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雨林,開發它或保護它? 巴西總統縱容濫墾濫伐,「地球之肺」走上存亡十字路口

2019-12-13 18:00

? 人氣

此圖位於巴西北部帕拉州。圖中央為BR-163號高速公路,左側是塔帕若斯國家森林區,右側是大豆田。(AP)

此圖位於巴西北部帕拉州。圖中央為BR-163號高速公路,左側是塔帕若斯國家森林區,右側是大豆田。(AP)

深夜,巴西亞馬遜雨林內出現兩台無照伐木車,載著幾百年老樹的枝幹,在泥路上疾駛遠離雨林,開上漆黑的高速公路。到了早晨,樹幹已被放置在偏遠的鋸木廠,高速公路上也難以看見鋸木廠的波浪狀鐵皮屋頂。

公路像是雨林被劃開的破口,帶來亞馬遜區域的經濟繁榮,但也象徵巴西環境永續和經濟發展來到關鍵的十字路口。《美聯社》(AP)深入當地,報導巴西面臨的困境,自70年代開始鋪設道路進入帕拉州的雨林開發,到今日2條高速公路掌握當地經濟命脈,將農作物銷往世界各地。然而,有當地居民擔憂,繼續開發雨林下去,經濟繁榮將伴隨腐敗而生。

佔巴西全國土地面積達6成的亞馬遜雨林,同時孕育了全球2成的物種。(美聯社)
佔巴西全國土地面積達6成的亞馬遜雨林,同時孕育了全球2成的物種。(美聯社)

做著殖民土地的夢  開發世界最大熱帶雨林

對巴西人而言,道路建設代表貨物出得去,不分官民,大家都做著發財夢。1970年代,當高速公路第一次延伸到與雨林接壤的帕拉州(Para)魯羅波利斯(Ruropolis),巴西軍政府承諾給予人民土地,吸引他們到農業計畫村莊居住。53歲的索拉斯(Hilquias Soares)回憶,當時有位官員來他的家鄉吆喝:「有沒有誰要去帕拉州?」

巴西帕拉州位置。(TUBS @Wikipedia CC BY 3.0)
巴西帕拉州位置。(TUBS @Wikipedia CC BY 3.0)

他的家人抓住機會,時任總統梅迪西(Emílio Médici)在魯羅波利斯舉行就職典禮不久後,也來到此地。網路上流傳的影片顯示梅迪西當場揭露匾額,上面寫著:「巴西人民回應歷史的挑戰,佔領了亞馬遜的心臟。」小孩在蹺蹺板上嬉戲玩耍,炫耀T恤衫的圖案,上面畫著十字路口遍布整個巴西。

69歲的迪尼茲(Dedé Diniz)說:「當時我們做著一個殖民土地的夢,看看我們是否能有更好的經濟條件…許多人不理解我們的理想,我們的所作所為。」

如今,有「熱帶川普」之稱的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當上巴西總統,靠著農民、貨車司機、礦工群體的支持贏得大選,他們希望能夠重拾過去威權時期作法,開發世界最大的熱帶雨林。博索納羅也盡全力達成選前承諾,但現今雨林狀態不同以往,科學家已提出警示,我們必須維護亞馬遜雨林,才能吸收二氧化碳、減緩氣候變遷的影響,現在亞馬遜地區已經流失2成原始雨林面積,幾乎來到不可逆的階段。

2條高速公路維繫亞馬遜經濟命脈

「跨亞馬遜」(稱BR-230或Trans-Amazon)和BR-163號兩條高速公路是亞馬遜地區發展的經濟命脈,它們以魯羅波利斯為起點向西延伸超過70英里(約113公里),然後在一處圓環分叉出去,總共涵蓋超過5000英里(約8047公里),橫跨整個帕拉州。在玉米與大豆收割季,每日約有2600輛卡車從附近的塔帕若斯河(Tapajos River)出發來回採收穀物。塔帕若斯河是卡車裝卸貨物的轉運點,穀物接著被轉放到接駁船上,往下游航行數天,最後被倒入船艙運往世界各地,多數是抵達中國。

A
「跨亞馬遜」(稱BR-230或Trans-Amazon)和BR-163號兩條高速公路是亞馬遜地區發展的經濟命脈。(AP)

