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嘉一觀點:桃機場反恐能量評估應包括核生化恐怖行為

2016-06-28 06:40

? 人氣

桃園機場捷運A13機場第二航廈站。(顏麟宇攝)

桃園機場捷運A13機場第二航廈站。(顏麟宇攝)

由於桃機場淹水災害事件,廣受媒體及大眾關注,國家顏面盡失,相關單位繃緊神經,使得新政府擬藉助外國顧問公司評估桃機場之防災與反恐應變能量。在反恐層面,過去政府單位所作之準備與訓練著重傳統的恐怖攻擊和化學災變上;因此筆者呼籲,桃機場的反恐能量評估應包括核生化劑(Chemical、Biological and Radiological ,CBR)的非傳統恐怖行為,因二者之因應技術差很大。

美國911恐怖攻擊件後,國際反恐專家已指出要完全排除CBR的恐怖攻擊是不可能的;普遍認為下一個事件不是「如果(if)」的情境,而是「何時(when)」會發生的情境 。恐怖份子具有知識和能力,可對世界任何地方進行CBR劑攻擊。作為地球村的一份子,任何地區並不能免疫於這種恐怖行為,特別是具高能見度的潛在目標:政府大廈、國際機場、科學園區、工業區、捷運、地鐵和港務大樓等。玆提出下列四個議題供吾人思考!

加強準備

1995年恐怖份子於日本東京地鐵進行沙林毒氣攻擊,此後以生物劑和化學劑的恐怖行為,就大量增加;但真正引起國際專家對非傳統武器(CBR)的潛在攻擊之重視,可以說是在美國911恐怖攻擊以後。2006年8月11日報載英國破獲恐怖份子企圖攜帶危險品上飛機進行恐怖攻擊,導致美國運輸安全局建議各國機場加強防恐措施,我國航空站也啟動反恐機制;台北於同年9月6日發生恐怖郵包炸彈襲擊事件,使得我們必須認知恐怖行為可能隨時發生,不得不提高警覺,提早準備,才能隨時作出適當之因應。然而政府單位包括桃機場,所作的準備與訓練,著重於傳統恐怖攻擊和化學災變上,對生物性或化學性恐怖行為,我們的應變或消防人員準備好了嗎?

攻擊技術門檻

雖然我們無法估計以生物劑或化學劑進行一項大量傷亡的恐怖攻擊的機率有多大,但2013年4月12日高鐵發生了「炸彈行李箱」爆裂物事件之非傳統恐怖行為,造成嚴重的社會驚恐。本案證實這種攻擊的技術門檻並不高,恐怖份子無需化工背景,祇要上網或買某些參考書就行,此點筆者應邀於陸軍情報局演講就指出。

加強訓練

桃機場人員全然未接受CBR恐怖行為第一線因應人員(first responder)訓練,可以說在化學兵未到現場支援前,欠缺「災害現場封鎖及疏散所有旅客及人員遠離建築物」之能量。沒有良好的「訓練」,一旦發生事故如何能作好適當的「因應」? 美國國家消防協會所公佈之NFPA472規範,原為危害物質意外緊急應變不同等級因應人員(認知級、操作級、技術員級與專家級)之最低適任標準;於911事件後,將CBR反恐應變納入規範內。

筆者(重大協會)於2007年起分別與聯合大學、中山大學和加拿大《國防部反恐技術中心》,依NFPA472要求,規劃不同等級之反恐訓練課程,在行政院國土安全辦公室的指導下,特邀該中心教官來台,協助講授CBR反恐課程,迄今共計249位來自於國內各政府單位(國土安全辦公室、警政署、消防署、環保署、航空警察局、原能研究所、化學兵…)的學員接受此項不同等級之訓練,並經考試及格。建議桃機場相關人員至少要接受CBR反恐「認知級」訓練,以提高因應能量。

空調系統脆弱性評估

筆者於一篇論述《高鐵地下站區發生化學攻擊事故時,是否需將空調或排風機關閉?》(隧道建設,Aug. 2011)中指出,當一座建築物遭受CBR劑攻擊時,其空調系統(HVAC)就成為一個重要的污染物進入點與分佈系統,有諸多措施可用來降低這種攻擊的機率和後果;HVAC的防護和正確控制就是其中之一。

恐怖行為的化學物釋放是一種「蓄意」行為(intentional),因此為了不被提早偵測到,很可能大部份的室內釋放是不可預期的。會相當快地,在5~15分鐘內將化學劑經由HVAC系統擴散到該空調箱之「區帶」。除非吾人能在釋放的首數分鐘內偵知,否則藉由關閉建築物的HVAC系統將無法達到減少該「區帶」人員之暴露之目標。建議桃機場參考美國聯邦政府或英國規範,進行航廈HVAC之脆弱性評估,進而擬定HVAC之防護與操作策略,以提升因應能量。

*作者為台灣重大工業意外防治協會理事長,中山大學環工所兼任副教授,前加拿大聯邦政府環境緊急應變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