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解放軍救疫情,救出習大軍改漏洞

2020-02-26 16:00

? 人氣

因疫情隱瞞,救災的解放軍受感染病例可能更多。(AP)

因疫情隱瞞,救災的解放軍受感染病例可能更多。(AP)

習近平雖然號召全黨全國打一場狙擊戰,但防疫初期,指揮架構不明、軍民權責混淆。一個重要原因是習近平二○一五年以來推動的軍事改革,讓功能與位階重組而亂了套,凸顯軍改專注軍事作戰,忽略平時應變的缺點。

國武漢肺炎(COVID-19,又稱新冠肺炎)陸續爆發後,領導人習近平一月二十七日才正式動員全黨全國投入防疫,他強調:「在當前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嚴峻鬥爭中,要緊緊依靠人民群眾,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狙擊戰。」

抗疫解放軍屢傳遭感染病例

習近平雖然號召全黨全國打一場狙擊戰,但防疫初期,指揮架構不明、軍民權責混淆。一個重要原因是習近平二○一五年以來推動的軍事改革,讓功能與位階重組而亂了套,凸顯軍改專注軍事作戰,忽略平時應變的缺點。

《解放軍報》報導,飛彈護衞艦常州號艦長余松秋在內,東部戰區多位官兵被隔離觀察,但報導中未提被隔離原因。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指出,湖北空降軍傳出一名軍官確診,解放軍航空母艦「山東號」海南三亞駐訓基地在一名軍人被確診新型肺炎後,一百名山東號軍人已被隔離。

由於武漢是中部戰區及後方基地重鎮,湖北有許多軍事單位,這些單位在疫情隱瞞情況下,解放軍受到感染的病例可能更多。

另外,第一波進入武漢醫院支援醫療的軍醫及護士,在防護衣有限的情況下,有些穿著軍服進行醫療或行政作業,染病的機率很高。

中國退役軍人事務部、中央軍事委員會政治工作部聯合印發文件規定,醫務人員和防疫工作者因履行防控工作後感染武漢肺炎而死亡或其他犧牲人員,若符合烈士評定條件可評為烈士,並發放褒揚金和撫恤金,研判已經有投入醫療的解放軍人員感染武漢肺炎死亡。

2020年2月10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巡視北京防疫工作(AP)
習近平2015年以來推動的軍事改革,讓功能與位階重組而亂了套,凸顯軍改專注軍事作戰,忽略平時應變的缺點。(AP)

中央疫情領導小組無解放軍代表

中國在疫情發生後,一如往常先在政治局常委會決策,幾經波折,最後下達防疫作戰動員令。首先是編成中央疫情領導小組,小組長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副組長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小組成員另有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中宣部部長黃坤明、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外交部長王毅、國務院秘書長蕭捷、公安部部長趙克志等。

領導小組中沒有權力核心習近平,最值得注意的是,也沒有中央軍委或解放軍的代表。中國既有因應重大危機的機制,不論是過去國家安全領導小組,或現行的中共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都有解放軍的代表。中央疫情領導小組沒有解放軍代表,擔任小組長的李克強,無法指揮軍隊投入防疫作戰行動。而因為省軍區功能減併,也無法調動省級範圍解放軍常備部隊。

中部戰區範圍橫跨數省,省委書記與中部戰區部隊、轄內總醫院或集團軍的指揮隸屬關係看起來很混淆。軍隊直屬中央軍委指揮,並未納入疫情領導小組──省委書記等黨體系,看不出軍隊與地方整合或與黨政合作的因應模式。

軍隊針對核生化作戰有其因應編制與功能,如解放軍防化部隊與醫療單位。以解放軍編制來說,一七年裁減集團軍,將原本集團軍的工兵團及防化營編成工化旅,運用工兵與化學兵作戰支援能力。面對肺炎疫情,集團軍僅有防化營可以對核生化感染源進行偵檢與消除。但一個集團軍只有一個防化營,要在跨省作戰範圍進行消毒任務,能量上有所不足。

一九年各戰區有一個集團軍將工兵及防化兵分開擴編,建立一個防化旅,每個戰區有一個完整的防化旅,納在七十二、、七十四、七十七、七十九與八十二集團軍指揮,歸戰區統一運用。按理來說,戰區防化旅應該在此次防疫中進行消毒任務,但並未從媒體報導看到防化部隊類似的任務。

在醫療方面,軍隊醫療隸屬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後勤保障部武漢設有基地,另有五個後勤中心在無錫、桂林、西寧、瀋陽、鄭州,構成中央軍委與五個戰區的後勤體系。

醫療隊主要由中部戰區部隊組成

疫情剛發生的一月二十日,中部戰區總醫院先派遣四十人的醫療隊支援武漢市肺科醫院。二十四日,陸軍軍醫大學、海軍軍醫大學、空軍軍醫大學總共四五○人的醫療隊伍飛赴武漢,分別進駐金銀潭醫院、漢口醫院、武昌醫院,支援醫療工作。

後來解放軍派出四個醫療隊進駐湖北其他醫院,分別到火神山醫院、中部戰區陸軍醫院、泰康同濟醫院及湖北省婦幼保健院光谷院區。各醫療隊主要由中部戰區部隊組成,空軍及火箭軍也派軍醫、護士與後勤支援人員組成。中部戰區總醫院、解放軍第九六○醫院、解放軍總醫院第五醫學中心等單位,成為直接收治武漢肺炎病患的軍隊醫療機構。

火神山醫院由聯合後勤保障部隊運作,抽調聯勤保障部隊所屬醫院九五○人,結合先期抵達的陸軍軍醫大學、海軍軍醫大學與空軍軍醫大學等共四五○人編成。此外,從解放軍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抽調十五名專家組成顧問組,指導疫情防控工作。

軍改後解放軍軍醫體系編組
軍改後解放軍軍醫體系編組

集團軍或戰區以上演習未成熟

解放軍醫療隊所需物資的調度,由中部戰區軍隊前方指揮協調組協調軍地雙方進行物資交接;另外,中部戰區總醫院全力協調採購或整理外界捐贈防護用品、消毒器材及治療藥物,補給第一線醫務人員的防疫需求。

在運輸方面,因為解放軍後勤基地就在武漢,可集合運輸車輛進行人員及物資運補。封城之後,陸軍運輸車輛擔任運送醫療器材與民生物資任務;空運方面,空軍出動八架大型運輸機,先後裝載七九五名軍隊醫療隊和五十八噸物資赴武漢。二月十三日,空軍首次出動自製的六架運20和兩架運9在內三種型號共十一架運輸機,運送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和物資。

在糧食供應方面,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軍需能源局會同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相關單位,指導湖北省軍地相關部門,建立聯席辦公機制,啟動軍糧應急補給計畫。各級軍糧供應部門實行二十四小時值班制度,提供原湖北部隊及支援湖北部隊的糧食,幫助部隊抗疫。基本上,軍隊糧食主要供應支援醫療的軍隊。

綜合而言,解放軍在軍改完成之後,大致完成合成旅級訓練演習,但集團軍以上或戰區以上演習尚未成熟。

傳染病等重大事件應變力弱化

在這次疫情中,災情超越一個戰區的範圍,已經涵蓋全中國。過去發生地震、洪水或火災,可以立即調動戰鬥部隊或戰鬥支援部隊立即投入,面對新興傳染病所造成的災害,需要更專業及科學的處理應變作為。這凸顯解放軍軍改為求精簡,裁併醫療、防化等後勤支援部隊的窘境,弱化解放軍在傳染病等重大事件的應變能力。(本文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