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五雄爭霸,爭黨主席還 2020 總統提名?

2017-02-04 06:10

? 人氣

國民黨正如火荼的進行主席競選, 不過相當有趣是國民黨5位參選人在近 位參選人在近 日都不約而同的提到 2020總統大選,反而 總統大選,甚少提到時間更近的2018地方選舉,讓這次的黨主席之爭,更像是 2020總統提名之爭。(資料照,陳明仁攝)

國民黨正如火荼的進行主席競選, 不過相當有趣是國民黨5位參選人在近 位參選人在近 日都不約而同的提到 2020總統大選,反而 總統大選,甚少提到時間更近的2018地方選舉,讓這次的黨主席之爭,更像是 2020總統提名之爭。(資料照,陳明仁攝)

一、為什麼明明在選黨主席,5位參選人都提到2020的總統大選?

國民黨正如火如荼的進行黨主席競選,不過相當有趣的是,5位參選人在近日都不約而同的提到2020總統大選,反而甚少提到時間更近的2018地方選舉,讓這次的黨主席之爭,更像是2020總統提名之爭。

箇中原因,就在於國民黨主席擁有相當大的黨內制度權限,使得黨主席這個職位成為國民黨的魔戒,引人垂涎三尺,因為誰選上黨主席,誰就能掌握黨機器和黨主席的制度權限,藉此挑戰2020的總統大位,讓這場黨主席選舉更顯錯綜複雜。

二、那5位黨主席參選人對2020參選總統的看法是? 

雖然5位參選人都對2020總統大選表態,不過參選人之間的論調卻大有不同,而藏有弦外之音。郝龍斌就首先表態,即使當選黨主席也不會選總統,認為這任黨主席的工作在於培養人才、團結黨內,幫助國民黨度過當前的難關,而不是作為個人謀求權位的踏腳石。

洪秀柱對此僅表示自己向來有主張,連任黨主席後,會盡所有力量尋覓勝選人才。也就是說,洪秀柱並不明確跟進郝龍斌的承諾,雖然未直言自己會不會挑戰2020總統大選,但在言語之中也保留自己參選的空間。而從洪秀柱在受聯合報專訪時表示,自己與川普經歷雷同,都受到同黨人士異議,但川普卻在堅持之下勝選,自己卻被拉下候選人席位,當然讓她感到「有遺憾」的言論來看,若有機會,洪自然可能挑戰2020的總統大位。

  吳敦義則在宣布參選的同一天表示,不對郝龍斌不選2020總統的事多做評論;2020雖然還太遠,但若要親自上陣時也逃不掉。中時當時更以標題來直接評論,吳敦義宣布選黨主席的氣勢有如選總統,可見媒體也嗅到吳的企圖心。之後吳敦義更在廣播節目上自曝,當朱立倫詢問他要不要選2016的總統時,自己以已經是副總統,所以要選只能選正的(總統),這樣會減少黨主席(朱)靈活性的理由來婉拒。從此來看,吳對挑戰2020大位的企圖心又更強於洪。

  詹啟賢雖然最晚宣布投入黨主席選舉,不過卻是唯一公開表態打算在2020選總統的黨主席參選人,認為若自己是該承擔的人就會承擔,與吳敦義先前的言論有異曲同工之妙。對此韓國瑜則表示這任黨主席有許多挑戰,但選總統並非當務之急,沒有必要提到3年後的大選,並且在拜訪眷村被熱情民眾拱選總統時表示不敢參選。而從韓國瑜在宣布參選時,公開表示願意親自在2018地方選舉中投入艱難選區來看,韓的醉翁之意就不如同洪吳詹在2020的總統大選,更傾向於2018的地方選舉。

  總地來說,5位參選人對2020總統大選的論調大不相同,雖然大多皆未明言,不過卻可以參選總統意願作為光譜,區分出兩派人馬,參選總統意願低的郝韓;參選總統意願高的詹吳洪。呈現如下圖。

表一
表一

三、黨主席選不選總統很重要嗎?

