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面臨考驗,新冠肺炎疫情過後的新世界更趨數位化

2020-04-24 12:24

? 人氣

疫情過後,各式各樣的數位科技恐將被廣泛運用在監控公民的日常生活層面。(AP)

疫情過後,各式各樣的數位科技恐將被廣泛運用在監控公民的日常生活層面。(AP)

禁足令雖讓歐美國家新冠肺炎疫情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但多數國家的經濟也快受不了了,隨著許多國家疫情逐漸達到高峰或度過高峰,現在各國政府紛紛忙著擬定解封計畫。

瑞士銀行財富管理全球首席投資總監Mark Haefele認為,新冠肺炎疫情過後,全球將面臨更高的負債水準、全球化程度下降,及數位化程度提升等等。投資人恐需面對更高的稅收、金融抑制(Financial Repression)、適度上升的通貨膨脹,及民粹主義和保護主義等面向,同時因應從全球到在地供應鏈,以及從實體到數位的過渡轉變期。

藉金融抑制和加稅緩解債務壓力

毫無疑問,在各國政府紛紛大撒幣的情況下,當前疫情危機結束後,全球的債務水準將會變得更高。確切的財政支出情況目前尚未明朗,但根據瑞銀目前估計,到2021年底為止,歐洲大部分地區和美國政府的負債佔GDP比重將比2019年底高出15-25個百分點。此水準與2007年至2010年全球金融危機造成的債務增長規模大致可以比擬。

一旦危機結束,緊急支出的措施將告一段落,預算赤字也將隨之減少。但與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的時期不同,有鑑於歐元區危機期間財政撙節政策帶來的負面經驗,包括較低的債務成本,以及針對健康醫療等社會服務花費導致的政治性需求增加,瑞銀不預期政府會大幅削減公共支出以節省資金。因此,就歷史標準而言,瑞銀預期財政支出在2020年之後仍將維持較高的水準。

禁足令讓歐美乃至全球經濟遭受嚴重打擊,隨疫情逐漸降溫,各國政府紛紛忙著擬定解封計畫。(AP)
禁足令讓歐美乃至全球經濟遭受嚴重打擊,隨疫情逐漸降溫,各國政府紛紛忙著擬定解封計畫。(AP)

因為各國財政體質及經濟競爭力不同,所以各國政府如何為這種債務籌集資金的方式也將會有所不同,但廣義來看,瑞銀預期各國政府可能採用以下三種方式:1.金融抑制(Financial repression;利用資金進行債務減免的方式)2.提高稅收3.適度上升的通貨膨脹。 

疫情過後,我們可能得面對民粹主義、保護主義及在地化等的興起。

民粹主義和公民監控興起

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封城時期對一些地區域來看是一項前所未有的經驗,許多人甚至被禁止離開自己的住處。這些措施顯然不會長期持續下去,但瑞銀認為危機過後,根據瑞銀在《未來十年》(Decade Ahead)報告中所討論的去全球化趨勢,全球化的程度從結構上而言將會降低。

此外,各國政府也可能再次將焦點放在國際技術轉移的風險上。許多國家可能會透過行動裝置擴大對公民的監控,以幫助降低COVID-19新冠病毒或其他傳染性疾病的風險,從而模糊資料私有權和公有權之間的界限。因此,有關使用海外電信設備供應商造成安全隱憂的討論可能會有所增加。

喜歡這篇文章嗎?

財經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