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就是不要「相忍為同運」,揭穿同運對跨性別的「假友善」

2016-10-28 06:10

? 人氣

同志大遊行將於本月的29號登場(資料照,美聯社)

同志大遊行將於本月的29號登場(資料照,美聯社)

同志大遊行將於本月的29號登場,我前幾天在公庫投書一篇文章「請謹守這10點,否則別參加同志大遊行」,獲得台灣、香港與中國大量的廣傳,當中有非常多的正反意見。不過從許多來自同運內部的反方意見來看,我看見主流同運為了更多支持而犧牲他人-對更加邊緣弱勢者處境的無視-說穿了就是一種殘酷的偽善,或者說在表面上同運支持跨性別的樣板背後,與這次同遊主題「一起 FUN 出來——打破『假友善』,你我撐自在」中相符合的「假友善」。

同運中的「順性別霸權」

同運將LGBT(女/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列為四大族群,不過這就像族群政治上,90年代開始由民進黨提出台灣有閩南人、客家人、外省人、原住民「四大族群」的主張。這個論述被批判多次,因為前三大族群許多差異並沒有那麼大,真正巨大的鴻溝是在「非原住民族」與「原住民族」之間。LGBT的關係也是如此,那個龐大的差異是在「順性別」(出生性別與性別認同一致)與「跨性別」(出生性別與性別認同不一致)之間,兩邊的階級位置、工作、收入、教育機會、醫療資源與生命經驗難以相比。

像是廣受(男)同志稱頌的「粉紅經濟」,跟普遍貧窮、大量失業的跨性別者完全沾不上邊;號稱挺同的「愛最大」演唱會也不符合跨性別需要的「生存最大」或「醫療資源最大」;2014年台中遊行的主題「簡單心願-牽手」也不符合跨性別困境的「走在路上就不安全,根本不用牽手」。這一切的經驗與處境忽視,都反映出同運中的「順性別霸權」(cissexism),幾乎都只以順性別同志的經驗、處境與需求作為主軸。

2012年4月,廣州男同性戀街頭擁吻呼籲被關注。(新華社)
像是廣受(男)同志稱頌的「粉紅經濟」,跟普遍貧窮、大量失業的跨性別者完全沾不上邊。(資料照,新華社)

跨運訴求被忽視

我在去年參加完高雄同志遊行後投書風傳媒的「跨運為何脫離同運?─回應護家盟」,就已經提到這個問題。像是婚姻平權成為同運主訴求,很容易將連生存都有困難的跨性別推得更遠(誰被霸凌家暴性侵兒虐, 就學就業就醫甚至連上廁所都有困難,還滿腦子只想結婚啊?),可是同時很多跨性別的需求並沒有被重視,諸如:性別變更免手術X性別註記、跨性別友善空間(廁所、更衣室、宿舍)、友善就業就學、醫療司法警政系統友善、醫療補助(賀爾蒙與手術)與暴力防治議題等等。跨性別者似乎只是同運的多元樣板,參與同運只是「充數」而已。因此甚至有跨性別運動者在白宮的「同志驕傲月」慶祝茶會,打斷歐巴馬的演說,希望能重視被美國政府關押的LGBT移民,在拘留中心被虐待一事。

對跨性別需求的「錯誤代言」

不僅如此,很多時候順性別同運者明明不了解跨性別需求,卻不傾聽跨性別主體的意見,喜歡用自己的認知犯下「錯誤代言」的問題, 最常見的問題就是,明明多數跨性別者完全不想上「中性廁所」(尤其是變成隔離廁所),這根本是對跨性別者的隔離與羞辱,或是其實更希望能「依照性別認同如廁」,甚至會造成跨性別者容易受到暴力威脅,但卻有不少順性別同運者「用跨性別的名義」倡議要興建這些廁所;又或者,對跨性別者來說,能被用認同的性別稱謂與代名詞稱呼是基本尊重,因為「性別錯稱」(misgendering 以對方不認同的性別稱謂或代名詞稱呼)是一種性騷擾 ,卻有一堆順性別同運者「用跨性別的名義」呼籲要用「中性稱謂/代名詞」稱呼跨性別者,而一堆「不會用中性稱謂/代名詞稱呼順性別者的人」這麼做,殊不知這依舊是性別錯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