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深耕台灣校園20年宗教「真愛教育」教材:可能連志工都不知有問題,會傷到小孩

2020-02-12 09:00

? 人氣

這樣的教育並不是在2019年才開始,早於20年前開始,來台灣宣教的美國牧師榮司提反夫婦創立之「得勝者教育協會」、基督教電視台GoodTV負責人陳進隆創辦之「彩虹兒童福音中心」(彩虹媽媽前身),便已開始研發教材進入校園,甚至會使用學校正課時間來進行所謂「性教育」、「性平教育」...(陳品佑攝)

這樣的教育並不是在2019年才開始,早於20年前開始,來台灣宣教的美國牧師榮司提反夫婦創立之「得勝者教育協會」、基督教電視台GoodTV負責人陳進隆創辦之「彩虹兒童福音中心」(彩虹媽媽前身),便已開始研發教材進入校園,甚至會使用學校正課時間來進行所謂「性教育」、「性平教育」...(陳品佑攝)

「我之前服務的單位在做性侵害事件協助,滿多當事人覺得他們沒受過好的性教育,以至於遇到狀況不知道該怎麼辦,甚至也覺得自己『髒掉』了……那時教育就說你『第一次』要給你重要的人,於是他們所有的自責、所有的錯都歸到自己身上,這觀念存在他們心中,要走出來很困難……」

告訴孩子「不可以發生婚前性行為」才能有「真愛」的教育,真能幫助到他們未來的人生嗎?去(2019)年秋天,於晨光時間(早自習)入校園講課的校外志工「彩虹媽媽」引發社會熱議,有人認為彩虹媽媽是基於熱心去講課,另一方面親子作家番紅花(王碧珠)卻也在臉書提到,有志工告訴自己的女兒「你的第一次,你的貞操,是你送給丈夫的『禮物』」,讓番紅花錯愕不已。

然而這樣的教育並不是在2019年才開始,早於20年前開始,來台灣宣教的美國牧師榮司提反夫婦創立之「得勝者教育協會」、基督教電視台GoodTV董事陳進隆創辦之「彩虹兒童福音中心」(彩虹媽媽前身),便已開始研發教材進入校園,甚至會使用學校正課時間來進行所謂「性教育」、「性平教育」課程。當這些校外志工進入學校講課、教材難以把關,會有什麼問題?性平教育大平台專案經理張明旭、林均諺,道出台灣性平教育深埋已久、卻仍未能完全處理的危機。

(更新:2020/02/13得勝者教育協會來函澄清聲明,文末全文照登)

公開聲明絕非「宗教團體」 志工培訓地點卻遍及全台教會

雖然彩虹愛家協會於2019年8月份聲明自己並非「宗教團體」,然而就其創辦人陳進隆2017年於衛理神學研究院分享,彩虹的宣教策略是要「把學區變牧區,志工變同工」,而到了2020年的今天,其「生命教育志工」國小基礎培訓春季班舉行地點仍以教會為主,其官網(連結)便公開列出台北純福音教會、城市之光聖教會(新竹)、浸信會三一堂(台南)、中壢靈糧堂(桃園)、東華浸信會(花蓮)、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北榮教會(嘉義)等培訓地點。

說起求學時期是否有遇過類似團體,林均諺說自己國中因為讀「壞班」的關係,校方會安排得勝者教育協會進來「感化」大家,志工會帶同學們唸禱告、讀《聖經》的文來反省自己,這已踩到《教育基本法》第6條:「公立學校不得為特定宗教信仰從事宣傳或活動。」

此外,林均諺上大學時跟同學聊才知道,有些同學過去簽過得勝者的「守貞卡」,也有同學說志工會叫他們傳蘋果,傳完告訴大家:「蘋果被傳過、摸過、髒掉了,就像你跟人發生性行為,髒掉了,也沒人敢吃。」

那學校老師覺得這些有問題嗎?林均諺說,他其實也不知道老師怎麼想,學校把得勝者當成「品格教育」的一種輔導手段,專門限定被認為很壞、品行不好的班級。只是另一方面,林均諺在求學過程遇到的老師們確實有些比較缺乏性平意識,國小就被老師唸過「你一個男生,屁股這麼翹幹嘛」,國中也曾被某位老師唸過「娘娘的」。

隨著《性別平等教育法》上路,得勝者、彩虹愛家協會對校方遊說也會開始以「性平教育」自居,於台中某小學任職班導師的Justin便說,得勝者提供給校方的課程規畫自稱生命教育、性平教育,彩虹愛家協會則有自己一套「青春啟航」教材,表示要「建立學生『珍愛生命』與『尊重婚姻』的優質人生觀」、提及性行為後果、身體界線、「認識婚姻與承諾的重要」等。只是,攤開目前家長、教師向民代投訴的課程內容,林均諺直言:「這跟性平教育、性教育希望可以帶孩子自在正向討論性這事是相違背的,他就是恐懼式的教育。」

校方也未必能看出的教材陷阱:說「女生要保護自己」,但穿細肩帶約會被騷擾,就是自己的錯嗎?

