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晴雨表」菲商,遇上貿易戰跑最快台商,菲國第四大集團、中磊舵手對談:如果中國極度自給自足……

2019-10-30 12:10

? 人氣

中磊電子總經理:王煒(右)、阿雅拉集團董事長暨執行長:阿雅拉(左)。(攝影者.駱裕隆)

中磊電子總經理:王煒(右)、阿雅拉集團董事長暨執行長:阿雅拉(左)。(攝影者.駱裕隆)

10月18日,來自日本、韓國及東南亞的哈佛大學商學院校友聚集在台北,召開一年一度的商學院亞太區理監事會議。這是此會議第一次移師台灣舉辦,近30位來自各領域的商界菁英匯集,最熱門的話題,正是已影響全球經濟約1年半的美中貿易戰。

會議前夕,2位哈佛校友——中磊電子總經理王煒、菲律賓第四大財團阿雅拉(Ayala)集團董事長暨執行長阿雅拉(Jaime Augusto Zobel de Ayala),接受商周獨家專訪,對談貿易戰的前景與布局。

網通廠中磊是貿易戰爆發後,動得最快的台灣企業之一。王煒去年開始將產能自中國分散,今年第二季,在菲律賓從無到有重新建置的產能已經開出,目前約占該公司總產能兩成。

中磊在貿易戰中持續轉型,增加直接對口電信商的業務比重,第三季營收年增6%,上半年毛利率也拉高到17.7%,比去年全年增加4.3個百分點。

菲律賓則是在貿易戰中,被外界解讀為靠攏中國以致經濟成長相對趨緩的東協國家。菲國第二季經濟成長率放緩至5.5%,是4年多來新低。

阿雅拉集團2家上市公司市值合計約新台幣7千5百億,因涵蓋地產、電子、電信、金融等領域,業務範疇廣,可一葉知秋,被稱為「菲律賓經濟的晴雨表」。

至今仍每日一變的美中貿易戰,究竟會如何影響全球經濟的未來?在美、中角力之間被拉扯的企業,該如何在夾縫中生存?以下是2人的對談紀要。

當企業出走中國,版圖變動,正好是鄰國機會

商周問(以下簡稱問):美中貿易戰至今對菲律賓帶來哪些改變?

阿雅拉:這種關係緊張的情勢,對許多國家來說,與其說是衝擊(impact),比較像是「干擾」(disrupted)。

我們都知道國際貿易對所有區域、公司相對有利,因為可以擴展你的生產線,得到最高效率的產出,全世界也習慣了全球化模式。現在這習慣被打破,當然會出現問題。像我的公司在中國也有設廠,其中我們的電子業在中國有5個廠,產量已經下降14%。但也有正向影響。因為貿易戰,企業必須走出中國,尋找替代方案,這是菲律賓的契機。例如我們很早就開始建設產業園區,最近我們也在馬尼拉北邊,設立第一個以中國企業為主的園區,希望更多中國有潛力的企業,可以來菲律賓駐點。

問:你認為菲律賓在貿易戰中得利?但資料也顯示菲國第二季的成長率放緩。

阿雅拉:關於菲律賓的經濟成長,你可能會嚇一跳,過去連續80個季度,回溯到1999年,這個國家從來沒有停止成長。如果看需求面,我們有上億人口,每人的平均收入在提升,購買力也增加。我們比較弱的是投資面。

當貿易版圖變動時,對菲律賓來說,是一個加入全球化商業環境的好機會,也提供製造業成長的動能。(貿易戰)唯一的負面影響,是當全球需求量降低時,當然,所有人都是輸家了。

杜特蒂不可測,投資找財長

問:相較其他東協國家,菲律賓的優勢何在?

阿雅拉:比起其他國家,我們有很年輕的人口結構,勞動人口平均年齡大約25歲;另外是語言,我們是英語系國家,這點和其他東南亞國家非常不同。另外就是通膨率很低,大約是2%至3%,可說是相當穩定的經濟環境。

王煒:在菲律賓,每單位勞動力的產能非常高,生產的質量,也與中國旗鼓相當。

另外,論語言,中國對我們來說,沒有語言隔閡,但只要離開中國,語言會成為管理上一大障礙,而菲律賓是東南亞國家中,唯一可用英語溝通,因此在轉換過程中不會有太多困難。語言優勢,讓菲律賓比其他東南亞國家加分很多。對台灣來講,我們熟悉菲律賓勞工。幾十年來,在新竹的工廠,經常可以看到來自菲律賓的勞工,所以我們在菲律賓進行任何投資,這些在台的菲國勞工都是「種子」,可以幫助我們接軌。

另外是地理位置接近性的考量。從任何一個(中國)沿海省分,送到馬尼拉比送到胡志明先省3天,完成後的商品從馬尼拉送到美國,再省3天!

問:菲國總統杜特蒂是高度不可預測的政治人物,你會怎麼建議外國投資者因應這個不確定性?

