豐正、蘇起作陪之下開場,連戰把它定位成是私人的會面,宋也降低敏感度,讓剛下飛機的陳萬水從機場風塵僕僕地趕來,陳萬水與連方瑀之間話題圍繞在香港的購物樂與媽媽經之間,笑語不斷,但是客廳中的男人們卻對辭職問題左右推閃。

宋見連,連戰雖刻意地說:「這幾天你都跑哪裡去了?」宋雖笑說:「你連我都找不到,劉邦友案怎麼破得了!」雖都以玩笑話做粉飾,卻隱含政務能力上的質疑,對照宋屢屢以中央認為省的存在減低了行政效率之詞,敬出一記回馬槍暗指省府的存在並非問題癥結所在。連戰聽了哈哈大笑不接話來表示不以為意,也讓這一段對話消逝在空氣中。

連戰迂迴的處理、誠意的挽留,還是沒讓宋留下來。(新新聞資料照)
連戰迂迴的處理、誠意的挽留,還是沒讓宋留下來。(新新聞資料照)

宋言必稱連「長官」,拋出辭職問題之後,連戰仍不接手,說:「這個問題我們不談!」因為連戰知道宋楚瑜不可能就此打消辭意,連宋兩人都認同國家要改革、要提升競爭力、此事乃對事不對人,這些場面話都有共識。但是局勢仍然混沌不明,宋楚瑜吃了一碗餛飩,還是要辭職,連戰與連方瑀在媒體包圍之下,舉步艱難地,兩人還是堅持要送宋楚瑜夫婦上車,刻意讓媒體拍下這個感性的鏡頭。

感性的鏡頭與轉述會談的蘇起,左一句右一句的「氣氛融洽」,他們不要外界對所謂的「連宋之間」有多餘的描述。

宋:我還是會效犬馬之勞!

由於連宋會談中,宋楚瑜對省府員工的安置問題最感關切,也表明這是他最不放心的問題,要宋楚瑜自己出手安置省府員工,他感到「情何以堪」。所以連宋會談之後,在連戰出國前一天傍晚,連戰特地打電話告知林豐正,要內政部研究出安置省府員工的方案,這個方案必須要在連戰出國前提報到行政院。

宋楚瑜辭職的心境,他以介之推、曾國藩、張良自喻,表明自己並非外界懷疑的「權謀」而是堅定求去,「未來國家需要我,我還是會效犬馬之勞。」

所以內政部與總統府緊急聯繫,第二天一大早,即在連戰出訪的七日上午由林豐正主持會議確定原則,林豐正特別強調,八十七年底,省長、省議員任期結束以前,以及完成修法修憲以前,省府相關單位的員工福利與權益都不受影響。

林豐正說,這個目的即在「讓宋省長安心」,也是連戰刻意地在為宋楚瑜製造一個下台階。

宋楚瑜辭職的心境,他以介之推、曾國藩、張良自喻,表明自己並非外界懷疑的「權謀」而是堅定求去,「未來國家需要我,我還是會效犬馬之勞。」但是這一退,未來還會有宋楚瑜的一席之地嗎?

「政治人物的進與退」選擇只在一念之間,然而在台灣目前的政治文化,似乎還沒有成熟到可以用一種坦然的態度,來接受一個政治人物的猛然煞車。特別是宋楚瑜,他的辭職是顯得如此地曲折而多磨。(原文刊登於《新新聞》514期)

新新聞1744期
新新聞1744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想看更多政經時事、深度解析,快追蹤《新新聞》Facebook粉絲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