林均諺說,其實很多教材的問題都非常「幽微」,對《聖經》較有理解的人會看出教師本其中暗藏聖經文字,至於性平教育部份,現在許多在校園中的老師求學期間也沒受過性平教育,因此對許多乍看之下沒問題、細想才發現不對勁的言論,也難有敏感度。

最經典的問題就是「女生要保護好自己」一語:「說『女生要保護好自己』,大家就會覺得嗯,對啊──但你沒想到,今天就算女生沒辦法保護好自己,另一個人也沒任何資格去傷害女生,我們說『保護自己』防性侵性騷,好像把責任都推到女生身上……這乍看之下沒問題,但需要更細緻討論。」

張明旭則說,很多關心性平教育的老師會反應「身體界線」說詞的問題,雖然告訴孩子身體有哪些地方能碰、哪些不能碰乍看之下很合理,問題是多數好友間的碰觸、協助視障朋友、搭乘機車扶腰的安全措施,在「普納遜半島」的定義上竟全都會超過身體界限、引發自己與他人的性慾,「如果女生摟腰就會有生理反應,騎機車怎麼給人家載?她只能抓著機車,這很危險啊!」

彩虹媽媽教材(家長提供)
多數好友間的碰觸、協助視障朋友、搭乘機車扶腰的安全措施,在「普納遜半島」的定義上竟全都會超過身體界限、引發自己與他人的性慾,「如果女生摟腰就會有生理反應,騎機車怎麼給人家載?她只能抓著機車,這很危險啊!」(家長提供)

關於「安全約會」的教材則有學生學習單,讓孩子去勾選在哪些地方約會很危險、什麼時段約會危險、穿什麼樣的衣服會有危險,教師本則有「標準答案」,例如不可以穿細肩帶背心去約會。對此,張明旭直言:「這就是在說,你約會引起別人的衝動都是你的問題,假設你以後被性騷擾被性侵害,都是你的問題──這就是我們說的,歸因於受害者。」

關於情感教育,也是完全限定在「男生與女生」之間的關係,所謂的交往過程一定要從團體活動、團體約會、單獨約會、固定對象、到結婚以後才能有親密關係,然而現實人生的感情又怎會有「SOP」呢?更讓張明旭無奈的,是志工要教唱《愛的真諦》這首聖歌,歌詞說愛要「恆久忍耐」、「不計算人家的惡」、「凡事忍耐」,現在主流性平教育早已說愛不是靠「忍耐」的,碰上語言暴力、情緒勒索甚至家庭暴力若還「忍耐」,更是一段悲劇的開始。

更微妙的是各種似是而非的「科學」觀念混入,例如教材會說青春期的改變之一是受到情緒影響、這些都是「賀先生」、「賀太太」(荷爾蒙)的關係,但情緒不是那麼單純受到荷爾蒙影響的;又例如教師本病理化性別氣質較為特殊的學生,說這是患了「CAH先天性腎上腺增生症」,問題是這病症在世界比例只有百分之一,會拿這個去討論性別氣質,會帶給老師錯誤的知識;又例如教師本以「同性密友期」概括所有同性之間的關係,小時候跟同性在一起、長大則對異性有興趣,「如果是可能喜歡同性的學生,這階段用這本,他會無法找到自己。」

彩虹媽媽教材(家長提供)
「如果是可能喜歡同性的學生,這階段用這本,他會無法找到自己。」(家長提供)

至於碰上非預期懷孕時的人工流產問題,張明旭說,現在的性平教育不會告訴學生說一定要、或是一定不要把孩子生下來,是給學生正確的知識,例如你生下來要有哪些資源、要有哪些責任、若要選擇中止懷孕必須考量哪些,但「青春啟航」的教師本,是要老師去問學生是否支持墮胎,如果多數學生支持,就放《生命的奇蹟》這部血淋淋的影片「讓孩子尊重生命」──這狀況,也正切合林均諺說的「恐懼式的教育」

