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袖善舞、搞政商關係起家,王又曾最終窮到「只剩下錢」命喪海外

2016-05-30 19:28

? 人氣

從台灣潛逃美國的頭號經濟罪犯王又曾,27日在加州西科維納(West Covina)發生車禍死亡。(取自民視新聞)

從台灣潛逃美國的頭號經濟罪犯王又曾,27日在加州西科維納(West Covina)發生車禍死亡。(取自民視新聞)

前力霸集團董事長王又曾因車禍慘死海外,消息傳回國內,雖然讓人震驚意外,但顯然沒有太多哀悼。雖然曾經在國內政商界顯赫一時,但晚年淒慘到「只剩下錢」─一生建立的事業全垮、被通緝流亡海外、子女半數官司纏身甚至入監服刑。

王又曾出身寒微,從百貨業的學徒作起,曾開過舞廳;但王又曾卻也極有商業嗅覺與生意頭腦,他曾跟著翁明昌(翁大銘的父親)學作生意,翁明昌驟逝後,他逐步接管了力霸、嘉麵等事業,並以此為基礎逐步打造其企業王國。當王又曾事業極盛之時,力霸集團是一個橫跨紡織、流通、媒體、金融、保險、飯店、食品、百貨、水泥、建設、房仲等產業的大型集團,力霸集團也一度成為台灣前20大企業集團。

王又曾最令人「佩服」之處在其身段之軟、處世之圓滑,在當年企業界少有人能及。無論是業界的競爭對手、政界大小官員或民代、甚至媒體的小記者,他永遠是笑容可掬、謙和的對待;但吃過他虧的業界人士則認為他是不折不扣的「笑面虎」,而長袖善舞則幾乎是所有人對他不變的評價。

但無論評語如何,在那個國民黨威權時代,王又曾非常懂得政商關係經營之道,該送錢的送錢、該給股票的給股票,絕對不猶疑、不含糊;他全力趴著國民黨,對當時的李登輝主席極盡巴結,李總統海外訪問,總看得到他追隨的身影。此外,王又曾深知其本身的企業力量有限,因此也很努力經營工商團體,全國商業總會就由其擔任多屆理事長,即使在法令更改無法續任後,也由兒子承接理事長職務,業界譏稱「商總簡直是王家開的」。

多年經營有成,他儼然成為商業界的代表,至少在當年的三大工商團體中占有一席之地,最後則順利成為國民黨中常委─這個現在看起來毫不值錢的職位,20多年前可是接近權力核心、身份地位的象徵。努力經營政商關係的代價之一,就是在新銀行開放之時,王家也搶下一家新銀行的特許執照,後來的固網、電信都占有一席之地。王又曾更同時努力讓兒女在各不同的公會中擔任理事長,全盛時期,王家兩代占有超過10個大小公會理事長的名器。

雖然無顯赫學歷,但王又曾記憶力之佳,企業家少有能出其右者。在他當中常委的時候,許多記者都會私下打電話問其開會情況,而王又曾是能把「李主席裁示」一字一句都記得清清楚楚並轉述;見過的人幾乎一次就記得也能叫得出名字。

不過,在風光外表下,力霸集團雖然不到千瘡百孔,但也是問題叢生。在業界的風評中,王家經營企業絕對不是以「正派透明」著稱,倒是小動作、各種作帳手法不斷。而其過份注重關係的經營手法,也讓力霸旗下企業的經營績效都不如同業。

景氣好時,力霸猶撐出一個大架子,很能唬人;景氣一旦走滑,就如巴菲特那句名言:潮水退了就知道誰在裸泳─而王又曾永遠是那個在裸泳的企業家。力霸撐過本土金融風暴,但扁朝末期的不景氣卻未能度過,千瘡百孔的公司財務,王又曾靠挪移公司資金、掏空公司暫時掩蓋,但最後終究難以為繼而東窗事發,而他也在2007年初以養病為由出國。

王又曾潛逃出國,把債務留給台灣,也把子女全部拖進風暴。其子王令麟在王又曾才出境後接受媒體訪問時,就大罵「養什麼鬼病」,而且斬釘截鐵的告訴媒體他父親逃出去,不會回來了。王又曾因此成為十大通緝要犯,在過境新加坡時彼被攔截,但王又曾此時絲毫沒有大老闆的「身段」─就是賴在飛機場堅持不上飛機,絕食、哭鬧、耍賴了11小時,結果其順利脫身未被遣返回台北。其「能屈能伸」是讓國人開眼界。

除了長袖善舞為企業界之最外,王又曾妻妾之多亦為國內企業家之最,外界所知的妻妾有4人─最有名的就是影劇界出身的王金世英(金晶);他一共生了6子2女,而有關其與影劇界女星的關係傳聞亦不斷。甚至在其流亡海外之後,亦不斷傳出被目擊出入酒店舞廳等之說。

王又曾到底債留台灣多少?有一說是600多億,但其掏空力霸的金額達320億元,亞太固網傳說有超過300億「不明去處」,拍賣中華銀行由金融重建基金給付474億,算算王又曾債留台灣應該在千億元以上。這個記錄,雖然未必絕後,但應該是空前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