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是Netflix 離奧斯卡最近的距離,更是對全球影視產業混戰開第一槍!

2020-02-14 16:20

? 人氣

Netflix、HBO等國外影視串流平台有足夠的資金產出原創的獨家內容吸引會員。(圖/取自Unsplash)

Netflix、HBO等國外影視串流平台有足夠的資金產出原創的獨家內容吸引會員。(圖/取自Unsplash)

「你應該知道的是:每個電影製片人都希望他們的電影能被看到,因此串流平台與傳統影業的界限,將可能產生極大的扭轉。」

就算奧斯卡被譏諷是老白男間的自肥影展,雖然無可厚非還是許多影人心中的指標,但除了今年最佳影片終於由非英語片《寄生上流》拿下之外;令一個值得注意的是大家都沒有想到當初被百視達壓著打的Netflix(網飛),今年更不負眾望,持著自家多部原創電影入圍共24個提名,最後雖然只以《婚姻故事》奪最佳女配角,以及最佳紀錄長片《美國工廠》。即便如此,Netflix(網飛)仍然在聲勢上擊垮各大好萊塢片廠,一方面傳達著OTT串流平台將重整傳統影業版圖,另一方面更從入圍的片單看到奧斯卡的轉變。

串流平台的新經濟體系:Netflixonomics

在Netflix(網飛)全球用戶達1.67億,以及從2016年的6%毛利率,到2018年的10%毛利率下,凸顯出影視接收方式的轉變,作為對手的連鎖影院體系和各大影展,目前可說是處於一個恐怖平衡,Netflixonomics(網飛經濟)與爆米花經濟間,可能將出現扭轉。

好萊塢片廠的高風險、影展參展的硬規定,像坎城影展參展規定為必須先在影院上映,這些舊時代的寡占巨頭都恐將因為網路串流媒體而崩解,Netflix(網飛)在2018年即投入超過80億美元在內容產製、去年更發行22億美元的債卷、鎖定不同受眾的推薦系統下,大大拋棄好萊塢、連鎖影院為符合大眾的製片原則,回頭想想,有著高用戶數和收看數,Netflix(網飛)真的有必要參加影展嗎?

但看來Netflix(網飛)依舊想要一個官方的肯定,從Netflix(網飛)收購紐約第五大道的巴黎劇院即可得知,這都是為了迎合影展的規定,即使美國電影協會宣布Netflix(網飛)成為該協會第一個數位平台會員之外,以及奧斯卡、威尼斯影展陸續擁抱Netflix(網飛),但坎城影展依舊不願妥協。但看在各大串流平台也陸續參戰下,假定今年原創電影《愛爾蘭人》獲最佳影片,不僅是奧斯卡史上的里程碑,更是代表著傳統影人的妥協,也會敲響與其他影音串流平台的戰鼓。

電視及影院的長久壟斷即將消失

可惜市場是殘酷的,供給跟著需求走,美國人民電視剪線率持續上升,從2016 年的2%到2018年的4.2%;台灣也不例外,去年第三季有線電視用戶數直落突破500萬大關。另一方面,人手一機再加上5G元年的到來,當網路先行上映電影時,以往人們搶看電影院首映的衝動恐怕將不在,數位載體的利已大於弊。

因此,更新更快、隨時收看的串流影音平台誰不愛?根據資誠報告顯示,台灣將在2022年於相關產業突破4億美元的收入。

在迪士尼、蘋果、HBO、Amazon、Instagram、Facebook、YouTube相繼加入串流平台戰局,美國電信商AT&T更將與Comcast合作推出平台,以往影視業的壟斷市場可說是即將消失。

其實,以往影展的保護機制就是一種獨佔概念,但有干擾必有損失,以往影院也不想上映叫好不叫座的得獎片情況下,如今難道《羅馬》、《愛爾蘭人》沒拿下最佳影片,Netflix(網飛)就沒有人看了嗎,就不會出現在推薦影片了嗎?觀眾要的很簡單,給我最特別的劇本、不要侷限在好萊塢政治正確的框架下。

Netflix(網飛)的竄起帶來許多的爭議,其中反抗傳統是最大的因素,連合作過的大導演史蒂芬史匹柏都曾批評「我不認為那些在電影院上映不到一週的電影,有資格入圍奧斯卡金像獎」。

但導演應該與片商兩者互為共生關係,從觀察Netflix(網飛)對於內容的投注即可得知,符合各用戶地區的接地氣原創內容、像是去年台劇《罪夢者》,Netflix(網飛)等於召告了全世界的創作者:我們可以給你舞台、支援,歡迎找我合作。Netflix(網飛)不斷成長的訂閱數將自身與創作者互相拉抬曝光率,都大大打趴以往好萊塢的高預算及不確定性,只要Netflix(網飛)合作,似乎一定有賺頭。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