「守貞教育」沉痛代價:不敢、不想跟孩子談「性」,將付出很多社會成本…

這些教材可能會給孩子帶來哪些負面影響?張明旭說,首先是未來可能會發現自己是同志的學生受到傷害,在2019同婚元年甚至有志工在課堂上說「說男生跟男生結婚是不對的」,雖然當下有學生反應「今年通過同性婚姻了,同志可以結婚了」,志工還是說:「這是不對的,是『亂倫』。」

然而被傷害到的絕不只同志學生,例如有些學生如果學了「安全約會」的概念在未來碰上被性騷擾的事情,學生多半會自責:「都是因為我太暴露了,我自己不注重安全,都是我的錯。」過去曾在性侵受害者協助團體服務過的林均諺也說,其實滿多性侵受害當事人覺得自己沒受過好的性教育,所以不只在事發當下不知道該怎麼應對,甚至之後也會覺得自己「髒掉」了:「那時教育就說你『第一次』要給你重要的人,於是他們所有的自責、所有的錯都歸到自己身上,這觀念存在他們心中,要走出來很困難……他們的身心會有狀況,沒辦法跟人談,沒有支持又自我否定。」

張明旭補充,過去性平教育大平台曾經建議老師讓孩子們了解自己身體不只是拿鏡子照性器官,也必須告訴孩子身體被碰會有哪些舒服的感覺、不舒服的感覺,問題是一教到「舒服」家長就反彈了:「校園為什麼要教這些?」對此張明旭提醒,許多性侵受害者的身體其實是有反應的、會因此陷入自責,當事人難以分辨這是心理的感覺還是生理的感覺、不知道有生理反應等於願意,就是過去缺乏性教育的遺憾之一:「老師跟家長要去想,不敢跟孩子談性、不想跟孩子談性,這是要付出很多社會成本的……」

儘管得勝者教育協會、彩虹愛家協會目前皆表示已無再使用「守貞卡」、也絕無強迫簽署情事、只以「適當教具」輔助,張明旭說,其實同志諮詢熱線有夥伴過去是拿過守貞卡的人,問他拿到當下感覺是什麼,他認為「對,就是要這樣相信」──所以當這人後來違反了守貞規定,他的內在想法就是「覺得自己會下地獄」,畢竟那時不只是彩虹媽媽,就連老師都說這樣是不對的。

另一位朋友則是在國中就簽了得勝者守貞卡的女生,她到大學交了第一個男朋友,發生性關係以後就覺得「我這輩子就是要跟這人在一起」──即便那女生後來覺得性行為其實很不舒服、很不受尊重,她還是覺得自己要忍耐,即便對方後來在感情辜負她,她還是覺得「我就是要好好守在這邊,我們在性這塊不舒服沒關係」──她被教導要忍耐,性不是可以拿來享受的事情,這些教育便讓她有了一段非常痛苦的關係。

更糟糕的,或許是當各種不正確的性教育教材在校園流竄,也會讓正確的教材與觀念無法落實。林均諺說,現在有些會打來同志諮詢熱線求助的人,過去未曾受過正確性教育、對性行為非常焦慮、「手碰一下就很害怕自己會生病」、甚至不知道怎麼使用保險套,「你看,保守派教材絕對不會談到這些事情,到了一般學校的教材,又會有人出來阻擋,說不能教這些。」

「越有完整的知識越能好好保護自己、進而尊重他人,如果你的知識不足夠,會有很多狀況。」

儘管得勝者教育協會、彩虹愛家協會教材與志工爭議百出,張明旭提醒,社會大眾必須了解到「不是所有彩虹媽媽都反同」,有些彩虹媽媽其實並無說出爭議言論,即便是說出的,也有滿多彩虹媽媽會喊冤說不知道這些教材有問題、不知道教材違反性平法、會傷到小孩。於是基本問題還是出在:「是不是代表我們學校老師跟家長溝通得還不夠,是不是學校老師接受的性平教育還不夠?」

另一方面,當學校老師業務繁重、無力應付輔導課程或是晨光時間,也確實容易造成得勝者、彩虹媽媽這類團體入班,畢竟這些團體很「熱心」地幫忙把整套課程規畫都寫好了、家長會不覺得有問題、老師對課程規畫也無法在第一時間發現問題,有人幫忙當然沒什麼好拒絕的。

對此,張明旭說:「之前就有性平團體在想,究竟學校有沒有可能在晨光時間不要讓教師負擔那麼重,例如說不要每次都去開會?或是能否讓老師有意識到這是自己的正課時間,不是取而代之讓其他團體上這些課?或是能否讓所有老師都具備性平意識,可以去反應課程上的問題?」也確實,有些老師這麼反應:「我們很辛苦,才會被這些團體趁空進來。」

雖然晨光時間的空檔未必只有彩虹愛家團體可以補,林均諺說,其實性別友善的家長未必會比彩虹愛家組織的志工來得多,那如果真的不讓這些團體進去,這個空檔要怎麼辦?這是個現存的狀況、沒辦法馬上補好破網的狀況,有些性平團體想到的對策是「只陪伴,不授課」,有些想到的是應該讓入校志工受訓,問題是:又要靠誰來教育訓練志工呢?