在博索納羅執政之初,BR-163號公路只剩32英里(約51公里)就能鋪設完成,直到11月這條大豆走廊終於完工。交通部長迪弗雷塔斯(Tarcísio de Freitas)讚賞,這項大型公共建設完工,是巴西空前的成就。在BR-163號公路旁邊,巴西政府也蓋了一條耗資30億美元(約917億新台幣)用來運送穀物的鐵路。

美聯社引據一支交通部給外國投資者的宣傳影片,宣稱野生動物能與高速公路和平共存。迪弗雷塔斯強調:「我們知道巴西對世界有責任,而我們將會履行我們的責任。」

 

經濟發展 V.S. 環境永續

這2條高速公路從1970年代巴西還是軍政府統治時開始規劃至今,最終貫穿整個亞馬遜雨林。40年後,在地發展逐漸形成,森林砍伐的情形卻日益惡化,當地人擔心發展所帶來的利益將會流逝。

環保團體「Imazon」研究學者巴雷托(Paulo Barreto)說,道路本身並不是個問題,目前的困境是,博索納羅鼓動非法伐木,長年的環境監督機制也被政府弱化,公路使違法業者更容易進入雨林濫伐,「持續下去的話,森林砍伐現象將會蔓延到整個亞馬遜地區。」

A
帕拉州境內被盜採的樹木。(AP)

官方數據顯示,光是2019年1月至7月間,亞馬遜雨林就消失近1萬平方公里的面積,其中4成就在帕拉州境內。雨林消失的速度變快、面積變大,比前年統計數字高出近30%,是11年來糟糕的情況。

生活在雨林的原住民族「蒙杜魯庫」(Munduruku)就居住在高速公路附近,族長貝塞拉(Paulo Bezerra)告訴美聯社,來自馬托格羅索州(Mato Grosso)及其他地方的農民使用拖拉機拉倒村莊附近的樹木,甚至恐嚇原住民最好閉嘴。

本月在馬德里舉行為期2周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5),巴西的發展模式與程度成為大會討論的焦點。巴西環境部長薩勒斯(Ricardo Salles)8日向美聯社表示,若沒有帶動亞馬遜地區的經濟發展,當地人民仍陷入從事違法活動的循環。薩勒斯是巴西著名反環保政客,博索納羅今年1月指定他接掌環境部,引發各界抨擊。

10月19日,亞馬遜原住民前往梵蒂岡(美聯社)
10月19日,亞馬遜原住民前往梵蒂岡(美聯社)

開發雨林帶來「秩序與進步」?

BR-163號公路確保了運送大豆與玉米不受阻礙,能夠觸及更多農莊及新的河岸碼頭。巴西政府預估,2024年的農作物出口量將從今年的1000萬噸,成長到2500萬噸。

大豆與玉米運輸團體「Pró-Logística」執行長費雷拉(Edeon Ferreira)告訴美聯社,交通量增加,讓餐廳、旅館和車輛維修業有利可圖。在他說話的同時,他正領導一群馬托格羅索州的大豆農民,在這趟2900英里路程中勘查亞馬遜的道路。

費雷拉說,隨著經營牧場的產值提升,馬托格羅索州居民可以選擇在退化的牧場上農耕,不用砍伐森林。不過巴雷托的看法相反,他認為農民不一定會選擇自動化的農耕技術,而是衡量哪個農耕方法成本更低,照道理說,在政府默許下,砍掉一片森林當農地的成本比較低。

亞馬遜雨林。(美聯社)
亞馬遜雨林。(美聯社)

聖保羅大學氣候科學家諾布雷(Carlos Nobre)擔憂,環境惡化不等人。他說,亞馬遜地區正在流失它回收水資源的能力,氣候已經變得更熱、更乾,而且雨林多數面積可能在未來15至30年內變成大草原。

曾經是一位蜂農的費雷拉(João Ferreira)回憶,20年前,農企進駐帕拉州雨林不久後,他培育的1000個蜂巢內蜜蜂全死光了。他抱怨農企只為地方帶來少量工作機會,讓原始森林消失,把鎮民推入生活困境。從此他將巴西國旗畫上問號,掛在庭院,作為無聲的抗議。

他認為,巴西的國家格言「秩序與進步」已經消失在空氣中,「有一天繁榮來了,腐敗也伴隨而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