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橋頭科技園區為何不能放過有機農場?

2020-05-12 06:30

? 人氣

橋頭科學園區範圍示意圖。(圖/徐炳文攝)

橋頭科學園區範圍示意圖。(圖/徐炳文攝)

2018年縣市長選舉前夕,民進黨高雄市長參選人陳其邁(現為行政院副院長)提出橋頭科技園區開發計畫。但這個由行政院指示、而非科技部主動規劃的園區,不但必要性存疑,而且還波及位於預定區內的中崎有機專區將被徵收。

今(12)日環保署將舉行橋頭園區二階環評範疇界定會議,雖然這個會議是界定未來的調查內容,不會實質審查。但範疇界定會議主要功能是請開發單位提出「可行替代方案」,因此科技部南科管理局應提出兼顧中崎有機農場的替代方案,不要為了一個前景不明的科學園區,毀掉一塊珍貴的有機農地。

科學園區從天而降,多少農地聞聲閃開

台灣多少農地因科學園區而流失,原本應用於種植的台糖農地,卻變成待價而估的商品。還沒被相中的就先租給農民耕種,某天有人大筆一指,就不顧農民在土地上流了多少汗水,一個公文就要剝奪他們辛勤的付出與希望。

位於高雄新市鎮內、31公頃的中崎有機農場,甚至是農委會從2009年起推動的有機農業專區之一,吸引許多有機農民到這裏來開發。但一個政治指示、前景不明的橋頭科技園區,卻要没收農民多年的付出。計畫書寫區內的土地利用是農業及零星工廠,有機農業對科學園區來說,彷彿就像一塊沒用的廢地。

這讓我想起2010年環保團體以小股東身分,進入中科三期、四期開發者友達光電股東會的情景。當天農民帶著彰化二林產的葡萄、台中后里農民種的紅蘿蔔、甘薯、花卉要送給友達前董事長李焜耀,要求他正視與農搶地、搶水、以及汙染農地的危害。李焜耀強調他親自去看了七星基地、二林園區,發現那裏只種甘薯跟西瓜。些農民的珍寶在資本家眼裏根本不削一顧。

而且,橋頭園區並不是由科技部主動評估、且認為可行後才提出,而是一個由上而下政治指示的園區。行政院在2018年7月3日一場加速投資台灣專案會議中,「指示」在高雄橋頭新市鎮開發科學園區,並指定由科技部負責推動。

不但地點由行政院指示,連開發內容也是由行政院指定,包山包海要引進半導體、智慧航太、智慧機械、創新科技、智慧生醫等產業,既要打造一個「下世代科學園區」,又要顧及高雄在地產業升級,感覺還是一個停留在想像中的計畫。

科學園區浮濫開設早被監察院糾正過,規劃設置不當、土地出租情形不佳、作業基金整體自償率未達標準,就因為沒有確實評估供需的結果。而科學園區淪為政治工具,橋頭園區並不是第一個,如今已是政治遊戲的一環。

中崎有機專區的小農非常怕橋頭科學園區讓他們的努力毀於一旦。(李佳穎攝)
中崎有機專區的小農非常怕橋頭科學園區讓他們的努力毀於一旦。(李佳穎攝)

範疇界定會議應提出可行替代方案

橋頭科學園區因開發預目符合進二階環評的條件,所以並未經過環境調查、也沒有經一階環評審查就直接跳到二階。依開發行為環境影響評估作業準則第37條,在二階範疇界定會議中,要視需要列出不同可行替代方案,這是為了降低開發風險,避免原方案不被接受時,還有替代方案可走。如果真的有開發需求,又可將有機農場劃出開發範圍之外,也是一個兩全其美的做法。

開發與農業衝突的案例不少,也曾經有因為這樣而否決開發的案例。例如2013年的開屏大湖開發案,因為租地的毛豆農抗議,最後開發被退回經濟部重新檢討土地利用及開發必要性。

而位於台南仁德港墘農場內的甜心牧場,在農民抗議後,台南市也表示可能將牧場劃出開發範圍外,保留牧場的可能。而佔地360公頃的橋頭科技園區,為何不能放過只有31公頃的有機農區?

有報導指南科管理局局長林威呈說,有機農業的環境敏感度高,不好毗鄰科學園區。如果他真的這麼以為,依先來後到的邏輯,讓科學園區另覓場地、而不是叫有機農業遷離,不是反而更容易一點嗎?

更何況南科一向自許是環保做得最好的園區,區內有全國科學園區唯一的焚化爐,也是第一個承諾使用再生水的科學園區,汙染排放管控最嚴。而如今能讓科學園區與有機農業併存的人,或許也是能在歷史留名的人。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