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香港,美中第一個決戰場

2019-08-14 06:50

? 人氣

2019年8月,香港反送中示威持續延燒,民眾與警方持續衝突(AP)

2019年8月,香港反送中示威持續延燒,民眾與警方持續衝突(AP)

香港的情勢升高了,每天都令人覺得「不行,要爆了」,但一天一天過去都沒「爆掉」;有很多人擔心會發生「六四2.0」,又有一些人期待它發生。

香港的情勢會怎麼發展,不是我們可以控制的,但是它事實上已經是當今世界兩強的決戰場,我們不能不關注,但卻絕不應該流於「支持/不支持」的簡單選擇,因為它本身不是單純的事情。

從2014年「佔中」到2019年「反送中」不是延續性的嗎?不就是香港人爭取民主/自主的自發性運動嗎?是,但前後兩次的差別就在美國的介入程度。

美國介入有多深?我沒有具體資料。可是從好幾次在媒體街頭訪問中聽到相似的對話:

媒體:會不會擔心發生像「六四」的情況?

民眾:不會(發生)吧。

媒體:萬一發生怎麼辦?

民眾:美國(也有說英國)會來吧。

「美國會來」在2014年佔中事件過程中,可是完全沒有聽到過的,而街頭民眾(不是學者或分析家)毫不思索就從嘴裡說出,顯示這個說法已經相當普遍的流傳,亦即有很多人在散佈,而這也正是北京一直說「美國介入」的原因——北京確認了美國實質介入,且介入甚深。

香港網友號召百萬人癱瘓機場,機管處12日下午宣布取消當日所剩全部班機。(讀者提供)
香港網友號召百萬人癱瘓機場,機管處12日下午宣布取消當日所剩全部班機。(讀者提供)

再來思考:美國為什麼要介入呢?西藏、台灣甚至新疆都有繼承獨立運動,美國都儘量避免介入,卻為什麼要在香港—已經回歸22年的殖民地,且從來未有獨立運動的一個地方介入呢?

一位朋友點了我一句:粵港澳大灣區,我頓時恍然大悟。

七月上旬我應邀擔任一個學生團的隨團老師,參訪了廣東6個城市以及澳門,對中國推動粵港澳大灣區的用力感受甚深,尤其是習近平本人對深圳前海蛇口特區的「三個親自」特別強烈。回台北後,我更在一次演講中說:「如果還沒有決定去哪裡創業/就業,不必猶豫,去前海/蛇口。」我的理由是:一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大權獨攬的領導人,把可能用上的資源投在那裡,不可能不成功,哪怕去前海街頭擦皮鞋都會發財。

我極少對人做商業投資的建議,可是我上述建議的理由不是經濟的,而是歷史的:

習近平說要做「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可是「偉大復興」有什麼具體目標嗎?從前毛澤東說過「超英趕美」,那個是具體目標,而超英已經實現,趕美呢?「趕上美國」的具體指標是什麼?全國總GDP值是一個指標,可是你中國那麼大,人口那麼多,超過了又怎麼樣?人家還是富強,你還是相對窮弱。我因此推論,習大大要讓粵港澳大灣區「贏過」舊金山灣區(包括矽谷在內),「超過美國」就有了具體指標,那是在他的任內可望達到的,也將是他的歷史定位(毛澤東建立新中國,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習近平超過美國),而前海蛇口特區是他選定的「領頭羊」。

2019年2月,中國國務院發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AP)
2019年2月,中國國務院發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AP)

實際的情況,粵港澳大灣區的產值(2015年13404美元)已經超過舊金山灣區(2016年8209億美元),可是舊金山灣區有著包括500強中的谷歌、蘋果、惠普、英特爾、應用材料、EBay、思科系統、賽門鐵克、甲骨文公司、netflix和Salesforce.com。另外,財務公司有嘉信理財、visa和富國銀行;服飾零售商則有蓋璞、Levi's和羅斯百貨;航空和軍火企業洛克希德·馬丁;還有生物科技公司基因泰克和吉利德科學;乃至最大的製造商特斯拉、拜耳、雪佛龍和可口可樂,將總部設在那裡——這些可都是粵港澳大灣區還不能望其項背的。

然而,習近平將整個中國的資源包括人力、財力、物力投入粵港澳大灣區,那裡就有可能出現/吸引超過上述國際企業龍頭的新企業——當這些跨國大企業感受到壓力/威脅,他們就會促使美國政府採取行動,而香港反送中事件給了美國大好機會,一方面「拉垮」粵港澳鐵三角,另一方面川普政府非常樂意在貿易戰的關稅、貨幣戰場之外,多開一個戰場。

可是北京的立場/態度/作法也因此跟著改變了,香港情勢已經不再是港人爭民權的層次,甚至不只是外力介入國內事務層次,而是美國跟中國都要「偉大」的衝撞點,這是兩強第一個決戰點——但兩個超強爭霸,通常不會一戰定勝負。

*作者為專欄作家。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