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議者頻向國際社會求救,西方國家能幫什麼忙?

2019-09-18 21:00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香港的反送中抗議行動進入第15個星期。周日(9月15日),抗議人士繼續在香港港島區從銅鑼灣遊行到中環抗議。

其中,有示威者舉著美國國旗和英國國旗,有的手拿「川普總統解放香港」的標語,還有的在英國駐港領事館外唱起英國國歌「天佑女王」,要求英國採取更多措施保護香港人。

實際上,早在2014年香港「佔中運動」展開後,中國政府就一直警告和批評包括美國、英國等外國勢力對香港事務的介入。

7月21日,當部分示威者圍堵香港中聯辦大樓,塗污國徽後,中國官方《人民日報》,新華社等媒體,都譴責香港「暴徒」 「數典忘祖」、「喪心病狂」。中國還指責外國勢力,特別是美國、英國對香港示威抗議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9月16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對香港活動人士黃之鋒在西方特別是在美國的遊說活動批評說:「他身為中國人,卻到處去乞求外國干預中國內部事務。」

而對那些去英國駐港總領館要求獲得英國公民資格的香港示威者,華春瑩說:「我不知道他們還能不能算是真正的中國人。」

香港的示威者對美國和英國以及西方國家的期望,得到這些國家的什麼回應呢?

口頭支持

美國、英國和歐盟等西方國家的很多官員,對香港發生的示威抗議都表示過關注,對香港的民主、人權訴求予以口頭支持。然而,他們的口頭支持卻並未能轉化為本國政府對香港抗議行動的實際支持。

美國 總統川普堪稱香港示威者抱以最大期望的西方領導人,然而他雖面對「解放香港」的請求,卻一直沒有發表過直接了當的口頭支持。川普把香港出現的抗議示威活動稱為「騷亂」(riots),認為香港問題需要香港和中國自己來處理。

不過,美國國務卿龐畢歐以及美國部分國會議員們,對香港抗議人士的訴求一直高調支持。

香港抗議者打出遊行標語,希望美國總統特朗普」解放香港「。

英國前任外交大臣傑里米·杭特對香港發生的示威抗議活動曾高調表態支持。

鮑里斯·強森首相上台後,現任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在8月也曾表態,呼籲香港政府與抗議者對話,強調尊重民眾和平示威的權利,然而英國政府面對「脫歐」這一巨大的政治危機,頗有「不能安內,豈能攘外」的力不從心。

強森上任後不久,參加了在法國舉行的七國集團(G7)峰會。其間,有人希望強森能夠聯合七國集團成員國譴責中國對香港人權和民主的踐踏,但他在峰會後的聲明,與這樣的期望卻有很大的距離。

他說:「我們一致對香港的局勢表示深切的關注。G7都希望支持香港的穩定和繁榮。我們也都一直繼續致力於一國兩制框架。」

德國總理梅克爾9月上旬訪問北京期間,的確不負眾望向中國方面呼籲為香港的抗議示威找到和平解決的方案。她在與中國總理李克強的聯合記者招待會上表示:「在現在的局勢下,應該盡一切可能避免暴力」;「只有通過政治途徑,也就是通過對話找到解決方法。」

觀察人士認為,她的此番講話,既可以解讀為中國當局呼籲的香港「止暴治亂」,又可以理解為對中國可能出動軍隊平息香港局勢的關注。

雖然香港民主活動人士黃之鋒訪問柏林時與德國外長會面引起中國官方強烈批評,然而沒有跡象顯示德中友好關係因此受到影響。

法國 政府至今沒有公開對香港的抗議示威表態。有分析認為,這可能與法國國內同樣面臨「黃背心」抗議示威,當局的處理手法受到諸多質疑有關。

針對香港抗議不斷升級,德國總理默克爾表示,"只有通過政治途徑,也就是通過對話找到解決方法。"
針對香港抗議不斷升級,德國總理梅克爾表示,「只有通過政治途徑,也就是通過對話找到解決方法。」

歐盟已經多次表明立場,呼籲香港尊重法律所賦予的公民權利,同時希望示威者保持克制。

如此看來,儘管西方國家對香港的局勢紛紛表態予以關心,然而真正落到實處,目前尚只有美國國內有所動作。

實際支持

香港6月爆發抗議行動之後,美國國會共和、民主兩黨議員再次推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法案, 要求美國政府每年認證香港的自治狀態,從而決定是否維持香港所享有的特殊待遇。

這一法案最早在2015年提出,其後於2017年再次提出。前兩次都因為沒有得到足夠多的參議員支持而告終。

不過,隨著香港抗議行動持續,到現在為止,這一法案已經爭取到18位,即大約五分之一美國國會參議員的支持。

而在美國眾議院,目前已經有25位議員支持提交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法案。

為此,美國《華盛頓郵報》刊登社評呼籲,法案應該迅速在參、眾兩院得到通過,川普總統應該馬上籤署。「此時此刻應該向北京發出一個清晰的阻嚇信息,同時向香港的民主運動顯示:美國毫不含糊地與他們站在一起。」

執行難度

然而,這樣的法案要想得到通過有難度,要執行難度更大。

在美國參、眾兩院提交的法案,需要首先在參、眾內部分別獲得通過,再經參、眾彼此通過,最後經總統簽署,才能正式成為法律。這一過程將耗費大量時間,更需要美國總統的支持。

美國《大西洋》雜誌分析認為:香港並非川普政府高度重視急需解決的問題,「活動人士寄希望和信念在立法層面,但是立法只有在行政班子願意執行的時候才能發揮作用。」

香港抗議者遊行示威時舉著標語,呼籲美國總統特朗普"解放香港"。
EPA
香港抗議者遊行示威時舉著標語,呼籲美國總統川普「解放香港」。

在觀察人士看來,如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法案在美國國會得以通過,經過總統簽署成為法律,那麼其象徵意義之大也是顯而易見的。

中國《環球時報》說,美國如果最終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就將構成對香港事務的深度干涉。不過,該報同時認為,「這一法案不可能成為影響北京對香港事務做重大決策的砝碼。」

居英權

根據英國內政部的數字,目前大約有17萬香港人仍然持有英國海外公民護照(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passports)。護照的持有人雖然可以免簽證進入英國半年,卻並沒有在英國居留和生活的權利(港稱「居英權」)。

香港有人要求英國給予英國海外公民護照持有人公民身份的同時,在英國已經有活動人士向英國政府發出同樣的呼籲。

英國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成員湯姆·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今年8月就曾經呼籲,英國政府應該給予香港居民英國公民身份,「確保他們的權利被英國承認。」

9月上旬,圖根哈特議員和前香港總督彭定康以及約130位議員,簽署了一封聯名信,呼籲英國外相拉布,在明年6月舉行的英聯邦國家峰會上,向國際社會為香港民眾求助。

然而,這樣的呼籲,要在英國脫歐之路尚無著落的亂局中成為政策得以落實,困難之大可想而知。

正是因此,英國執政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人權機構「香港監察」的創辦人本尼迪克特·羅傑斯(Benedict Rogers)近期撰文批評說:英國沒有為香港說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