黨主席要不要選總統很重要嗎?唯一明確說當選會挑戰2020總統大位的詹啟賢就認為,國民黨的黨主席和2020總統參選人最好是同一人,這樣打選戰才有效率。雖然詹的話聽似很有道理,但要驗證詹的看法是否正確,本文就以黨主席和總統參選人是否為同一人,區分出兩個類型,來進行探討: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為同一人、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為不同人。

在民主化之後,1996年的李登輝、2004年的連戰、2012年的馬英九屬於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為同一人的類型;挑戰2000年、2008年和2016年總統大選的連戰、馬英九和洪秀柱(替換前),就並非時任黨主席,而分別由李登輝、吳伯雄和朱立倫擔當,屬於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為不同人的類型。

表格
表格

而從結果來看,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為同一人的類型勝選2次,但不同人的類型也勝選1次,在樣本數不夠的情況下,難以逕自斷言孰優孰劣。然若從反面來推敲,倒是可以觀察到相當有趣的黨內細節。例如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為同一人,唯一敗選的案例,即2004年的選舉,雖然敗選,但卻沒有發生重大規模的黨內紛爭;然而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為不同人敗選的案例,即2000年和2016年,國民黨主席和總統參選人之間都發生一定規模的紛爭。2000年的選舉,李登輝雖然一直公開支持連戰,不過卻有不少傳言認為李在暗助陳水扁,是造成連敗選的主因,最終使得連在選後與本情同父子的李恩斷義絕,將其趕出黨外;2016年則爆發朱洪之爭,最終以「換柱事件」收場。可見詹啟賢的看法確實有其論據。

四、為什麼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不同人,會引發黨內紛爭?

由於歷史因素,黨主席被賦予相當大的制度權限,並且在開放直選後,黨主席更須向黨內選民負責,這就使得總統大選成敗的責任不可能只落在參選人身上,黨主席亦必須負起成敗責任。在2000年的敗選中,時任黨主席的李登輝最後甚至負起比參選人連戰更大的責任,引來當時外界的不解。而這種不解,即來自於對國民黨內權力運作的陌生。

  因此在國民黨主席即使沒有參選,亦必須負起大選成敗責任時,那就很難想像黨主席會坐視不管參選人的競選過程。尤其當黨主席本身具有一定政治能量,有欲圖投入下一次選舉,或是具有強烈意識形態立場時,就更有動機去介入已方陣營的競選過程。2016年的「換柱」即是如此,具有政治能量,被視為有欲圖在將來更上一層的朱立倫,便無法坐視總統參選人洪秀柱選情的低迷,因為許多黨內人士自始即不斷向朱施壓,最終在黨內壓力紛至的情況下,迫使朱同意換柱

  這也就是說,由於黨主席不可避免地承擔選舉成敗的責任,因此當總統參選人的選情低迷,黨主席為避免選舉失利將造成的個人政治挫敗,就可能高度介入參選人的競選過程。然而另一方面,由於參選人本身係由黨內正規程序所產生,象徵其具有黨內認可,有決定自身選舉策略和路線的正當性及自主性,使得參選人相當可能抗拒黨主席的介入,因為是自己,而非黨主席,才是當初黨內託付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的人。在這樣的情況,即形成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之間的紛爭。

表二
表二

五、那要如何避免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為不同人時之間的紛爭?

如同前述所提,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之間不必然會發生紛爭。2008年的吳伯雄和馬英九,就攜手合作,不僅勝選,還創下歷史性高票,有違前述詹啟賢的假定。箇中原因,就在於時任黨主席吳伯雄,係由補選產生,接替因特別費案被起訴自請辭職的馬英九,具有濃厚尊榮性、過渡性和儀式性的色彩。比喻來說,就是內閣制中的虛位元首,並非是黨內掌握最高實權的人物。此從吳伯雄的秘書長為此後擔任馬政府行政院長和副總統的吳敦義,即可明白,馬在2008年雖無黨主席之名,但卻有黨內最高實權之實。因此這也代表說,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為不同人,雖然有可能,但並不一定必然導致黨內紛爭。