阿雅拉:我的建議是與(政府)經濟小組的人接洽就好。這個小組的領導者是財政部長,他很多年前曾在阿雅拉集團服務,是一位銀行家。總統主要是主導政治政策面,但經濟發展上,這個小組的人更有影響力。

當世界變2系統,拚「重整」勝過選邊站

問: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說,貿易戰產生「一個世界、兩個系統」,企業可能要面臨在美、中之間選邊站的難題,你們怎麼看?

阿雅拉:我想我們所有人,都要開始與雙邊建立關係。我們和美國長久來一直有合作,像摩根大通投資我們的銀行長達30年之久,我們也合併不少美國公司。

但我們和中國也有合作,大約在15年前開始供應零組件給華為,我們也幫阿里巴巴集團處理財務。

與其說選邊站,我比較認同與雙邊都建立關係,去尋找機會。我想重要的是,讓自己維持競爭力,提供人們需要的商品或服務。

問:不過,根據外媒報導,菲國似乎更親中?

阿雅拉:我認為這是在「重整」菲律賓長久以來跟中美之間的關係。二戰以來,菲律賓和美國有很長一段時間,有相當緊密的合作,美國在菲律賓有海軍和空軍基地。

杜特蒂上台後,想打破這個過於緊密的連結,他比較親近中國,平衡我們過去太親美的狀況。對於「重整」我們和中美之間關係,目前還沒看到什麼明顯的壞處。反而我認為,稍微減弱菲、美的連結,增強中、菲之間的關係,是有好處的,像開始有中國企業要來和我的公司合作,我想這就是關係重整之後,激盪出的火花。當然菲律賓也很幸運,在這個重整過程中沒有引發任何緊張的情勢。

王煒:如果你問我們,我會說「選擇顧客」勝過於「選邊站」。我們考慮生產效率、成本、還有各種便利性,主要是想提供顧客最好的服務。川普在貿易戰中採取的措施,的確在國際社會衍生出很多動盪和不確定性,但我必須說,這種不確定性,某種程度上,短期內對鄰近的國家,是有幫助的。

尤其是跨國企業,要分散風險來應對不確定性。但現在還在「變動期」喔,我們不知道如果這個「不確定性」變成「現實」會怎麼樣。但是在它變成現實之前,我們都會有短期的獲利。

一旦變成現實,每個人都會受傷。所以我們一點都不喜歡貿易戰,但身為商人,我們的任務是想辦法中和各種風險,協助顧客。貿易戰是一種干擾,如果沒有這個干擾,中國還是一塊大磁鐵,即使中國的人力成本在提高,還是會吸引各國來設廠。

我認為現在的這個不確定性,緩和了大家向中國靠攏的情勢,讓大家重新調整自己的資源,來抵銷變動過程中的成本。所以國家或公司,誰可以比較彈性的轉移、誰可以快速而精準的下決策,就能獲得更多利益。

阿雅拉:如果這個不確定性真的成為現實,中國就會變成一個極度自給自足的經濟體,其他國家的東西也賣不進這個龐大的市場裡,對美國企業像Google,也都會有很大衝擊。

王煒:我最擔心的是,美國加徵關稅只是個開始,美國開始後,會不會日本跟進、印尼跟進、中國也跟進?也許每一個國內市場夠強大的經濟體,都跟著加徵關稅,築起關稅壁壘,整個生產線就必須多付出很多成本,消費者一定是最虧的。一旦消費者不消費,全球經濟就會蕭條,也就不再有過去30年這麼好的經濟成長了。

最擔心科技戰、反全球化

阿雅拉:經濟版圖的移動不是第一次發生,早在1930年或更久之前也都有過,只是過去移動過後,都是朝更開放、更全球化前進,如果這次是往反方向走,那很令人擔心。

我最擔心的其實是科技戰,因為過去,我們是所有國家一起讓一項科技發揮最大效率,去為顧客創造最好的體驗;如果貿易戰持續,科技的交流會出現斷層,而世界會變成兩大科技體系(中美),所有人都很難找到最有效的生產方式,讓一項科技發揮最大價值。

過去我們只拓展美國事業,現在我也投資中國,讓團隊到兩邊去學習,今年我們就去了深圳,也去矽谷,試圖從兩邊學習最精華的部分。所以我相信我們還是會生存下來。我比較為消費者煩惱,假如中國創造了自己的生態系、美國要打造自己的5G,如此一來,科技沒辦法相輔相成,得到最佳利用,苦的還是消費者。

問:中磊第二季表現優異,是因為在貿易戰中做了對的決策嗎?

王煒:沒錯,我們很快的改變方向來因應貿易戰。我們的初心是,貿易戰的變動一定會引起顧客焦慮,而我們該如何把他們的焦慮感降到最低?對我來說,如何從這個不確定性中獲取最大利益,不是我首要考量。

加上,我去年就從朋友那裡得知一些消息,所以有事先準備;另外,我們一直維持台灣的經營,並不像某些公司移到中國的時候,就完全放棄台灣的經營,整盤端過去,他們在這次變動中,就會受到比較大衝擊。

採訪/田習如、吳中傑

整理/張庭瑋、吳中傑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商業周刊》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