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中華文明是邪惡帝國主義

2019-07-01 06:20

? 人氣

作者認為,中華文明就是最邪惡的帝國主義。(AP)

作者認為,中華文明就是最邪惡的帝國主義。(AP)

2019年4月9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前議長金理奇(Newt Gingrich)在新成立的「應對中國當前危機委員會」發表演講指出,「美中之間是一場有關文明的較量」。金理奇憂心忡忡地指出,所謂「中華文明」是一種比納粹和共產主義更危險的異質的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美國現在的問題是「還沒有醒來,不清楚問題是什麼,也不清楚應對的規模有多大」,「美國到現在尚未形成政治基礎和政治共識來應對中國」。因此,他警告說:「美國正在失敗。」

金理奇是美國共和黨的元老,也是上次總統大選期間共和黨黨內競爭中堅定支持川普的政治人物。金氏的內政和外交思路對川普頗具影響力。此次,金氏在「應對中國當前危機委員會」發表的重要演講,堪比此前彭斯副總統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的全面譴責中國的演講,標誌著美國對華政策的重大轉向。

「應對中國當前危機委員會」雖然是一個民間智庫,但從它的名字就可以看出,美國朝野對中國實現民主轉型並成為可以跟美國合作的「戰略夥伴」已完全絕望。中國不僅與美國和西方漸行漸遠,而且超過了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勢力,淪為美國的頭號敵人,以及必須竭盡全力加以處理的「當前危機」。

類似名稱的智庫,是在冷戰中為應對蘇聯的挑戰而成立的「應對蘇聯當前危機委員會」。1991年,隨著蘇聯的解體和冷戰的結束,美國終於松了一口氣,自以為進入了政治學者福山所說的「歷史的終結」的時代,該委員會遂關門大吉。隨後,美國處理過幾次嚴峻的地區衝突,卻再也沒有遇到像蘇聯那麼強大的和全方位對手。殊不料,昔日美國拉攏來對抗蘇聯的中國,趁美國馬放南山之際,由韜光養晦而全面擴張,在不到30年時間裡,赫然成為美國在二戰結束後建構的國際政治和經濟秩序的最危險的顛覆者。

20190408 upload-中國國旗、五星旗。(取自pixabay/CC0)
中國成為美國在二戰結束後建構的國際政治和經濟秩序的最危險的顛覆者。(取自pixabay/CC0)

有趣的是,美國政界對中國的危險性的認知超越了學界和主流媒體。美國學界主流媒體長期被左派控制,早在二戰期間便對「中華文明」存有某種天真爛漫的想像——他們認為,在延安的中共政權不是像蘇俄那樣的鐵血僵硬的共產黨政權,因為中國人大部分都是溫順善良的農民,信奉和平主義的儒家文化。所以,即便毛澤東在蘇俄的支持下奪取中國政權,美國仍然盼望與中共新政權保持外交關係,直至韓戰爆發,兩國直接交兵,此夢想才告破滅。此後,尼克森訪華,40年來,美國又走上了東郭先生的不歸路。

中國共產黨確實不同於蘇聯共產黨,後來中國確實與蘇聯翻臉。但是,讓美國左派人士大跌眼鏡的事實是,中華文明比共產主義更邪惡,生命力也更持久。習近平時代,中國的官方意識形態早已放棄了馬列主義的內核,僅剩下紙面上的口號;「中華文明」在習近平最常用的兩句口號「中國夢」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的包裹下復活,而此種「中華文明」從來與和平主義及民主自由理念無關,它是侵略性、擴張性和排他性的,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