而綜合2008年和2016年的案例,就可以發現,造成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紛爭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參選人的選情。也就是說,選情不錯,較不可能紛爭;選情不好,較可能紛爭。另外若總統參選人的政治聲望高於黨主席許多、能實質影響秘書長人選、黨主席沒有太大政治野心和鮮明意識形態,或是沒有意願在將來從事外部選舉,就較可能減少紛爭可能;反之,若總統參選人政治聲望沒有高於黨主席、秘書長人選由黨主席決定、黨主席有意願在將來從事外部選舉或是具有鮮明意識形態,那就相當可能發生紛爭。

六、國民黨過去的經驗,對這次黨主席選舉有什麼啟示?

在繞了一大圈,以國民黨過去的經歷,討論完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同不同人與黨內紛爭的關聯後,本文就回過頭來,藉此檢視和展望國民黨當前的黨主席選舉和2020總統大選。

首先,就如同一開始所說,此次黨主席選舉是2020參選總統的前哨戰,誰在2017成為黨主席,就相當可能在2020挑戰總統大位。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選民就應當要更加慎選黨主席,在決定黨主席的同時,也必須考量到2020的總統大選。因為就如同前述所提,此次勝選的黨主席,爾後若成為2020的總統參選人,那自然不太會引發黨內紛爭。反之,若到時黨主席沒有成為2020的總統參選人,卻有挑戰總統大位的野心或是鮮明的意識形態,那就相當可能重演2016年的黨內紛爭,造成國民黨再度因內鬥而在選舉中慘敗。

而承前所述,目前參選黨主席的5位候選人之中,詹啟賢、吳敦義和洪秀柱,對2020總統大位有一定程度的企圖;韓國瑜的企圖在於2018的地方選舉;郝龍斌則不具挑戰2020總統大位的企圖。也就是說,如果詹啟賢、吳敦義或洪秀柱其中一人成為黨主席,但最終沒有成為2020國民黨的總統參選人,那就會提高未來國民黨內因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不同人而紛爭的可能。另一方面,即使詹啟賢、吳敦義和洪秀柱到時兼具黨主席和總統參選人的身分,然而由於3人都是1948年出生,因此3人的年紀在2020年都將屆72歲。即便有幸勝選,3人競選連任時亦屆76歲,而必須擔任事務異常繁重的總統一職至80歲。從此來看,就相當有違當前國民黨內主流的改革方向:年輕化,而可能阻礙國民黨內的世代交替。

七、總結:連動國民黨未來的黨主席選舉

總結來說,此次的黨主席選舉,不僅連動國民黨2020總統大選的選情,亦會決定國民黨內世代交替的年輕化改革。若由有挑戰總統意願的詹吳洪當選黨主席,在同時兼為總統參選人的情況下,雖然可以減少黨內紛爭,但卻可能阻礙國民黨的世代交替和年輕化改革。另一方面,若不兼為總統參選人,雖然有助於黨內世代交替和年輕化改革,但卻又可能提高黨內紛爭的機率,形成兩難困境。郝龍斌似乎就看出此點,因此即早就拋出不選2020總統的承諾,呼籲培育人才和團結黨內,避免到時陷入致黨不利的困境。

  不過這並非意味著本文認為詹吳洪此次若當選黨主席,就必然會讓國民黨陷入上述的兩難困境。謀事在人,但要避免如此困境形成,那就必須積極尋求改變現有情狀,不能將此次爭奪黨主席之位視為是2020總統大選的前哨戰。但就誠如先前所提,國民黨主席擁有龐大權限,因此通常來說,能成為黨主席的政治人物,試圖挑戰總統大位的雄心壯志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然而考量到目前國民黨的處境,以及絕大多數基層群眾的期望,此任黨主席最主要的任務並非是競選2020總統大位,而是建構黨的整體改革藍圖,培養人才和接班梯隊,完成年輕化,帶領黨走出當前的困境。因此就如同馬英九和吳伯雄所呼籲,黨主席應以黨的總體利益作為優先考量,而不能只是為自己打算。否則,國民黨將仍擺脫不了過往不斷反復發生的病兆。

*作者為台大政研所碩士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