「針對志工,我們能否明訂方法讓他們去遵守?」張明旭說,有些彩虹媽媽也會喊冤說「我哪知道哪些不能教」,如果教育部能明確志工教學可以到哪邊、寫清楚,日後可以減少相關爭議。

事實上,現今老師若有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的不當言行,是可以送校內性平委員會處理的,至於宗教團體志工如果帶領孩子唸聖經,很明顯違反《教育基本法的》,但違法後並沒有處理機制、由各校自行判斷,所以2019年末性平友善家長們才會在公共政策參與平台做出如此提案──「教育部應制訂中小學校園志工規則,明確規範志工資格、訓練、工作範圍、權利義務、罰則等項目」提案。

而更細水長流的作法,仍是加強性平教育。張明旭提醒,一個學校的彩虹媽媽有不少會是該校的家長,依《性別平等教育法》,校方、性平委員會本來就有任務跟教師、家長、學生、社區溝通性平教育,雖然很明顯這部份沒在做,但如果真的開始做,狀況也會慢慢改變。

「越有完整的知識越能好好保護自己、進而尊重他人,如果你的知識不足夠,會有很多狀況。」對於性教育的意義,林均諺這麼說比起一味禁止、刻板印象地對孩子定義「真愛」,真正給予孩子足夠的知識才能帶來美好人生,而如何讓孩子安心健康地長大、能應對人生中的各種磨難,這其實,也是如今傳授「守貞教育」團體必須去思考、去修正的課題。

2020/02/13得勝者教育協會來函澄清聲明,以下全文照登:

開學將至,各位關心得勝者及青少年生命教育的朋友們,大家辛苦了。關於2020年2月於媒體報導中出現質疑得勝者教育協會等相關新聞,在此謹提出釐清及相關聲明:

1. 協會創辦人榮司提反本身為美國派丁大學(Pepperdine University)教育學博士,最初是在校園推動菸毒防治教育宣導,後因應學生需求而發展出系列得勝課程。本會理事長黃臺珠教授曾任高師大科學教育研究所教授、中山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主任,以其課程與教育專業領導協會;本會歷屆理事長亦多為產學界享有美譽、擁有豐富教學經驗者,均本於教育理念推廣得勝課程,並謹守教育基本法第六條之中立原則。

(編按:以下2-4點係根據另篇報導「數學課變宗教團體課」之回應。)

2. 關於報導中提到數學課變宗教團體課。首先,得勝者教育協會協會並非宗教團體,而是教育團體,沒有宣傳任何特定宗教信仰及活動,而是教導青少年生命品格與提升各項生活管理能力;其次,報導中提到數學課被借用上生命教育課,乃學校方面依其課程需求調整,後續亦有補回課程時數,並非取代原有課程。

3. 關於課本的回收,乃因為志工老師需批改課本中的心得欄,以便及時回應學生在課本中提出的問題或學習心得。並且課本經批改後,每堂課都會交還給學生,且在最後一堂課結束後課本都會交還學生留念,並沒有不提供教材內容給老師及家長參考的問題。

4. 關於顏料課,是以實物教學結合故事引導,重點在使學生意識到故事主角小紅有「身體自主權」,且在故事過程中重複說明「小藍想進一步,小紅沒有拒絕」。課程並非報導中所臆測只針對女生,也包含男生,因為雙方在交往過程中若發生性行為,彼此都會在身心靈留下痕跡。若日後關係破裂,雙方都會面臨深刻的影響,無論其性別為何均可能需要療癒。

5. 關於身體禁區是指身體的界線,得勝課程的教導是,無論父母親或師長都不可以隨意碰觸,若違背其意願而碰觸就是性侵犯,就是侵害其身體禁區,可以拒絕,因此身體禁區是屬於個人自主範圍。

6. 「保護自己」是不分性別,也未涉及同性或異性婚姻等內容。得勝課程內容並不局限於安全性行為,更是著重在教導學生培養人際互動的能力,學習欣賞自己,並尊重他人不同的特質,同時知道如何保護自己,做出好選擇珍愛自己。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